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典雅投資高球新秀 當最大股東

撰文:鄭淳予、梁任瑋╱出處:今週刊776期╱2011.11.2

LPGA首度移師台灣舉辦,曾雅妮成功拿下冠軍,體壇颳起「妮妮」旋風。看著她從自家球場練習生到躍升球後,揚昇集團董事長許典雅說:「想練好高爾夫,就要學習與孤獨相處。」

二○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在桃園的揚昇球場,曾雅妮站上第十八洞的果嶺,她已領先並列第二的西班牙選手穆尼奧斯(Azahara Munoz)以及南韓選手梁熙英五桿,只要保持前十七洞的穩定表現,冠軍獎座以及三十萬美元的獎金就能入袋。

眼見妮妮從容大度地揮出第三桿,現場上萬名觀眾的視線隨著小白球在空中畫出一道拋物線,球墜下時,竟不偏不倚敲到洞口,又彈了出來,現場爆出驚嘆、歡呼與掌聲,妮妮差點在最後一洞抓下老鷹(三桿進洞)讓球迷情緒為之沸騰,連她自己也露出驚喜的笑容,最後,妮妮以再見抓鳥(四桿進洞)結束比賽。

這是曾雅妮個人第十七座職業賽冠軍,也是第一場在台灣舉辦的LPGA(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協會)賽事,在這座她曾待了五年九個月的球場拿下冠軍,對曾雅妮意義重大,同時看在揚昇集團董事長許典雅眼裡,心中更是激動。

地獄式訓練 給妮妮下馬威

許典雅創辦揚昇集團,從興建商辦大樓起家,近來轉入都更,是小而美的建商,旗下還有一座高爾夫球場。他平日喜歡打高爾夫,培養高爾夫新秀,企業界眾所皆知,十年前,他接手中華民國高爾夫球協會青少年委員會主委,贊助亞運培訓選手進駐揚昇球場集訓。

當年,曾雅妮父親曾茂炘帶著十二歲的她,來到許典雅面前,表示願意自費讓曾雅妮跟著正式選手「陪練」。許典雅象徵性地收了兩萬元,他告訴曾爸爸,揚昇的管理制度非常嚴格,要是曾雅妮能熬過來,退還訓練費都不是問題。

當時,許典雅不僅對曾雅妮下馬威,也把所有參加培訓的父母找來,開宗明義地宣佈:「我知道過去很多父母或小孩為了拿到每個月的獎學金,會造假成績互相包庇桿數,從今以後說謊的人就離開,我不希望贊助說謊的孩子。」許典雅說到做到,獎學金從月計改為年計,後來還改發獎狀,把獎金留做送孩子出國比賽的資金,也退訓一、兩名報假成績的孩子。

在揚昇參加培訓的小選手們,無論春夏秋冬都被要求五點起床跑三千兩百公尺。許典雅回憶,曾雅妮腦筋很好,總有些偷懶的小聰明,每次她跑到一半就躲在樹叢休息,等其他人快跑完了才出來跟大家「會合」。他知道曾雅妮會這樣「切西瓜」偷懶後,就故意誇她:「妮妮昨天跑得很好耶!年紀最小,卻可以在三十幾個同學中跑第四名!」曾雅妮聽了高興,但心裡頗有壓力,第四天後就不敢再作弊。

「剛進揚昇時,雅妮平均桿是八十‧七五桿,一年半後進步到六十幾桿,如果沒有我們這裡的訓練,她再怎麼喜歡打球,也沒辦法有這樣的進步。」許典雅驕傲地說。

選手禁愛令 違規就開除

起初,曾雅妮好勝心很強,打輸別人就要掉淚,許典雅只要看到她臭臉,就知道她沒打好。「那孩子很精。」許典雅說,妮妮自己有儲蓄,但每次和人打賭都要拿爸爸的錢,「但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國際大賽的獎金愈豐厚,她就打得愈認真。」

許典雅建立的揚昇球場斥資上億元,光是在○二年將揚昇十八洞果嶺草皮全數換成快速果嶺草種,又在每洞增加一個副果嶺,就耗資數千萬元;對他來說「要做就要做最好的」,而揚昇球場的硬體設備更是早就具備國際級水準,屢獲《亞洲高爾夫》月刊評選為「台灣最好球場」第一名。

儘管硬體設備精良,住在五星級選手村,每天有三四家餐廳可選擇,享受天堂的環境,但生活卻像在地獄。為了集中管理,所有進入揚昇的小選手們都要就讀球場附近的學校,上下課全由揚昇專車接送,沒有童年、沒有多餘的社交生活。許典雅常常告訴小選手們:「我知道你們的生活很孤獨,但是要把高爾夫練好,就是要學習與孤獨相處。」甚至,他也嚴格規定選手們彼此不能有感情關係,一旦發現就直接開除。

許典雅全方位培訓選手,甚至西餐禮儀和英文會話也在課程之內。「孩子和其他國家的選手坐在一起吃飯卻不會拿刀叉,那怎麼會有自信,一自卑,就會影響比賽心情。」許典雅說,為訓練孩子獨立,每回有國際比賽,他都要求這些十來歲的小孩自己上網訂機票、找資料、安排行程。

近年曾雅妮在國際賽事嶄露頭角,不少父母聞訊把孩子送到揚昇培訓,很多孩子在規律的訓練後,也學會自律。「有一對在天母開餐廳的家長,自費把孩子送到揚昇;正值叛逆期的孩子居然在一個月回到家後會主動幫父母端盤子,那位爸爸在店裡切生魚片看到這一幕,眼淚當場掉下來。」

現在,揚昇球場還有十餘名培訓選手,這個月月中,培訓九年的黃韜和五年半的謝繼賢相繼轉入職業。去年除夕前,許典雅把選手和爸媽們找來一起吃飯,他就對黃韜說:「你從八歲開始懂事,到現在十九歲,十一年有八年的時間在我這裡,如果把你當成一家公司,我有資格做最大的股東,明年你轉職業選手,我有權利也有責任,再資助你和謝繼賢兩年。在美國打職業賽一年大概要四百萬元,你們兩個加起來也要八、九百萬元,你們要自愛、要給自己壓力。」

許典雅培育高球選手不遺餘力,他說:「除了我的商譽以外,我要他們學習澳洲的Greg Norman(編按:葛瑞‧諾曼是高球傳奇人物暨企業家,成立基金會舉辦青少年高球賽),我給他們幾年的照顧,他們日後也能奉獻給下一代孩子。」而曾雅妮也在這次獲得冠軍後,捐贈十萬美元給高爾夫協會。看著從揚昇球場培訓的選手,在國際揚名,又回饋國內高爾夫球界,應該是許典雅最大的成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