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卦] 歷史會記住宋楚瑜

作者:rhino0314
From:PTT-Gossiping

最近捧宋的愈來愈多,好像從2012年開始他就喜歡把自己塑造成中立、中肯伯的形象接受專訪更是憂國憂民、現在更一躍成為柯P的導師,明年的大選又將披掛上陣救台灣

我先說結論

親民黨就是沒有黨產的KMT,宋楚瑜就是不得志的馬英九

來分享一篇李筱峰教授2003年的好文,大家好好看清楚這個人

【著者按】

一九九四年十月﹐台灣教授協會在台灣省長選舉之前策劃出版了一本《會診宋楚瑜》的小冊子﹐我被分派擔任其中一章的執筆﹐負責分析宋楚瑜在行政院新聞局局長任內打壓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諸多作為。原章名叫。現在將此章收錄於此﹐希望透過宋楚瑜這段無法遁形的歷史﹐讓大家看清楚一位翻雲覆雨的政客的本質。

壓制人民言論的頭號打手

在過去國民黨的威權統治下,用來箝制人民的新聞自由、出版自由、言論自由,以便鞏固其政權的法寶,有以下四項:一、國家總動員法(根據其第二十二條,政府於必要時得命令報館及通訊社在報紙及通訊稿中作一定的記載。第二十三條規定,政府於必要時得限制言論、出版、著作、通訊、集會、結社);二、戒嚴法;二、出版法(本法與報章雜誌的登記有關,賦予行政院新聞局核准權。新間局得視文章內容禁止或撤銷其登記。);四、出版法施行細則(對報紙、雜誌及出版業之設立申請、變更及營運有詳細規定,其中最重要的條文是對報紙張數的限制。)

行政院新間局和警備總部兩個機構執行上述法規時,職權交結糾纏,對任何他們不中意的出版品,可使用廣泛自由裁量權決定是否懲制。受停刊處分的刊物或出版品,其發行人少有申復的機會,也無法提起司法申訴。因此,過去國民黨統治當局對於新間、言論之控制,可說相當專斷,與一般專制極權國家毫無二致。

一九七九年一月四日,宋楚瑜代理新聞局長,同年六月七日真除。直到一九八四年八月八日卸下新聞局長的職位,轉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總共主掌新聞局有五年七個月。在這五年七個月的時間裏,正是美麗島事件前後的黨外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時刻,許多呼籲民主憲政、主張變法維新、揭發蔣家黑幕的黨外雜誌,在經歷國民黨政權的各種打壓之下,前仆後繼,紛紛出籠。身為新聞局長的宋楚瑜,當時正是扮演著專為國民黨政權打壓黨外民主運動刊物的重要角色。

從一九七九年起,到一九八二年止(也就是宋楚瑜主掌新間局的前四年裏),被停刊的黨外刊物如下

《官堡之聲》(一九七九年八月起停刊一年)
《夏潮》(一九七九年二月起停刊一年)
《這一代》(一九七九年二月起停刊一年)
《長橋》(一九七九年六月起停刊一年)
《鼓聲》(一九七九年八月起停刊一年)
《村里鄰快訊》(一九七九年九月起停刊一年)
《美麗島》(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起停刊一年)
《春風》(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起停刊一年)
《亞洲人》(一九八○年四月起停刊一年)
《暖流》(一九八○年八月起停刊一年)
《鐘鼓樓》(一九八○年九月起停刊一年)
《海潮》(一九八○年十一月起停刊一年)
《大時代》(一九八一年二月起停刊一年)
《青雲》(一九八一年三月起永久停刊)
《這一代》(一九八一年二月起停刊一年,二度停刊)
《進步》(一一九八一年四月起停刊一年)
《春潮》(一九八一年十一月起停刊一年)
《中流》(一九八一年十一月起停刊一年)
《國是評論》(一九八二年七月起停刊一年)
《政治家》(一九八二年十一月起停刊一年)

