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大家族 七代不敗心法—林明成

撰文者:單小懿╱商業周刊 第1075期╱2008-06-30

五月三十一日,桃園大溪慈湖封園半年後重新開放,開張不到半小時,遊覽車停車位已經爆滿。慈湖開放後,假日每天至少湧入一萬人,七月開放陸客觀光後,估計慈湖一年商機將超過三億元。

在這三億元陸客商機中,受惠最大的莫過於在慈湖遊客中心,由台灣第一大家族——板橋林家經營的黃埔食堂。一九八四年,林家第七代、也是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捐出慈湖十九公頃土地,做為前總統蔣中正陵寢,這只是林家五千三百甲家業中的一小塊地,卻在二十四年後,為林家鋪出獨家商機。

板橋林家,是台灣第一大家族,從第一代林應寅傳至今,已長達兩百三十年。如果你到過林家花園,站上制高點觀稼樓,你就可以了解什麼是林家七代不敗的傳家心法。

「站在最高層做事很重要,」七代傳人林明成說。當年的觀稼樓,一眼望盡大漢溪、淡水河,放眼之處都是林家的莊稼,就是這種制高格局,讓林家富甲一方。

七代真傳的制高心法,一是要能看得遠,二是要能等。林明成的決策,永遠以高度及時間為主軸,站在高處,等到關鍵的時刻才出手。

七代真傳的制高心法
看得遠:長期經營慈湖關係受惠
要能等:花三十二年坐上華南金董座

華南金控前身華南銀行,為林明成父親林熊徵所創,林熊徵過世後,一直由官股代表擔任董事長,林明成雖為華南銀行最大民股,且從二十六歲進入華南銀行當董事,從來沒與官股搶董座。直到七年前,五十八歲的林明成才正式當上董事長,足足等了三十二年。

等,是需要智慧的。林家長期經營的慈湖關係,不但開始隨兩岸商機發酵,就在兩蔣陵寢開放前一週,華南金控也首度舉辦線上法人說明會,希望吸引中資及外資的目光。平日向來低調,絕少接受訪問的林明成為何突然出手?「因為門開始開了,」他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說。

學政治的林明成,是日本慶應大學法學碩士,加上百年經商的世家淵源,造就他成為目前台灣家族中少見的政商高手。與其相熟的前土地銀行董事長魏啟林說,他最厲害的是身段柔軟,「你在他身上永遠看不到政治色彩。」

板橋林家看時機做生意,累積七代家學,是台灣少見打破「富不過三代」魔咒之家。

林家第二代林平侯在台北縣新莊靠糧食生意興家,後因漳泉械鬥移居桃園大溪,開始大手筆圈地、開墾,奠定台灣最大地主基業。範圍從桃園到宜蘭,全盛時期共有五千三百甲(約五千一百四十公頃)土地;第二名霧峰林家,僅有一千五百甲,不及板橋林家的三分之一。

林家第四、第五代開始經營鹽業、樟腦、茶葉、製糖等特許事業,累積大筆財富,板橋林家花園亦成為當時家族盛世的顛峰之作。

第一訣:打順風旗
永遠站在執政黨這邊 為扁拚外交,也為馬英九衝三通

林家七代不敗心法第一訣,就是不管誰執政,永遠站在執政黨這邊。

過去八年,林明成與扁政府交好,不但取得台灣第一家金控執照,又與陳水扁共同參訪中美洲拚外交,關係非比尋常。然而今年總統大選、政黨輪替,馬政府全力衝刺兩岸三通,已經發酵的陸客商機中,林明成又成為第一波受惠者。即使綠營執政,林明成與藍營國民黨前主席連戰,仍然有通家之好,常常一起舉行家族聚會。

林明成父親林熊徵,早年贊助同盟會起義,深諳養士三千的政商關係。兩蔣時代,蔣介石看上桃園大溪風景雅致,林明成母親立刻同意捐輸,卻被婉拒,改用「無償借用」名義,讓蔣家使用,直到一九八四年,才由林明成捐贈成功,到今年竟成為最早從兩岸三通中獲利的景點。

林家對於維持政治關係十分海派。林明成的曾伯公林維源,不但在林家花園中蓋了「來青閣」、「方鑑齋」,早開政商名流的私人招待所之先,風雅的浸月、蒔花、訪梅、問柳,經營政商關係完全不落痕跡。林家每每宴客,一次採買都是上百人的份量,當時必須從林家花園前的公館溪,划著小船到艋舺採買,可見當時政商往來的盛況。

政治捐輸,林家也是不落人後。慈禧太后六十歲生日,林家祝壽金就捐贈白銀三萬兩,是當時所有個人捐款最多者。一個小小台灣商人的實力,甚至遠勝當時兩廣總督張之洞和江西巡撫劉坤一。劉銘傳時代,看上桃園大溪當時的樟腦局辦公室,林家也是二話不說立刻捐輸。結果後來開發樟腦的兩張專利權,其中一張便批給板橋林家,讓林家又累積了兩代財富。

有家風洗禮,林明成順風旗也打得細膩、周到。小處如出席會議,林明成擔任央行理事五年,從未缺席過一次央行理監事會議;他甚至更改出國行程,就算只是枯坐陪襯,他也親自到場

