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笨,只是天生識字困難

【文.朱立群╱繪圖.李淑玲╱台灣光華電子報╱2011.11.16 第318期】

人稱「省話一哥」的實力派偶像歌手蕭敬騰日前自爆大字不識幾個,他的例子讓社會重新注意到閱讀障礙的問題,也引發不同層次的疑問:為什麼蕭敬騰直到二十多歲才知道自己有閱讀障礙?而閱讀障礙者是否都能如他,另外找到表現才華的天空?家長與老師又該如何及早發現、及早補救?

「我是個很不好的示範」、「很後悔,我什麼書都沒有讀、字都不會寫,」電視訪談節目裡,作曲、打鼓及彈奏鍵盤樂器皆無師自通的蕭敬騰哽咽自責。

唱片公司表示,走紅以來,蕭敬騰從不讀媒體的報導,只看照片好不好看;他的經紀人說,接下廣告片拍攝工作時,蕭無法讀詞,得靠旁人不斷重複唸給他聽。

後來帶他去看醫生,才知道他有「閱讀障礙」的問題,而且情況嚴重。以音樂人黃韻玲的名字為例,即使暗示「玲」的寫法是「斜玉旁的『玲』」,他仍然聽不懂、沒有概念。

致因:大腦活化區域異常

看到媒體的報導,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教授洪儷瑜為蕭敬騰說自己小時候沒有努力學讀寫字,感到心疼,因為閱讀障礙是可以補救的,但只因是一種隱形、內在的障礙,從外表看不出來,因此很容易被忽略。

洪儷瑜的研究顯示,閱讀障礙約占義務教育學童10%的比例,約二十多萬人。

台北市學習障礙者家長協會概略統計,協會裡,每10個學障孩子,就有6個有此困擾。

閱讀障礙是學習障礙(學障)的一種,致因來自於大腦處理語言訊號時,活化的區域有別於正常人;目前已知是染色體出現問題。而且不論使用的語言為何,由於處理聲韻及識字解碼的能力不足,因此在他們的識字理解裡,中文字音與字形(例如「ㄏㄟ·ㄇㄠ」與「黑·貓」)缺乏意義的連結

識字解碼有困難的學生,還會衍生出寫字、閱讀理解以及語言表達的問題,」洪儷瑜說。

根據2006年修訂的《身心障礙及資賦優異學生鑑定標準》,學障者因神經心理功能異常而有注意、記憶、理解、推理、表達、知覺或知覺動作協調的問題,以致在語文的聽說讀寫及數學運算等課業上出現困難。

也就是說,閱讀障礙者的智商和常人一樣,他們的學習困擾與感官障礙、情緒障礙無關。

一般人觀念裡,「努力」、「用功」等於學習成就,「勤能補拙」就是美德。但對學障者而言,不適合的學習方法只會事倍功半、徒勞無功,長期下來,反覆積累的成績挫折反而會擊垮學習的興趣,許多人因而自暴自棄。

字裡行間的秘密

走進教育現場,洪儷瑜表示,多數閱讀障礙學童合併有注意力缺損、過動及口語表達抓不到重點的問題,而且數學成績較差,再加上讀、寫及識字能力不足,因此,從小到大,每位障礙者的學習歷程都是一本血淚奮鬥史。

「我再怎麼學,也學不會!」是他們常說的絕望之詞。

譬如目前小五的男童小羊(匿名),就有注意力不集中與理解的困難。

小羊從二年級開始接受資源班的協助。輔導小羊的葉老師說,小羊可以分辨同音異形字如「因」跟「音」,但書寫常漏筆劃,「犬」寫成「大」,或把「鳥」寫成底下只剩兩撇的「烏」。