以上所列,只是宋楚瑜上任新聞局長的前四年的「成績」,至於往後的一年多任內,還有一、二十本刊物遭其停刊處分。礙於篇幅,我們就不去一一列舉了。

上述的刊物,係遭「停刊」,此外,尚有難以計數遭「查禁」的刊物,雖多為警總所為,但宋楚瑜仍難完全辭其咎。因為每個星期在警總召開的「書刊檢查小組」,參加的人除了警總、調查局、憲兵司令部、警察局、國民黨文工會之外,新聞局也在內。

這種大規模箝壓民間輿論的反人權措施,使得台灣的國際形象大受損傷,許多國際媒體紛紛指出台灣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台灣的人權指數,在國際人權組織的評分表上,被列在不及格的行列裏。可見當年我國人權方面的國際形象之敗壞,宋楚瑜確實做出偉大的貢獻。

諷刺的是,宋楚瑜當年所一再停刊、查禁的雜誌,:發出一連串民主改革的呼聲,蔚成民主自由的潮流,逼得國民黨非採開放措施不可,使宋楚瑜得以參加一九九四年的省長選舉,以及二○○○年的總統大選,可是當年,他卻是打壓這些主張開放的言論的高手。撫今追昔,令人不勝晞噓!

愚民政策的厲行者

擔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不緊對國內的言論進行檢查、壓制,對於國外的資訊,也深怕讓台灣人民知道得太多而難以駕御。因此對國外的報刊雜誌的進口,嚴加管制。世界著名的報刊雜誌,不太輕易進入台灣。像日本在世界上是佔有重要地位的國家,但其書刊卻受到宋楚瑜主持下的新聞局的嚴格封鎖。許多日本的一流書報皆不得進口台灣(進口要專案辦理),卻只准末流刊物進入,例如只准《世界日報》進來,這種屬於「統一教」,只知反共反俄,極端法西斯,在日本少有人看的報紙,在台灣卻成為宋楚瑜准予合法進口的刊物。

其他歐美地區的外國刊物,也一樣要通過檢驗,內容被認為嚴重「不妥」的,根本不准進口.,而准進口的,對於其中部分「不妥」的言論,則常常用剪刀將之剪掉,或用筆墨塗黑,以防人民閱讀。這種愚民作風,外國人把他當笑話看,留美回來的宋楚瑜,卻麻木不仁,還以為在為國家做好事。

當時,在台灣訂閱外國雜誌,常常會接到像這樣的小通知單:

Dear subscriber,

Last issue was not on sale due to sensitive contents.

Subscription Department

Formosan Magazine Press Ltd.

這是國際的笑話,台灣的恥辱,宋楚瑜的成就。

擔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不僅打壓黨外政論雜誌,管制外國資訊,而且竟然跑刊國外去辱罵自己國內的黨外刊物。一九八四午七月廿四日,台北各報皆刊登行政院新聞局長宋楚瑜在日本對國內駐日本記者表示,「黨外雜誌在政治的看法與推測均走偏鋒,連一些
不宜討論的問題均搬出來討論…」,宋楚瑜當年這種所謂「走偏鋒」、「不宜討論」的談話上立即引起國內民間輿論界大譁。以下試舉當年幾位在野意見領袖的反應:

《八十年代》總編輯司馬文武反問道:「提出討論的事情,只要是事實,又是大眾所關切的公共事物,何謂偏鋒?何謂不宜討論?宋楚瑜所說的這些『基本問題』,這些『刺激的話』,都是過去國民黨立下的政治禁忌,刻意竄改歷史,把蔣家道德化、神聖化,並
且蒙上濃厚的神秘色彩,對於一個宣稱實行民主政治的政權而言,這不是更走偏鋒嗎?黨外雜誌只是揭開國民黨『宮廷政治』的歷史,反對它的愚民政策,何謂偏鋒?何謂不宜討論呢?」

謝長廷也慨乎言之:「當局查禁政策欠妥,才有此種現象發生。像美國、日本這種言論自由開放的社會裏,就不會有這種問題,當然也不會有新聞局長在他邦大放闕詞,作如是之論調。」

林濁水不客氣指出:「當國民黨的內幕被黨外雜誌揭開時,自然惱羞成怒,宋楚瑜才會作此辯詞。當它以神話維持的『正當性』受到考驗時,國民黨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容易控制人民的知之權利,面對此種事實,新聞局還能一手遮天嗎?」

