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論引關注,胡錦濤2005談話翻盤?

記者:華陽生

中共「領導」對日抗戰國共蜜月期結束?

九月三日,是對日抗戰勝利六十五周年的紀念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在頭版左下方的社論位置,刊出題為《銘記歷史、開創未來》的社論。這篇文章因為過於強調中共在中日戰爭中的「領導作用」,引起海內外的一致關注。馬英九總統稱中共所言與史實多所不符,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出面反駁中共,國防部更是措辭嚴厲指出北京竄改歷史。

《人民日報》的社論,在過去的六十年來,一直被外界認為是北京政治的風向球。該報社論在中共建政早期,係由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甚至毛澤東本人來審稿。鄧小平執政時代,大多數情況下常委已不過問社論事宜,由書記處與中宣部酌處。江、胡時代,《人民日報》社論基本係由中宣部秉承書記處意圖組織人員撰寫。在大陸市場化媒體崛起之今日,其社論重要性並未弱化。

國軍抗戰成績 胡錦濤正面肯定

此次由《人民日報》刊出該篇文章,與過去幾年中共對抗日戰爭的評價並不相同。這才是值得注意之處。有論者甚至認為,這代表著中共試圖重新為抗日戰爭定調,以收縮過去幾年逐步放大的學術與傳媒口徑。

眾所周知,二○○五年春天連戰登陸之後,該年中共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周年時,曾由胡錦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過一篇講話。該篇講話以過去不曾有過的口吻,承認了國民黨軍隊是抗日正面戰場的主體力量。

胡說,「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負著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形成了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略態勢。以國民黨軍隊為主體的正面戰場,組織了一系列大仗,特別是全國抗戰初期的淞滬、忻口、徐州、武漢等戰役,給日軍以沉重打擊。」

外界咸稱胡錦濤這段講話具有重大歷史意義與現實意義,顯示出中共試圖擺脫過去僵化陳舊的「勝者書寫歷史」的思維,以務實和尊重史實的態度重新認識歷史。當然,這次講話之前,國共剛剛恢復中斷六十年的兩黨交流往來。論者皆認為兩黨重新修好的背景,讓胡錦濤的這次講話與以往對中日戰爭的定調極為不同。

此後,中共官方對於中日戰爭口徑似乎開始放大。四川大邑縣的民間歷史學者樊建川,搜羅中國各地抗戰文物,耗數年之功,建成「國民軍隊正面抗戰博物館」,他為了避免官方對他的注意,特意把上面引述的胡錦濤談話和連戰的一段話,鐫字鑲嵌於博物館的外壁,但明眼人都知道,這段話就是這個博物館的「護身符」。

中國的市場化媒體先鋒《南方都市報》在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的專題報導中,特意以編者按的形式稱,「鳥瞰今年國內媒體的抗戰紀念報導,我們發現,一扇扇門次第打開,對抗日戰爭的還原和認知,已到達一個新的層面。」

掙脫意識形態 媒體學界大鬆綁

這種變化來得十分真切。當年,中國南北各大媒體尤其是市場化媒體,都推出分量十足的紀念特刊。無一例外,這些回憶過去的報導文本,都以十分肯定的口吻記述了國軍正面戰場的戰鬥故事。其中,《南方都市報》在當年九月二日用了八十四個版面來紀念抗戰,其中十六個版面在寫抗戰後的兩黨合作問題。《三聯生活周刊》則用了五期三百三十個版面來報導。上海的《新民周刊》特輯的標題赫然就是「向遺忘開戰!」

大陸媒體其實早就嗅出了當年氣氛的不同。當年的三月二十四日,重慶《時代信報》專訪了當年死守上海四行倉庫「八百壯士」之一的楊養正。該報導在中國國內引起極大回響。時任重慶市長的王鴻舉,親自寫信慰問楊,一間醫院也免費幫他做了白內障手術。

對大陸學術界來說,胡錦濤的講話,多少也去掉了一些多年以來研究抗戰史及內戰史的意識形態桎梏。十年前一本描寫正面戰場的書籍《國殤》,在連戰訪陸後獲得大陸新聞出版總署的允許,得以再版。新華社《瞭望東方周刊》特地以《國殤》的再版為緣由,討論「為何以前對國軍抗戰講得少」。

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中央文史館館員楊天石,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楊奎松為代表的近代史學者,在二○○五年以後出版了多部著作,其中多數係抗戰史與民國史的研究成果。楊天石出版了《抗戰與戰後中國》、《蔣介石與南京國民政府》等著作。楊奎松出版了《國民黨的聯共與反共》等著作。「二楊」的近代史尤其是中華民國史研究,即便是中共黨史研究室的耆老金沖及也讚不絕口。

秘件相繼出版 拼出事實的真相

此外,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團結出版社等三個出版機構,在過去的幾年裡,密集出版國民政府黨政要人的回憶錄與自傳。尤其是與抗日戰爭密切相關的部分,得以重見天日,被認為是最近幾年大陸出版界與學術界的巨大成果。擇其要者述之,有《陳誠回憶錄--抗日戰爭》、《何應欽大傳》、《張治中回憶錄》、《李宗仁回憶錄》等。這些直接參與抗日戰爭的高級將領,其回憶錄和傳記自然是最直接的證據。