此外,小羊也是「省話一哥」,老師指著繪本問他,「為什麼圖片中的房屋主人要打掃房間?拿什麼工具打掃?」希望他能用口語敘述緣由,但他就只會簡單回說「擦桌子、掃地」。

已經升上高年級的小羊,目前最大的困難就是無法理解抽象詞彙,譬如「珍惜」、「施捨」、「朦朧」的意思。

「其他小朋友可以很快理解『珍惜』等於『愛惜』,但對小羊就必須用更具體的例子解釋,譬如你珍惜你的鉛筆盒,表示你很喜歡這個鉛筆盒,而且你會保護它,不讓它摔壞,」葉老師說。

「有時一個句子還不夠,必須要多用不同例子,再請小羊換個句子自己說說看。」然而,令葉老師深感挫折的是,即使課堂上一再反覆練習、確認,過了一個暑假,小羊可能就把辛苦學來的詞彙忘了一半。

天生我才必有用

在台灣,國中之後的知識學習幾乎完全仰賴文字敘述,在升學壓力下,對有閱讀障礙的學生來說,這個階段形同人間煉獄。

例如高3及國3(9年級)的Allen與凱蒂,清楚知道他們在學科方面永遠無法「考贏」其他同學;山不轉、路轉,他們選擇在各自有興趣的領域裡,重新找回學習樂趣。

Allen 小學四年級前的學習都很順利,小一第一次注音考試考了96分,往後每次月考每科平均也都在80分左右,老師不覺得他有什麼問題,但Allen的媽媽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因為「他錯字很多,」張太太說。

升上5年級後,張太太發現兒子經常無法寫完數學作業,經過一年的追蹤,最後被鑑定確認有閱讀障礙。上國中後,Allen更因成績差,常有放棄的念頭,他總是無奈地告訴媽媽:「我都有唸啊!」

老天微微關上了Allen讀寫文字的大門,卻也另外為他開啟了一扇窗。張太太家裡經營花藝店,Allen從小就喜歡拿拆開的紙箱蓋模型屋;性向測驗裡的空間及色彩得分也高出語言一大截。

基於對美術設計的興趣,Allen決定選讀高職美術科,高一就考取美工設計類的丙級技術士證照,今年還要再接再厲報考乙級資格。

張媽媽表示,學障的孩子很敏感,Allen曾經一度拒絕上資源班,「沒有一個學障孩子願意因為上資源班而被貼上『有問題』的標籤。」

有障無礙與愛的鼓勵

凱蒂是罕見「愛上寫作」的閱讀障礙者,為此,凱蒂的媽媽一度喜極而泣,因為看到女兒「跳級的成長!」

相較於長她兩歲、聰明、外向、能言善道的姊姊,凱蒂從小就是個怕生、敏感的女孩,遭遇挫折時,僅自個兒躲在廁所偷哭。

凱蒂的小學老師很強調學科成績,會以負面語言的評價,說她「不用功」;好在她也遇過給予機會的老師,在一些非重點科目上,他們樂於讓凱蒂當「小老師」,這在一般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作法,對凱蒂可是天大的獎勵與鼓舞。

凱蒂的轉變,發生在今年暑假全家一塊兒到歐洲旅行之後。前陣子,袁太太發現凱蒂借助電腦打字,試圖用奇幻文學的筆法寫下對歐洲之旅的印象。

「在凱蒂看似天馬行空的文字裡,故事中的紅頭髮與藍頭髮各有不同的魔力,」袁太太似懂非懂地說。

袁太太回想,凱蒂以前曾被國文老師批評「作文很差」,除了可能因為凱蒂字跡凌亂、字形大小不一之外,考試時間的壓力、作文考試對文章結構與字數的限制,也在某個程度上限制了凱蒂的想像力。凱蒂從小就喜歡看漫畫,「雖然讀得很慢,但很專注」,原來只要她有興趣,是可以沉浸在厚達數百頁的《龍騎士》奇幻小說裡。

「閱讀障礙的小孩要的不多,」台北市學障者家長協會理事長郭馨美說。她的二兒子、現年27歲的耿彥堯,以前常在學校被罵「笨」,「西瓜」會唸成「漆瓜」、「老師」唸成「喇師」,上資源班還被同學嘲笑是去「資源回收」。