林正杰也指陳:「新聞局處處限制黨外雜誌的成長,不准買國內外的通訊社的新聞稿、圖片等新聞來源,雜誌也不能設有記者….,宋楚瑜作為新聞局長,不扶持新聞事業,反而壓抑其成長,不改善國人不看書的習慣,努力趕上先進國家的文化水準,放著這些
積極的工作不做,卻用大半的精力人力對付黨外雜誌,不為國家做事,只為政治團體服務,新聞局這種出發點是很糟糕的!」

人道醫師田朝明也為文痛陳:「真正民主國家的言論是無禁忌、無標準、無限制的,所以宋局長『走偏鋒』之說,只是暴露他對民主主義思想原則的無知而已。」

峻拒開放報禁

國民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實施報禁政策,以紙張缺乏理由,凍結新報紙的申請,並限制既有報紙的張數。這項報禁政策,宋楚瑜雖非始作俑者,但是在新聞局長任內,他對於報禁政策的維護,則是不遺餘力的。一九八一年五月廿八日宋楚瑜在答覆立委許榮淑
有關解除報禁的質詢時,振振有詞說:「關於限制報紙登記問題:我國現有報紙卅一家,每天總發行量三五○萬份以上,就人口及幅員來說,報紙的家數和發行量己經達到飽和點….:」宋楚瑜用表面的數量來為國民黨全面壟斷報紙媒體作藉口,但是這種藉口,使得宋楚瑜又為國民黨的在台統治突破一項不光榮的記錄,那就是:使得國民黨在台灣實行報禁的時間,比日本人還要長。青年作家兼記者黃森松曾經在一封呼籲宋楚瑜解除報禁的信上,告訴宋楚瑜說:「如果您還堅持必須採取『報紙登記予以限制』的報禁政策的話,您將打破日本人在台灣留下來的歷史記錄。」可惜,沒有歷史感的宋楚瑜當時並不需要人民的選票,對於民間輿論充耳不聞,他終於替國民黨統治者留下了這項不光榮的歷史記錄!.

貽笑國際媒體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美麗島事件」(又稱高雄事件)發生,許多民主運動的菁英被捕入獄。民間有一種說法,認為這個事件是國民黨統治當局所設的陷阱。美國的Newsweek(時代週刊)報導這個事件時,忠實地反映民間這個說法。宋楚瑜受不了了,竟然無視於美國報業的專業獨立的傳統,批起Newsweek來了─一九八○年一月廿五日宋楚瑜公開發表談話,強烈譴責Newsweek故意歪曲事實,報導事件全憑一面之詞」。並否認高雄事件係出於國民黨的陷阱。

罵完Newsweek之後,又接著罵起AP(美聯社)來,同年的三月二十日,宋楚瑜在記者會上批判美聯社有關高雄事件的報導,並且揚言,如果再不「公正報導」的話,將考慮中止其新聞來源。其言行,與鐵幕共產社會對待國際媒體如出一轍。自以為義正辭嚴,其實讓外國看笑話。

今天,美麗島事件已獲得平反,過去被打為階下囚的人,今天不但已恢復公權,而且也獲得民眾的肯定而走進國會殿堂,甚至當上副總統。這個轉變,無異是為當年宋楚瑜的莽撞打了一記耳光。在當年宋楚瑜與Newsweek和AP之間,到底是誰「一面之詞」?是誰「歪曲事實」?這個答案已是不言可喻了!.

