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落選仍不氣餒:進軍2012立委

【環境資訊中心/賴慧玲、陳韋綸、陳怡如、沈慧娥報導/2010.11.29】

五都選舉落幕,看似兩大黨政治地盤更穩定,小黨泡沫化,但確實有一股力量正在改變。堅持環保選舉、以生態為核心價值的國際性政黨「綠黨」,此次平均得票率超越2%,並取回8成保證金,突破「交保證金等於丟到水裡」的魔咒,也讓黨員更有信心面對2012年立委選舉,可以取得5%政黨票的另一道關卡。

綠黨秘書處宋竑廣表示,能夠領回80萬保證金,對於今年投入資源進入大小環境戰役、捉襟見肘的綠黨來說,是值得慶幸的事。「此次保證金100%來自民間募集,所以能領回,這次選舉算是以戰養戰,有了資源,也才能開始推動基層互動的工作。」屏東環盟理事長洪輝祥則呼籲,選後應當思考如何留住此次競選團隊的成員,「讓機器繼續運轉」。

雖然票數成長,落選畢竟是落選,身兼宋佳倫與王鐘銘競選總幹事的黃詠梅難掩失望說:「民間的動力還不夠強,很難跳脫『恨的框架』。」她表示,「要讓人民從仇恨與鬥爭中離開,讓綠黨的信念種在人們的心中,這是需要時間的。」

綠黨秘書長張宏林表示,未來除了持續爭取更多選民支持,跨越不分區立委的門檻,也將努力和其他第三勢力合作,推動選制改革,解除現行法規對小黨乃至於一般市民參政的重重限制。

王鐘銘:為故鄉愿景持續努力

王鐘銘第一次代表綠黨參選市議員即獲得此次取得8321(7.5%),為該黨第一高票。王鐘銘回想自己如何從政治冷感到政治熱情,他比喻:就像小孩在糖果上吐口水來獨佔糖吃一樣,主流政黨也猛對政治吐口水、把政治弄髒,讓一般民眾嫌惡政治,就能霸佔政治權利。雖然他也怕髒,但唯有抵抗嫌惡感,跳出來跟大黨搶糖吃,才能扭轉不公平的權利資源分配。據他自身觀察,資源分配不均正是台灣環境問題的本質。因此,身為環境NGO的一員,走入政治雖非唯一之路,卻也就理所當然了。

儘管社會環境與政治制度對於貧窮青年參政並不友善,王鐘銘深深體會不美好的環境裡,青年仍有機會發聲;競選過程中草根經驗與知識的累積,以及陌生群眾的支持與鼓勵,都更堅定他將環境議題帶進公部門的決心。

與民眾接觸的過程中,他發現人們並非如想像中的冷漠。當他談重建「遊子避風港」的農村社會機能、帶領都市走出發展困境、重拾人對土地的情感歸屬時,不少民眾都深感共鳴,即使是八里、三芝的鄉下老農也都能輕易和他應和。王鐘銘競選幹部吳銘軒也表示,雖然投入選戰與先前他們推動社運的目標是一樣的,但政治所捲動的影響力與人數會比社運強大,「社運參政對得不得了!」

落選後,除了腳踏車謝票行程,王鐘銘開始思考要以什麼形式、身份生活下去,同時能繼續捲動8000多人支持的力量,持續推動他為故鄉描繪的願景;特別是以「環境服務津貼」取代休耕補助,讓老農夫想種田的真實渴望以及復育農地的當務之急能落實解決。

而不管是以綠黨身份持續向公部門倡議、協助綠黨進軍兩年後的立委選舉,或是積極遊說他黨候選人將這份理念帶進公部門,未來王鐘銘都不會從政治舞台中抽離。

張宏林:將選舉視為進入議會的工具

張宏林二度投入大安、文山區北市議員選舉,囊獲4,164票,得票率1.39%,比2006年增加754票;相較同樣於2006年參選的潘翰聲,票數增加了3,000多票,或是王鐘銘於淡水區一舉拿下7,000多票,增幅不大。

但他也指出,依照目前單一選區兩票制,政黨要推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尚須10名區域立委候選人,如此算來,就需要200萬元以上的保證金!這是13個月後,選罷法此陋制帶給綠黨的挑戰。目前能做的,還是把「基本盤做起來。」他並呼籲社運團體,將選舉視為進入議會的工具,綠黨如果取得席位,「請將綠黨當作社運分工的平台。」

潘翰聲:掃街、拜票還是需要努力

綠黨五位候選人聯合競選策略,潘翰聲被視為「箭頭」;從國光石化、蘇花改到 202兵工廠甚至是淡北道,近年環境事件幾乎無役不與的潘漢聲,選前訪談坦承,對於「組織」或「耕耘」地方的工作仍然不足,這或許說明何以即便他個人近年媒體曝光度的增長,仍未轉化為進入議會的足夠選票。

此次得票數5011票、得票率達2.15%,比2006年足足多了3000多票,他認為「綠黨有可能得到5%以上的政黨票!」選舉結束,他認為必須更著重組織;今年五位候選人採用「街頭環保演說」,向路人說明政見,然而「可以看出來,掃街、拜票還是需要努力。」

李盈萱:希望更多年輕人出來選

李盈萱以最年輕的新人之姿共獲得4939(2.24%)選票,並超過國民黨推薦的侯衍泰,令許多人跌破眼鏡。一般認為她關切慈濟內湖基地開發保護區的行動,以及貧窮青年的訴求,打動了人心。她表示,「像我這樣的成績,應該可以激勵更多的年輕人出來參選」。

宋佳倫:政治長怎樣可以自己決定

宋佳倫獲得2215票(1.17%)。她不服氣地說:「我大多數的選民不會只在中正、萬華區,如果這是全國性投票的話,我一定會當選!」她分析競選對手會統計選區內的人口比例,擬定出的政見是要符合多數族群的胃口,「我不願意用這樣資源分配的邏輯」!她的政見出自她主要關懷的議題與對象,即便遊民沒有選票,「我想做一個我們有興趣的政治樣子。政治長怎樣,我們自己可以決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