資源班允許考試人工報讀之後,耿彥堯的成績從二、三十分提升到七、八十分,雖然讓他增加不少信心,但也引來原班同學的家長私下抱怨「資源班有特權」。

因為對電子零件感興趣,耿彥堯選擇循技職體系升學,大安高工電子科畢業後,考上北台技術學院電子科,雖因英文連續被當而重修兩年,仍順利畢業。

郭馨美語重心長地說,有學習障礙的小孩,在以考試、分數為導向的求學過程中,「最不缺的就是挨罵」,他們若能找到興趣,並且勝任相關的工作,就應該給予多一點掌聲!兒子目前在電子公司上班,除了閱讀資料較慢之外,工作能力與其他人沒有太大差異,讓她深感欣慰。

及早鑑定,及早補救

在國外,已經公開的閱讀障礙名人不少,包括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以及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等人

帶領新加坡走向現代化之路的前總理李光耀就讀劍橋大學時,寫給妻子的信就常拼錯字,閱讀時也總會遺漏一些關鍵詞,直到女兒李瑋玲建議他接受專家檢查,才證實患有輕微的閱讀障礙症,雖然李瑋玲也遺傳了此症,但並不妨礙她的事業成就,目前擔任新加坡國立腦神經醫學院院長。

美國巨星湯姆.克魯斯則是著名的「從小就與閱讀障礙奮鬥」的例子。

2003年,他接受「時人」雜誌訪問時透露,7歲時就被診斷患有又名「失讀症」的閱讀障礙;他很認真唸書,但讀完一頁卻幾乎不記得讀了什麼,腦中常空白一片,感覺焦慮、挫折、自己很笨、凡事缺乏興趣,甚至憤怒。寫作業時,他必須先口述給媽媽聽,媽媽幫他寫下來,他再慢慢的抄。雖然不會唸書,但他常即興表演給母親看,逗得她大笑,母親總鼓勵他,「真的很有表演潛力,千萬別放棄。」直到高中畢業、出社會,他一直深藏著自己是「功能性文盲」的秘密。

究竟閱讀障礙該如何補救,又能補救到甚麼程度?

台師大特教系教授洪儷瑜表示,如果家長發現孩子經常說話速度慢、用字少,只會用「是」、「不是」、「要」、「不要」等簡答回應問話,或抿緊雙唇,僅以點頭、搖頭、聳肩等肢體動作代替言語回答,就應聯繫學校輔導室予以鑑定。

「就像定期篩選蛀牙、視力,學校也應定期對學童做基本閱讀能力的檢測,這個小動作,可以拯救十幾萬名學生。」洪儷瑜說,小3之前是補救的黃金期,越早介入,越能及早幫助他們建立適性、適才的學習模式。

補救重點包括:低年級時,加強基本的識字能力(例如拆解中文文字的音部與形部);中高年級時,建立適合的學習策略(例如畫圖達意、練習抓文章重點);到了國中階段,老師可以試著改變作業及考試評量方式、鼓勵有閱讀障礙的學生朝優勢領域發展。

一生的奮鬥!?

目前針對包含學障在內的身心障礙學生,小學和國中都會在原班級之外開設特教資源班,額外提供特教資源的協助,包括考試時允許報讀題目、延長應考時間等。

但洪儷瑜也提醒,並非每位讀障孩子都能受到資源班的幫助,家長的態度是關鍵。她的觀察是,100位讀障學童之中,只有一位家長願意承認自己孩子有這方面問題,多數家長常反問:「小孩才剛開始學,你怎麼知道?」

實情往往是,因為低年級課程較簡單,較少涉及抽象概念,有閱讀障礙的學童成績再差,也不至於落後到無以補救的局面,因此家長很難察覺出異樣;等到高年級課業難度遽增,孩子考試成績一落千丈,這才發現孩子有認字及閱讀的障礙。

