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細胞從88%到0% 蔡合城連鬼都怕的意志力

撰文:莊芳/出處:今週刊803期/2012.5.9

礦工家庭出身的蔡合城,為了擺脫艱困的命運,一路苦讀、拚命兼差,只為了換得與眾不同的人生道路。但在不斷創造事業顛峰之後,一場大病來襲,讓他在60歲的年紀,重新思考生命的順序,他分享了什麼珍貴的體悟?

早上六點天才剛亮,今年六十歲的蔡合城從睡夢中自然甦醒,起身到住家附近的山坡上運動,大口呼吸樹林間的清新空氣。在這裡,他回到童年的鄉野生活,四周蟬鳴鳥叫圍繞,三餐都是清淡健康的蔬食,「呼吸清新的空氣,吃自己菜園種的青菜,沒想到滋味是如此豐富!」他感嘆地說,如此平凡簡單的感受,卻是歷盡九死一生才換來的。

這位頭髮灰白、體型清瘦的長者在清晨的山林中漫步,質樸的長相就像一般鄉下種田阿伯,沒有人會多看一眼;但是在他微笑的臉龐下,藏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驚濤駭浪人生故事。

七歲起打工 十三歲下礦坑挖煤 幼時窮困 初中開始每天只睡三小時

蔡合城的人生上半場有多種身份快速更替,令人目不暇給。他曾是全台灣年紀最小的煤礦童工、執業會計師及台北商專(目前改製為國立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講師;他更是成功的創業家,四十歲盛年就身兼八家公司董事長;他最廣為人知的封號是國泰人壽「亞洲保險王」,曾經創下單一保單保額十億元的佳績。

而豐富多彩、令人稱羨的人生,如今一夕歸零。目前在他眼中,名字之前只剩一個詞 -「癌症病人」。

蔡合城出生在基隆七堵友蚋村最窮困的礦工家庭之中,即使五代挖礦,但想讓一家「溫飽」竟仍是奢求。一家六口就擠在一間小茅草屋裡,家中負債纍纍,「便當只有白飯,而且一週只有一顆滷蛋,父子都捨不得吃,輪流留給對方加菜,到最後滷蛋都臭了!」他苦笑著回憶。

人生的困境到這般極致,他從小知道,只有靠拚命才能掙脫命運的詛咒。七歲起,他靠著賣菜、挑柴,甚至幫忙挖墓穴等零工來維持家計,哪裡有錢賺就往哪裡去。甚至從十三歲開始,就在溫度高達四、五十度的礦坑中挖煤,一挖就是好幾年。「你能想像嗎?小小年紀就在煤灰瀰漫、伸手不見五指的礦坑裡工作,那種感覺真是度日如年啊!」回憶近半世紀前的事,彷彿近在眼前。

白天打工,晚上幫忙生病的父母照顧弟妹及打理家事,只有到午夜全家入睡後,他才有空寫功課;打起精神熬夜寫完已是凌晨二、三點,但第二天他永遠是全班最早到校,功課寫得最完整的學生。打工、照顧家庭及讀書三頭燒,靠著驚人的毅力,他開始過著透支體力、每天只睡三小時的生活。

就讀台北商專時,為了要省錢供弟妹讀書,他對自己更加苛刻,每天幾乎以泡麵果腹,他的勤奮態度,受到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王永慶的賞識,讓他擔任貼身球僮。為了趕上凌晨三點半的開球,蔡合城凌晨二點多寫完功課後,只能休息一會,就要趕到台北球場背球袋;七點半時,再騎著腳踏車趕到學校升旗。週而復始五年的時間裡,過著如鐵人一般的生活。

挑戰體力極限 靠意志力拚事業 青年創業 掌管八家公司、身價逾十億元

如此把身、心都逼到極致的生活,並沒有把他打垮,反而激發更多的活力。他對自己非常自豪,「我相信人有很多潛力,不覺得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問題!」他做任何事,都想挑戰體力的極限。小時因為喜歡吃冰,他在一天之內不斷吃冰,結果吃到暈倒送醫;為了把握時間做更多事情,創出一番事業,出社會後仍然每天凌晨三點睡覺,清晨六點起床,甚至用三個鬧鐘,就怕睡過頭,完全靠意志力在拚事業。

這種拚勁果然讓他拚出一番成就。畢業後,即使身兼學校與補習班的老師仍不滿足,同時間還在不停創業,利用錢滾錢。除開設會計師事務所、水電工程公司、素食餐廳等事業,甚至遠赴泰國創立橡膠工廠,最高紀錄同時兼任八家公司的老闆,身價曾高達十多億元。

但是一個人就算有三頭六臂,也難以一次顧全多項事業。因此,雖然他賺得多,賠錢經驗也不少。他投資泰國的橡膠工廠,就因太過信任朋友,使得公司一夕之間遭到掏空,二億多元的投資血本無歸;還得賣房子償還欠下的二千萬元巨債,痛不欲生。幾年之後,蔡合城投資的廣告公司、建設公司也陸續結束,只得抱著債務重新出發。

人力終有窮盡 難以顧全多項事業 壯年轉業 投資一夕成空投身保險業

壯年轉業,他找了上百份工作之後,選擇從保險業重新出發,這位保險菜鳥,什麼都沒有,只有求生存的意志力,他再度善用他的拚勁。

蔡合城每天上午八點就會進公司,先打一百通電話,找出可能進一步約訪的對象。但因為他專門鎖定金字塔頂層的大企業老闆,被拒絕更是家常便飯。「打一百通電話,可能只有一位願意聊;拜訪一千個人,或許才有一位能成交。但不去嘗試,就什麼都沒有!」他堅定地說。

