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試] 跟新創公司談待遇的三大心法

作者:Winston Chen

市面上大部分新創公司的文章都是從創業者的角度寫的,很少由員工的角度去看薪水,福利與生活。

今天跟從台灣遠道而來出差的兩位新創工程師見面,一聊之下,發現其實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跟新創公司談薪水與福利,其實矽谷這邊早就已經有約定成俗的談法與標準,撇開生活不談,我們來聊聊你要如何跟新創公司談待遇才不會虧待自己。

能夠在新創公司圈待下來的人,絕對是滿腔熱血,不然以投入的時數換算薪水,絕對不會有大公司來的愜意與舒服,儘管如此,絕對沒有人會想要免費付出,或是付出,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換句話說,身為員工,在公司做起來的那一刻,你怎麼確定自己不是成就創辦人,一將功成萬古枯的其中一隻枯骨呢?

是的,自己的待遇自己救,在討論到遠程的職涯規劃(Career)前,先確定你在簽約前至少確定過以下三件事:

你的股票 (選擇權) 占公司的多少趴?

以薪水而言,新創公司絕對不會有大公司好,不然我早就直接去 G 社報到了 XD。因此新創公司的老闆在找人的時候,100% 會跟你談他會給你多少股票或是選擇權,也只有靠公司的股份,你最後的待遇才有一飛沖天的可能。

可是問題來了,大部分的創辦人 / 老闆都很賊,他給你的股份數目看起來都很棒,隨隨便便來個 3 ,5 萬股,然後會一臉誠懇的跟你說:「我給你的比別人還多」之類的話,但是,你知道公司的總股份有多少嗎?

打個比方吧,你運氣很好,公司被幾年後被以 100 個 Million 買下,這時你真得能夠跟著一飛沖天,身價水漲船高嗎?如果你有 3 萬股,但是公司的總股份是 8 千萬股,當公司被買掉後,你最多只能拿到 (3 萬 / 8 千萬) * 一百個 Million 美金,約 37,500 美金,也只有 112 萬左有台幣而已。

四年的青春,再加上不是頂尖的薪水,算算如果一開始就待在聯發科,拿的絕對比這個還要多不少,那你還要衝新創公司嗎?醒醒吧,先搞清楚你的股票 / 選擇權佔公司總股份的幾趴!不要被慣創辦人騙了。

假設身為工程師的你,拿到了 0.3% 的股份,當公司以 100 MM 被併購時,你也才能拿到 30 萬美金,約 900 萬台幣,聽起來好多了,是嗎?

所以問題一直都是你股票 / 選擇權佔的比例,而不是張數

如果你不知道該談幾趴比較好,可以比照 AngelList 團隊出的這張表,在矽谷,這些雖然不是公定的,但是確實有市價可以查詢,台灣嗎?照著談就對了!

不要再被慣老闆呼弄了!

Title Range(%)
CEO 5-10
COO 2-5
VP 1-2
Independent Board Member 1
Director 0.4-1.25
Lead Engineer 0.5-1
5+ years experience Engineer 0.33-0.66
Manager or Junior Engineer 0.2-0.33

 

你的股票(選擇權)什麼時候才能開始領?要多久才能領完?

一般而言,新創公司的股票是分批給的,這個分批給的動作叫做 Vesting。最常見的條件是分四年領完 (4-year vesting plan),如果進公司不到一年就離職 / 被裁員了,那就全都沒有,超過一年,就開始等比例給,比如說,4 年給 48,000 張,那一年 2 個月後離職,就會給你 14,000 張(一個月 1000 張來算),這時候要小心,有些慣老闆不喜歡按照月份來 vest ,他們堅持依年費給,也就是說,你做了 1 年又 11 個月,他還是只給你 12,000 張,這樣你就虧大了

簽約之前,要確定你拿到的是按「月」來算,不是按年來算的。

如果不到一年,公司被買了怎麼辦?
老一點的新創公司,對這條真的一點保護都沒有,就算拚死拚活做了 11 個月又 29 天,不滿一年,公司歡天喜地的被併購了,自己還是半毛錢都沒有。

新制的新創公司,在那些比較保護員工權益的公司裡,會在合約中加一條,作不滿兩年,只要還在職,公司被併購的那天馬上自動 vest 到兩年的份,在簽合約之前,要先問清楚,合約有沒有加這個條款,不要到時候欲哭無淚。

簽約以後,有職位變動怎麼辦?

重談啊!從新的基準繼續談上去。

這一直是台灣人很弱的部份,想想看,公司哪那麼好升你的職?不就是為了給你套上更多的責任,希望你付出更多的精力與時間嗎?

從這個角度看來,你是不是有 100% 的理由跟公司談判你想要的待遇?

強者我朋友,非常的老油條,狹能力以令老闆,每次升職,都直接跟老闆談 50% 的調薪直接換算成等價的股票,如果公司一飛沖天,他賭到的自然是別人的好多倍。

所有東西都是談出來的

稍微再討論一下談薪水待遇這個問題好了,台灣儒家教育下所成長的我們,會很自然的很「有禮貌」的認為只要實力堅強,自然會有應得的回報。

其實真的不是這樣,尤其是在矽谷這種非常重視自我表達的社會中更不能以這樣的方式思考。

台灣式的儒家文化下,教育大家「朕沒給你,你不能要」,於是我們很不會表達自己對薪水與福利的要求,但換到矽谷這邊,完整清楚地表達不只是你的權利,更是你的義務,如果你沒有做到這一點,別人就當你沒有意見,不重要。

規則都是人定出來的,待遇都是雙方談出來的,只要你對公司有價值,你就有說話的權利,因此,好好研究一下自己手上的牌,談出自己可以滿意的 Package 吧。

From:台灣工程師的矽谷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