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萊臣與「虛齋」藏畫

文/龐鷗(南京博物院副研究館員)

民國癸未年(1943)6月,浙江湖州籍的名商巨賈龐萊臣慶賀80大壽,一時間名流雅集,群賢獻瑞、好不熱鬧。然而,年事已高的龐萊臣深感時日無多,「虛齋」巨大庋藏如何分配、傳承,加上國民政府已經開始徵收的遺產稅,都是要迫切面臨的問題。

賀壽的喧鬧聲猶在耳畔,龐萊臣於7月24日由其侄婿樊伯炎記錄,口述立下了〈贈與契約〉(即遺囑):「余家自先光祿公創業後,得承餘蔭垂五十年,兢兢自守,幸能保存。今檢先光祿公遺產及余歷年自置財物,尚屬□細。丙子三月遭喪明之痛,心緒鬱塞,曾擬將現存確實財產估計總額的定數目分贈與家屬。但經數年之勾稽核算,未能全部竣事。人逢兵禍,潯蘇杭滬四處產業損失甚巨。今余年屆八十,亟應完成始願。乘余生前餘暇,自立贈與筆據,以昭慎重。茲將贈與各項列款於左。」(註1)這是〈贈與契約〉開篇之言,文中「丙子三月遭喪明之痛」,所指為龐萊臣的獨子龐錫寶於1936年3月去世。文中的「家屬」所指為養子龐秉禮與兩個尚不滿十歲的孫兒。

從〈贈與契約〉的第三條起,龐萊臣開始分配虛齋藏品:「三、書畫各件余積五十年之收藏,原來為數甚夥,分置潯蘇滬三地住宅之內。民國廿六年中日戰事發生後,潯蘇淪陷,劫後檢查十去七八。綜余一生心血精神所寄,遭此損失,思之痛心。雖於戰後稍為陸續補購,然為數甚微。平日復為充慈善等事而估去者亦不在少數。今將所存各件悉數贈於秉禮、增和、增祥三人。惟此項物品為余生平酷嗜,並為娛老之計。在余生前應仍置余手頭以供清玩。如在余生前再有購進者,則亦一起歸入即系贈與之品,不再另外分置。四、瓷器古玩為數雖少,亦概贈予秉禮、增和、增祥三人。五、上述各項贈與財物在余生前一概須得余之同意始可處分,余有自動處分之權,房屋地產一概不予分割,書畫古玩亦須聽余處置,以後三人如何分存,則為余身後之事,由彼三人共同商決行之。」(註2)

全文未完,摘錄自【典藏‧古美術】12月號‧267期


從龐萊臣參加1915年美國巴拿馬賽會談起

文/鄭婷婷

提到20世紀的大收藏家,誰也不會漏掉他──龐萊臣(1864~1949)。龐萊臣名元濟,字萊臣,號虛齋,在動盪不安的清末民初背景裡,不少藏家不得不脫手心愛的珍藏謀求生計,清宮收藏也因帝國搖搖欲墜、散諸民間,相準機會,形塑出「甲東南」的虛齋書畫收藏,從典範般的唐宋繪畫、元代勃興的文人繪畫,以迄明清吳派、董其昌與四王等兼而有之,藏品高達數千卷。如此宏富的收藏,海內赫赫有名不說,海外也是如雷貫耳。有這麼一則傳聞,對日抗戰期間,日本曾派專人到龐萊臣南潯舊所搜尋古畫,殊不知龐氏有先見之明,老早就把收藏搬到上海避禍了。

而龐萊臣故世以前,藏品已開始陸續星散,部分賣向海內外。今天在美國博物館可見得一批虛齋藏畫,以佛利爾美術館(Freer Gallery)為大宗,其他數個博物館各有若干。它們如何流傳到美國?有哪些膾炙人口的名品?一切還要從1915年龐萊臣參加美國舊金山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說起。

龐萊臣與1915年美國巴拿馬賽會

1915年,龐萊臣為了參加是年2月10日~12月4日於美國舊金山舉辦的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從收藏中檢選了一批畫作,由堂弟龐贊臣(1881~1951)與知名的古董商盧芹齋(1880~1957)攜畫赴美。配合這批畫作,龐萊臣編有雙語畫目《中華歷代名畫記(Biographies of Famous Chinese Paintings)》。

全文未完,摘錄自【典藏‧古美術】12月號‧267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