損傷國家形象

旅美的台灣青年學人陳文成博士,在經過警總約談後,一去不回,於一九八一年七月三日被發現陳屍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這位入圍諾貝爾獎的學者的猝死,引起海內外的震驚。他的死因也引起多方揣測。陳文成的學校卡內基美倫大學的狄格魯教授及病理學家魏契,應邀來台瞭解陳文成命案。九月廿二日,AP(美聯社)駐台北記者周清月在一篇電訊中,引述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的話說,美國病理學家魏契曾於廿一日深夜至次日凌晨,對陳文成的屍體進行驗屍。不料,周清月的新聞稿中用了「驗屍」一詞,引起宋楚瑜的歇斯底理反應,認為這個用詞「損害國家主權和法律尊嚴」,(真奇怪,一位國際著名的學人回國就被約談而遇難,宋楚瑜不覺得這樣會損害國家尊嚴,記者用了「驗屍」一詞,就損害國家尊嚴?)新聞局於是出面告訴美聯社記者周清月說,魏契並未「驗屍」,只是「觀看」陳文成的屍體而已,並且限期(一、二小時之內)要求美聯社必須更正。美聯社為求慎重,須要多方求證,沒有立即更正,只於廿三日晚上發了一稿,說明魏契在記者會上表示只有「審視屍體」,沒有「驗屍」。但是宋楚瑜認為這樣的新聞稿不算是更正稿,因此要求周記者必須寫悔過書道歉,但美聯社認為周清月並未作不實報導,所以指示周記者不可冒然寫悔過書。但美聯社仍透過電報跟新聞局說明情形,卻不為宋楚瑜接受。廿六日,周清月終於被宋楚瑜吊銷記者證,被禁止一切採訪活動。妤笑的是,就在宋楚瑜取銷美聯社採訪權的時候,回到美國的魏契已經在廿四日於美國又開了一個記者會,公開而明確地表示他確實是「驗屍」。魏契說「驗屍已曾舉行過一次。它是個很好、很完整的驗屍。在美國通常指第二次檢查為第二次驗屍,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在台灣的人對驗屍此字極端敏感,我保證在台灣時不用這個名詞,但實際上,那是一項驗屍,我在他的徹底檢查中,曾切過新的
刀口….」

事實說明,真正損害國家尊嚴的,是宋楚瑜的過度反應。

篡改國會文件

取消美聯社記者採訪權的事件發生後,立委康寧祥有感於此舉才真正會破壞國家形象,因此特向行政院新聞局提出質詢。一九八一年十月六日下午,宋楚瑜來到立法院接受質詢。沒想到宋楚瑜面對立委質詢時,竟然趾高氣揚,不針對康寧祥所質疑的事實,卻好像在發表「領袖訓詞」,口口聲聲說康委員的質詢是「報告」,動不動又要委員行文更正,在舉證反駁時,屢出以教訓和諷刺的口吻。他這番與身份不符的言詞,雖然引起那群「老賊」立委的鼓掌,但新委員則強烈不滿。立委張德銘看不下去,提出程序問題,指出宋楚瑜不應該以對付新聞界的方式來答覆立委的質詢。

宋楚瑜的這種態度,連《新聞天地》也出現這樣的評語:「:由於家庭背景,出了學校,一帆風順,有蔣總統的賞識呵護,少年得意,若干場所未免過於猖狂、忘形,去年因陳文成案對美聯社的處理,在立法院與康寧祥的對話,就太跋扈、太任性,不知分寸了。」(一九八二、七、三) 而連保守的《掃蕩》雜誌也為文批判說:「宋局長幾度要求康寧祥『更正』質詢中的用語,顯然逾越了政府官員的權限。因為立委質詢,官員只有答覆之權和解釋之責,豈可指正。宋局長並口口聲聲說立委的質詢是『報告』,試問豈有民意代表向官員『報告』之事?顯然本末倒置。」(一九八一、十、廿八)

過份的事,還不止於此。宋楚瑜於事後知道自己的發言顯然不妥,因此事後竟然越權更改國會文件。他向立法院公報室表示他當天發言有若干不當之處,要他們將記錄當天質詢對答的「國會正式文件」暫扣不發,等他修改後再補進去,因此,當期的立法院公報出版時,竟然發生缺頁的現象。宋楚瑜這種行為,不僅撈過界,而且違法。當天在場聆聽的人數何只數百?公報室和記者席的錄音設備也並未失靈,更改國會文件應循正常程序,即原文在前,更正文在後才對。

由此可見,宋楚瑜不僅說話不算話,而且在對他不利的時候,他就目無法紀了。

辱罵美國總統

一九八二年六月七日合眾社從德州布魯克市發出一則新聞報導說,台灣新聞局長宋楚瑜在接受該市亞夫蘭奇報總編輯傑伊‧哈雷斯的採訪時說:「雷根總統是他自己屬下的國務院的囚犯。雷根已身不由己,他已是屬下的國務院某一批人的囚犯,其中有些人是卡特政府時代的官員。」

