抗老化權威林育誼為何輕生?

文╱蔡健名

生前求見楊泮池、鄭安理後企圖跳樓自殺

八月八日上午近十一點,台大生化所八樓、助理教授林育誼研究室門外,助理不斷敲門,裡面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林育誼十點多進去,從裡面反鎖,之後就沒再走出來了。

他倒在研究室地上,左上臂有新注射痕跡,一旁有鎮定劑、肌肉鬆弛劑藥瓶。這兩種管制藥品合併使用,幾分鐘內就會肌肉麻痺、呼吸中止。同在台大一起做研究、擔任醫院檢驗醫學部主治醫師的妻子呂金盈,被急告拿鑰匙來開門後,馬上將他送急診搶救,十一點半宣告不治。

這一天,正好是父親節,而他是三個孩子的爸爸。

其實,前一晚凌晨,林育誼已有輕生跡象。據台大內部人士透露,林育誼一度爬上十幾樓,想從上面一躍而下,驚動了警衛,為防止不幸事件發生,還在一樓舖了安全氣墊應變。沒想到,第二天憾事還是發生了。

研究事業日正當中 錯失「貴人」

前一晚知道林育誼有輕生念頭想跳樓的人,都被告知「要低調」,校方、院方沒找人戒護或協助安排心理諮商。因此,才三十八歲、芳華正盛、研究事業日正當中的一條年輕生命,就這樣錯失「貴人」拉他一把的機會。

林育誼是台大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合作,揭開部分人類老化基因謎團的研究主角,他的研究團隊發現有兩種蛋白質和長壽基因高度相關,研究成果還發表在最具指標意義的權威期刊《Nature》上,學術前途無量。但今年二月,他才風風光光代表研究團隊發表重大成果,不過短短半年時間,他就選擇用最極端的方式,在短短幾分鐘內結束自己寶貴的生命。

據瞭解,林育誼生前曾分別與台大醫學院院長楊泮池,以及腫瘤醫學部主任鄭安理會面長談。由於楊泮池和鄭安理是林育誼生前最後會見的兩位院方高層,生化所上下都急著想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麼,事發之後推派代表前去溝通,不過因為院方封鎖消息,沒能得到答案,大家議論紛紛。

十幾個研究案壓力大 便條紙上洩露輕生訊息

「他是一個專注研究的人,話不多,很少和人打交道,」林育誼在生化所的同事說,其實在更早幾個星期前,曾有學生在研究室桌上看到林育誼的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對不起老婆和三個小孩,不能陪他們成長」之類的喪氣話,讓學生非常緊張,但幾個星期過去,表面上看似沒事,卻不知道他求死意志竟是如此堅定。

林育誼到底是碰到了什麼想不開、過不去的人生關卡?

台大內部人士表示,正因為他實在太優秀了,所以國科會、國衛院都給了他專案研究經費三年,此外他手上還有其他案子,加一加共有十幾個之多,研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根據他的妻子呂金盈對外說法,是林育誼對工作要求相當高,最近接受機關委託進行的研究案截止時限逼近,卻遲遲無法得到結論,讓他備感壓力,已有好幾天無法好好入睡。

不過,林育誼同事說,他最近很積極想轉臨床,但進行得並不順利,有一些人際關係上的困擾,臨床那邊對他評價不高,談的薪水很差,比主治醫師待遇還不如,或許讓他感到挫折。

付了「贖金」之後 「人質」未被善待

對一個手上有十幾個研究案的學者而言,林育誼已是台大醫學院裡的學術研究「大戶」,經費充裕,足以讓很多人雨露均霑,教職地位非常穩固。但他上繳一定比例的研究經費給校方當「管理費」,卻不能為自己換來較好一點的生活待遇,校內人士形容,這樣的實際貢獻和回饋很像「付贖金」,可是贖金付了之後,「人質」卻沒得到應有的善待,讓他心生想轉臨床醫師的念頭,也凸顯在台大做基礎研究環境之惡劣。

林育誼生前求見楊泮池、鄭安理,到底談了些什麼?鎮定劑、肌肉鬆弛劑這類管制藥品,是否早已是院內醫師、研究人員公開的「紓壓劑」?他前一晚企圖跳樓自殺後,台大校方、院方為何不加強防備?還有,到底是誰下指令要「低調處理」?

若非校方、院方的愛面子,下令「低調處理」,而是更積極採取戒護、諮商等任何形式的防範措施,或許這條年輕生命還能發光發熱,繼續帶領人類揭開細胞能量之謎,找出長壽的因子。

林育誼醫師輕生,是台大醫院成立一一七年以來的第一人,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嚴肅的課題,絕不是台大院方只以簡短新聞稿,連「林育誼」三個字都不提就可以低調交代過去。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28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