這些以前被認為是學術禁區的領域,成果不斷出現。由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茅家琦主編的《中國國民黨黨史》也出版了。這部黨史將時限一直延長到兩○○○年國民黨失去政權,是難得一見突破禁忌的著作。即便一些敏感話題,也有相應著作付梓。比如關於河內汪案的《高宗武回憶錄》、《潮流與點滴》、《高陶事件始末》等書相繼出版。

抗日戰爭的真實面目,在學界和出版界的努力下變得清晰起來,亦引起網路上網民的熱烈討論。許多民間研究者開始搜集這方面的史料,並且精準得計算出,國軍在抗戰中一共犧牲了多少個師級以上將領。台灣學者專家的著作也被不斷引進到大陸,比如秦風(徐宗懋)的系列著作。

這種熱鬧的情況在之前是很難想像的。過去黃仁宇的名著《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一書在大陸出版時,關於正面戰場浴血奮戰的故事,幾乎悉數被刪去。官方研究機構的歷史學者,一向視民國史為中共的「禁臠」,民國史尤其是國民黨黨史、國軍軍史的部分,幾乎付諸闕如。

反對歪曲醜化 習近平力護黨史

今年七月二十一日,大陸全國黨史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對黨史研究者做了一次講話。他要求,「旗幟鮮明地揭示和宣傳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領導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歷史必然性……,堅決反對任何歪曲和醜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這次講話也讓外界矚目,並有多家海內外媒體對之解讀。

通常來說,解讀中共的官方文件時,大多數狀況下採用「反向邏輯」來推導其動機,不會錯得太離譜,這也是西方學界和傳媒界多年「中南海學」的經驗談。既然習近平要求突出揭示中共的領導地位,反對任何歪曲黨史的傾向,那麼一定意有所指,即現在有人在否定中共的領導地位,並且在「歪曲」黨史。

當然,現在還無法得出確切的結論認為,習近平的講話是針對最近幾年來媒體過多宣傳國民黨的舉動;但毫無疑問,任由這股勢頭發展下去,勢必會影響到中共執政的歷史合法性問題。凡是對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有所瞭解的大陸人,都很清楚,在國民黨的歷史論述體系裡,根本沒有所謂「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畫分,國民黨一向認為,國軍抗倭於前而共軍坐大於後。

真相漸次浮出 中共官方踩煞車

從中共過去的論述裡,國民黨抗日的成就在歷史書中尋不見分毫蹤跡,最多講一下淞滬會戰、徐州會戰。此外全都是「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等。近年來,一些學者早就考證出,所謂的平型關大捷不過是襲擊了日軍的輜重部隊,殲敵最多四百餘人,而八路軍當時上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數字,由一千變為三千,再變為一萬。毛澤東則認為百團大戰過早地向國民黨暴露了實力,成為彭德懷一九五九年廬山的罪狀之一。

對於這樣的研究,中共官方自然十分警惕。北京時事評論員秦嘉認為,即便因為要跟國民黨眉來眼去經濟談判,但在意識形態上,共產黨的理論根基不能有任何動搖。給國民黨送一分見面禮可以(胡二○○五年的講話),但總得有個分寸,不能一味任由學術界和民間史學研究者藉由這個見面禮,而否定共產黨在抗戰中的行為。尤其是突出國民黨的正面戰場,無疑就有些跟台灣裡應外合的意思了。

八月底,中共宣布給抗日戰爭中的八路軍、新四軍和敵後武裝的老戰士發津貼,每人每年三千元人民幣直至過世,但是津貼發放祇限於中共的軍隊系統之內,國民革命軍參加抗戰現在依然健在的老戰士,則不在此列。此事也引起大陸知識界的討論。

秦嘉認為,中共因為台海問題,在二○○五年高調承認國民黨正面戰場的功績,並且在排序上,中國國民黨尚在中國共產黨之前,這無疑是一種統戰手段。等真正體現這種承認之時,就露出「口惠而實不至」的馬腳。既然胡給抗戰定性為「中國人民的全民族抗戰」,那麼為抗戰付出巨大犧牲的國民革命軍自然也在「全民族」之列。

不必過度解讀 二者口徑本不同

比較胡錦濤五年前的講話和最近《人民日報》的社論後就會發現,雖然二者均提及中共是全民抗戰中的作用,但胡稱中共為「組織者」,而《人民日報》則稱中共為「領導者」。很顯然,後者已經回歸到二○○五年之前的輿論口徑,這的確值得重視。

北京論者認為,這一現象出現有兩種可能。一則是因為中共官方對於民間討論國民黨抗戰有所警惕,並認為這種趨勢不可放任。尤其是當下需要跟國民黨頻繁交流,有人會鑽這個漏洞,以為討論國民黨抗戰的風險在降低。尤其是,當愈來愈多的普通民眾認為抗日跟共產黨沒什麼關係,這樣會嚴重傷害中共的歷史合法性。所以才會出現輿論風向的倒退。

但是秦嘉認為,如果對中共傳播系統熟悉的話,這次先聽其言觀其行,暫時不要過度解讀。因為二○○五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當年各主要盟國都舉辦了聲勢浩大的紀念活動。胡的講話一方面有連戰登陸的背景,也是面對全世界的一個表態,故而有求實的成分,不可能一概無視國軍成就。

此次六十五周年,祇是由主要承擔對內宣傳的《人民日報》發出社論,受眾並不相同。這兩個文件源自不同的系統。前者係由胡錦濤的秘書班子參照對台小組、外事小組的意見,而後一個文件則出自中宣部系統。二者本來的口徑就是有所區別的,論者不可不特加注意。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227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