宋楚瑜那一次訪美是接受艾森豪獎金赴美做三個月的研究。他拿人家的獎金,又敢公開辱罵人家的總統,表面上看,好像很有骨氣,實則,除了顯示其對美國現實政治的無知、只知固守自己刻板的政治教條之外,實在魯莽之至。他的出言不遜,引起僑界的議論和不滿。果然該年六月十日的《國際日報》就發表一篇不客氣的社論I〈向宋楚瑜進幾句苦口良言〉。社論中表示:「….:根據他歷次和美聯社記者打交道的措施(按指周清月事件)以及他這次在美國先後三次訪談美國地方報紙編輯對美國政府言不及義的批評的作風,親台灣的華人一定會深感痛心,相反的,親中共的人會覺得十分慶幸。」「不論作為一個老百姓或是一個政府官員,宋局長的行為都離譜太遠。」「…:如果台灣依然不瞭解這點﹝按指美國的現實政治﹞,仍然不斷揭發雷根這個瘡疤,今後還有那一個美國的政治人物敢為台灣仗義執言?台灣豈不是自己將自己孤立起來了嗎?目前是台灣外交情勢十分艱苦的階段,艱辛之後,我們要奉勸宋楚瑜局長,為了美國和台灣的共同利益,請不要在美國再信口罵人了。」

可見台灣今天外交之所以如此挫敗、國際地位之所以如此不振,像宋楚瑜這類顢頇無知、只會魯莽衝動的官員,真是有以致之。

矯情哄騙民眾─「中共非中國,中國非中共」

台商早在八○年代初期,就跟對岸中國有所接觸。這種警訊,新聞局應該讓政府和民眾早日瞭解才對。但是擔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卻採駝鳥心態,封鎖並否認這種消息。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日,身為新聞局長的宋楚瑜卻公開發言表示,關於外界報導有台灣財界人士與大陸福建的民主派幹部有所接觸,絕非事實。宋楚瑜當年否定得振振有詞,理直氣壯,但是撫今追昔,看看今天台商的中國熱,熱得幾乎昏了頭,宋楚瑜當年的欺瞞之術與駝鳥心態,昭然若揭。只是,民眾受此欺瞞,似乎也很習慣,因為,民眾對國民黨政府的信心危機早就存在,又何在乎宋楚瑜多騙他們一次?

一九八三年三月三十口,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有感於美國傳播媒體的「謬論」,(奇怪!.謬論為什麼永遠出自別人,而不會出自宋楚瑜主掌的新聞局?)對外發表了一句至今全世界仍聽不懂的名言:「中共非中國,中國非中共。」這句話對北京政權來說,可說是
狗吠火車,但對全世界而言,卻是一個世界級大笑話。

中共政權所統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世界上大部分國家所承認的唯一代表中國在聯合國席位的國家。「中共」當然不等於「中國」,因為前者是一個政黨,後者是一個國家。但是前者是後者的統治者,全世界所講的「中國」,就是指中共統治的中國。宋楚瑜不思確立台灣的國家定位,卻只會耍嘴皮,講一些充滿駝鳥心態卻無濟於事的國際笑話。

鄉愿政客謊言

宋楚瑜在新聞局長任內,有一句雙面討好的話:他怕本地人說國民黨沒有台灣意識,就標榜他們「比台獨更台灣」;一方面又怕「外省人」懷疑他們搞獨台,又同時表示他們「比中共更中國」。這種話,令我們聯想起某個寓言故事中的那隻蝙蝠,碰到鳥類的時候,就自稱自己也是飛禽;碰到走獸的時候,則宣稱自己是哺乳胎生的獸類。這種兩面討好的話,是十足的鄉愿。這種鄉愿話,對台灣沒有一點好處,只是更加模糊台灣的國家定位,混亂我們的國家認同。請問宋楚瑜,你既然說「比台獨更台灣」,那麼你到底同不同意台灣可以做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你又說「比中共更中國」,那麼這個中國有沒有包括台灣?像這樣,主權、領土、人民的內涵及範圍不去界定清楚,光是講一些滑溜溜卻不受用的話,怪不得孔子會罵說「鄉愿,德之賊也。」