大處如與執政者社交往來,更重禮數。馬英九五二○就職總統當天,林明成早上先去觀禮,又南下親赴國宴,當日回台北住處已是半夜十二點多。「林明成是金融圈裡禮數最周到的,」魏啟林說。

第二訣:義利合一
永遠把關鍵人拉進來做朋友 連最難的裁員,也能安撫得宜

七代心法第二訣:對人,永遠義利合一。

《台灣五大家族》作者、家族文史工作者廖慶洲認為,板橋林家基業能延展七代不墜,最關鍵在於懂得「義利合一」,指的是為了家族長遠利益,對上對下都可以用利輸義。「做大生意,一定要懂得與當權派維繫關係,板橋林家堪稱其中翹楚,」他說。

與當權派維繫關係,最直接的就是通婚。林明成的祖父林爾康娶了宣統帝溥儀老師的妹妹、父親林熊徵娶了清末政治家盛宣懷的女兒盛關頤,而盛關頤的英文老師就是蔣宋美齡的二姊;林明成的姑姑林慕安又嫁給兩江總督沈葆楨的孫子。直到林明成這一代,他則娶了同為五大家族之女——基隆顏家第三代顏絢美。

林明成深諳政通人和是經商之道,更深受學術背景影響,他也是目前十四家金控中,少數幾位學政治出身的董事長。「政治就是溝通,不管對方反不反對,先拉進來再說,先拉進來就是朋友了,」林明成說。

溝通協調,必須先抓重點人物。林明成舉例,他宴客前一定要先到廚房向大廚鞠躬,因為「到大飯店吃飯,認識老闆沒什麼用,大廚最要緊,一開心,什麼變化都做得出來。」

當年綠營學者集資六千萬元成立「台灣智庫」,林明成也用家族企業大永興業集團董事長名義贊助,擔任董事。顯見他不是只照顧總統府關係,也照顧對政策決定有影響力的智囊、顧問等關鍵人物。

這套禮數他同樣用在華南金控組織改造上。二○○四年,華南金控進行組織改造,他為了減少銀行內部員工的反彈,不但積極參與工會、員工的聚會,喝酒、吃檳榔、玩親親都敢來;有次與員工喝酒,一名酒醉員工說要騎摩托車載林明成回家,林一口答應,反而其他工會成員出面阻止,此事才作罷。

學政治的他,深諳人性,改造中最難的裁員、減薪問題,都在他手上化解。他不但花一年跑完一百八十二家分行,兩年間不定期舉行員工健行。「健行溝通雖然每人十分鐘,可是走在我旁邊,完全一對一,」因為安撫人心得宜,二○○六年改造完畢後頭一年,二○○七年華南金控淨利比前一年成長一五‧六五%。

第三訣:守成藏鋒
絕不變賣祖產、設私人公司 謹守低調避禍,身價被低估也沒關係

在中國建築中,「林家花園的觀稼樓,是少見的平頂建築,」林家花園推廣組組長鄭博文說。富貴如林家,用平頂取代有錢人愛用的飛簷,正是守成藏鋒的經典智慧。

林家傳世的土地,北至宜蘭,南及桃園,當年的地契,據說可以堆滿三坪房間。但是兩百多年來,不論景氣如何循環,林家子孫都堅持不賣地。台灣房地產這一波從二○○三年起漲,林明成從沒有處分任何家產,即使有小型開發案,也由家族建設公司自行建造、銷售。

林明成的觀念,守成更勝攻城略地。看過兩百多年景氣循環,傳世另一心法,就是土地是稀有資源,不賣才能增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林明成看土地保值比現金還重要,因為換成現金,還可能被通膨吃掉,「我一向都不處理祖產,因為賣祖產是不肖子啊!」

廖慶洲認為,板橋林家能七代不敗,除了守成不賣地之外,最重要的另一原因,莫過於林家在自家財產與家族財產間,劃了清楚的楚河漢界

雖然林明成是林家七代唯一單傳的傳人,照理說,家族的財產就是他的財產,但是至今他始終認為,「家族的資產不是我的,那是祖先留下來的,」他說。

觀察台灣企業家族後代,私人投資公司林立,這些有別於家族投資公司的個人公司,往往成為敗家起因。林明成的重大投資卻都以家族投資公司名義,例如大永興業、林公熊徵學田基金會名義持有,凸顯他骨子的觀念:他只是家產的守護者,並非擁有者

日常花用,林明成也把家族企業和家庭自用劃得一清二楚。公務出門使用公司車,私人活動則使用私家車;即使林明成與夫人感情甚篤,生日、結婚紀念日,從不吝惜買奢侈品相贈,「但是對於家用,從以前到現在就是拿固定現金給老婆,再多也沒有,」一位林家親戚說。

林明成自始至終,一直以家族的守門人自居,他最大的責任莫過於守住家族資產,而不是進行槓桿操作。他更不容許自己把家族資產變成自家財產,即使到今天,他仍住在榻榻米的日式房子中,家具也不更換。

今年六月,美國《富比世》(Forbes)將林明成列為台灣第二十大富豪,身價十二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六十億元)。我們問及此事,林明成立刻以「亂講!」駁斥。事實上,《富比世》的估算並未包含土地價值,「如果把土地列算進去,他絕對是前五名,甚至超越蔡家(編按:指國泰人壽蔡宏圖家族),」一位林家至親透露。但林明成寧可被低估,也不願被高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