他再度發揮每天只睡三小時的毅力跑業務,每天抱著經理人名錄、建築工會名錄狂打電話,只為能夠與大老闆見上一面。由於他有會計師執照,還會事先研究財報,掌握公司經營狀況,初次見面就能拉近彼此距離,讓許多老闆對他印象深刻。凌陽科技董事長黃洲傑就表示:「蔡合城第一次來拜訪我,剛開始也感到質疑,不過隨著他談話間傳達的關心與細膩,讓我願意與他簽下巨額保單。」

工作夥伴張東秀表示,以前和蔡合城一起跑業務,幾乎是全年無休,有時甚至每天要拜訪十位客戶才肯罷休。「他總是提醒『千萬不要空手拜訪客戶』,所以通常第一次見面時,他就會做好準備,提出全方位的規畫,絕不浪費彼此時間。」她說。

如此拚命地跑,讓蔡合城在第一年就成為國泰人壽的超級業務員,且在他還是新手的第一個月,就拿下全公司業績第一名,並連續五年突破全國紀錄,被封為「亞洲保險王」,年收入破千萬元。

不只衝事業要拚命到底,連做善事也要搏命!他在五十一歲時創立「礦工兒子基金會」,每年對全國育幼院發放獎金回饋社會。

為了分享自己窮困翻身的例子,規勸犯罪的囚犯改過向善,他甚至發願走遍全台六十五座監獄,「有時一個週末週日兩天,他就走遍半個台灣辦五、六場演講!」礦工兒子基金會執行長張東秀感嘆地說,休假對他而言,根本是奢侈的事。

就在他靠驚人的意志力重登頂峰,財富、名聲都重回懷抱時,三年前的一天,他的人生又有了意外的發展。

其實早在二○○七年時,他就已經出現腰痠背痛症狀,身體也感到越來越不適,「但我一直以為只是一時地不舒服而已,根本沒想要就醫。」其實在長期透支體力的摧殘下,身體早就漸漸崩壞。經常性的全身疼痛、拉肚子,以及手、腳、全身水腫,而且加上劇痛與全身二十四小時發癢,「我雖然還有強大意志力支撐,但也已感到不對勁!」他搖著頭說。

經多次就診,在○九年四月十日這一天,醫師根據骨髓檢驗分析,當場判定他得了「多發性骨髓瘤」,立即申請重大傷病卡、辦理住院報到手續。當晚一位總醫師詢問他的住院病因後說:「這樣的病例,在台灣有三○一位,但是,幾乎沒有人存活下來。」他全身有八八%的骨頭遭癌細胞侵入,已屬末期。原本還不擔心自己病情的蔡合城,這句話如一陣天雷在身邊轟隆響起,令他頓時感到天旋地轉。

因為超強的毅力,讓他的生命活到淋漓盡致,創下一般人不敢想的財富及地位;如今,因為拚命壓搾體力,連生病也要達到極致,得到全台十萬分之一發生機率的罕見癌症!意志力是一把兩刃劍,這次他要為生命傾力一搏!

他第一次化療,手部開始出現破皮;第二次則是喉嚨與嘴巴潰瘍;第三次,從下半身到腳底都出現潰爛。藥物除了殺死癌細胞,也強烈傷害著免疫系統,使全身皮膚潰瘍、牙齒痠痛到難以進食。「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意志力超強!」他勉強自己,只要有一絲絲力氣,就下床走動,藉此轉移身體疼痛的注意力。為了補充營養、增強抵抗力,即使再無食慾,他還是忍著不適硬吞食物下肚。半年內,總共接受了三十次化療。

化療療程結束之後,在醫師建議下接受骨髓移植,這是只有五成生存機率的鬼門關,最後一次重量級化療藥打進身體,他陷入昏迷,不斷吐血。住在無菌室的二十天裡,沒有喝一口水、吃進一粒米,體重從七十幾公斤掉到五十公斤,「半睡半醒中我覺得呼吸幾乎停止,只剩下脈搏跳動,但我仍有求生的意志!」他回憶說。

這樣的拚勁連鬼都怕,再一次,意志力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他不但存活下來,為了遠離壓力與繁忙的生活,出院後他搬到基隆山上老家和母親同住,調整生活步調與作息,不再長期熬夜工作、三餐不定,放下城市裡的一切。「找到自己的心,比找到藥還重要。」隨著二年多的治療,他的癌細胞逐漸從八八%降至零,重新找回健康。

意志雖然剛強,肉體終有極限 中年罹癌 方學會與身體和解

人生數度大起大落,靠著意志脫離赤貧賺到億萬元財富;也因為過度拚命壓搾身體,連骨髓深處都遭到破壞,經過九死一生驚濤駭浪地搏命,他如今只想說:「對不起,我的身體,過去糟蹋你,都是我的錯,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對你好!」

「我發現,過去生活得太超過了!」無止境的慾望,沒日沒夜地追逐更多財富、更多人生成就,卻忘了聆聽身體的聲音,「盲目奮鬥到最後,結果卻沒命享受!」

回顧他的大半生,蔡合城認為,「人生還是要拚才會贏!」但是不要太拚命,更不要用身體健康換財富。意志雖然剛強,但肉體卻有極限,隨時要與身體和解,輕鬆面對人生,路才會走得更長更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