洪儷瑜說,雖然閱讀障礙可以補救,但孩子也要有「一輩子都會很辛苦」的認知,面對未來預先做好心理準備。

國內認知科學專家洪蘭表示,從腦造影的圖像顯示,大腦在閱讀時,徵召了很多不同的區域前來「共襄盛舉」,可見會閱讀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父母和老師若了解大腦內部運作的繁複,對孩子讀得慢,或許可有多一點的寬容之心。

因為孩子有閱讀障礙,決定研究大腦與閱讀的關係,完成了《普魯斯特與烏賊:人類大腦如何演化出閱讀能力》一書的學者瑪莉安.沃夫就大膽立論,人腦並不是為了閱讀文字所「設計」,因為符號文字與閱讀出現的時間只有兩千年,閱讀的發明雖然讓大腦的精密結構重新排列組合,但閱讀行為並不是對所有人都是自然的事。能學會閱讀的,代表大腦有可塑性,但構造特殊而無法順利閱讀的大腦,可能隱藏了更多的演化秘密。

沃夫博士指出,不少歷史名人如達文西、愛因斯坦、畢卡索可能都是閱讀障礙者,研究閱讀障礙的目的,不只為了不讓閱障妨礙下一位達文西或愛迪生的誕生,更要確保我們沒有因此錯失任何一位孩童在閱讀以外的潛在才能。

(本文節錄自台灣光華雜誌2011年11月號)

他不笨,只是天生識字困難 有 “ 2 則迴響 ”

  1. 對於這件事我就對我的保母很有微詞…
    她是功文式教學的"老師",
    他們很強調閱讀, 甚至在帶我兒子的過程,
    一直跟我說我兒子走路姿勢不正確(肚子凸出來)、
    不太愛開口講話(懶得說話)、
    爬的時候屁股都黏在地上blablablabla

    我都在心裡想, 有必要一定得第一時間就學到"對"的東西嗎?
    這些"技能", 對於一個肌肉跟骨骼都還不能完全掌控的小孩來說,
    有什麼所謂的"對錯"嗎?

    然後我就又反省到我在教小提琴上,
    有沒有必要一定要第一時間就讓他們學對的東西?
    後來仔細想想, 有些人必須要第一時間就用對的動作去學,
    有些人不需要,
    但是畢竟學樂器這件事並不是在訓練日常生活的必要活動,
    那些動作會更細緻, 有時候不要求對的出力方式,
    可能導致運動傷害。

    但是小朋友在學走路, 他們有他們能夠前進的方式, 我覺得也就夠了~
    (我看過一個影片, 它裡面有說嬰幼兒會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前進, 不需要加以干涉)
    一個一二歲小孩, 你跟他說走路肚子不要凸出來, 他是聽得懂什麼啊?!
    爬行屁股不抬起來還硬綁個枕頭在他肚子下, 強迫他把屁股抬起來…這…不是還滿詭異的嗎?

    我完全無法理解, 針對不同的小孩, 這些日常生活的基本行動, 為什麼會有對與錯的分別?
    為什麼要一直拿別人的小孩來跟我說, 他就不會這樣。-_-||

    大概在一歲左右, 我兒子突然很不愛講話,
    她就覺得他這樣不行, 都不講, 會有什麼語言障礙,
    後來我去問我學生(小兒醫師), 他問我, 會不會叫爸爸媽媽?
    我說會, 但不愛講,
    他就說那就OK了啊~~一歲半再多講三個也就夠了。

    後來發現, 他愛講話的那陣子, 很愛噗口水, 被我們禁止,
    後來不噗了, 結果也不講話了,
    才知道原來他在試著了解自己的嘴巴會做出什麼事。
    所以說實在的, 怎麼學當一個會去接受小孩跟自己想像不一樣的爸媽,
    真的不太容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