不慎吐露真言

自從一九九四年宋楚瑜準備要選省長之後,他就拼命在國民黨操控的三家電視上亮相,我們幾乎可以「照三頓」在電視上看到他用臨時惡補來的福佬話在取悅台灣的觀眾,說:「我也是台灣人。」天真的台灣人聽到宋楚瑜也自稱他是台灣人,馬上感動得像遇到離散多年的親兄弟一樣,立刻迎進家門。這件事情,不禁使我聯想起日治時代日本第一位文官總督田健治郎來台灣擔任總督時,為了討好台灣人,告訴台灣人說,他姓「田」,百家姓裡面也有,所以大家都是自己人。這種迷湯一灌,台灣人被統治得服服貼貼、乖乖順順的。宋楚瑜與田健治郎這種統治術,可說有異曲同功之妙,所不同的是,田健治郎在不需選票時,就知道討好台灣人,而宋楚瑜是到了需要選票時,才想到要取悅台灣人。不過,也只有既健忘又短視的台灣人才容易吃這一套。我們要提醒大家,宋楚瑜所謂的台灣人,是做為中國邊陲一省的台灣省人,而不是可以當家作主的台灣人。試看他在新聞局長任內的一句話便可知曉,他說:「台灣不是台灣人的台灣,而是中國人的台灣」,這種話,才是宋楚瑜的真心話,瞭解宋楚瑜的這句真心話之後,我們就不難瞭解為甚麼中共北京當局那麼喜歡宋楚瑜了。

https://www.ptt.cc/man/politics/D3E6/DB3B/D919/M.1074042992.A.BC7.html

除此之外,宋楚瑜更是讓在座的各位不會說母語的罪魁禍首

宋楚瑜於新聞局長任內修正「廣播電視法」,明訂「電台撥音語言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

宋楚瑜在1980年在立院答覆立委質詢時回應:「至於以台語播出節目,廣電法中亦有規定,今後我們會逐漸減少這種情形,終至全部以國語播出為止。」

關於大家所說之國語布袋戲乃是始於1984年,此年為宋楚瑜任新聞局長最後一年,之後宋楚瑜接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

在「以人領黨、以黨領政」的政治背景下,國民黨文工會主任的權力必然遠大於新聞局長;但是權力的大小仍是因人而定,宋楚瑜在當時是少數幾個可以不需事先約定時間或打招呼即可自由進出蔣經國七海官邸的人,大家可以想像到他的「權力」到底有多大,所以他在新聞局長任內的權力還大於當時的國民黨文工會主任,也因此宋楚瑜曾經在局長任內「嘉勉」警總,這就更遑論他接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之後的權力可以大到什麼樣的地步,想必現在的國民黨文工會主任一定覺得自己十分的渺小,渺小到遠不如一家小小雜誌社的記者。

宋楚瑜接任文工會之後,接手全面的文化政策,以黨領政的結果,當時教育部的禁母語政策也與文工會的指示有關。國民黨文工會全面處理文化相關政策,厲行節目國語化政策,導致1984年到1985年初國語布袋戲出現,然而因為國語布袋戲沒有市場,廣告量遽減,造成1985年初國語布袋戲夭折,又布袋戲無法再以河洛語演出,因此布袋戲因此在宋楚瑜的手中結束掉。

1984年 稱許警總領導各單位執行文化檢查工作,績效卓著,深表感激。(國中小學生說方言[閩南語,客語]要處罰一事,五六年級生應該很清楚)

https://goo.gl/FuEfzV

現在試問,宋楚瑜先生曾經為了以上的所作所為道歉了嗎?一個在威權時代打壓台灣言論自由、迫害台灣母語的政客,少在這邊騙了。還真的很多沒聽過上面歷史的七、八年級生,以為他就是專訪上那位憂國憂民的中肯伯、最骨力的台灣歐吉桑咧,我坯。

再說一次
親民黨就是沒有黨產的KMT,宋楚瑜就是不得志的馬英九
大家瞭不瞭

請高調給個推,有空的按個分享出去,
看到一堆白癡宋迷造神真的很受不了!
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