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居正]申時行說二十四番花信

兩條燈街,入口處都有招牌。左邊燈街口子上,五盞八角玲瓏宮燈上各寫了一個大字,合起來是「九曲黃河燈」。頤名思義,這條燈街很長,猶如九曲黃河。一入街中,便設有多處藩籬,綵燈巧布,人人其中,往往轉暈了找不到出口。右邊燈街人口處,吊了七盞走馬宮燈,上面書寫的字兒是「二十四番花信燈」。在萬曆六年的鰲山燈會中,就扎飾了「九曲黃河燈」,朱翊鈞還曾興致勃勃地走了進去,若不是管燈的火者領路,他恐怕在裡面轉悠一晚上也出不來。今夜裡,朱翊鈞還想進去一試,他就不信自己沒有本事走出來。但是,右邊的這個「二十四番花信燈」卻是萬曆六年那次燈會中沒有的,朱翊鈞喊來馮保,好奇地說:
「二十四番花信燈,是個啥含義兒?」

From:《張居正》第四卷,第二十五回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