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身價 王恒–中國百貨王

今周刊.撰文:周岐原╱出處:今週刊837期

他,在台灣成長,在美國發跡,在中國致富!20年前赴中國發展,如今成為身價千億元的中國百貨王。他以獅子般咬住不放的態度,創造霸業;他的管理績效,連歐洲股神也按讚!當習近平、李克強拚內需,他的名字,你不能不認識。

他說話輕聲細語,身材清瘦,是一位外表溫和的男人,在商場上,卻極為霸氣,好比獅子一張口,必定攫取獵物而歸。

他經營的百貨,據點遍布整個江蘇省,不僅僅是「南京王」,更是「江蘇王」,但這未讓他感到滿足。他正在積極籌畫,一年之後,要在南京開一家全世界最大的百貨公司,他即將成為中國百貨之王。

二十年前,他攜著四百萬美元(約新台幣一億一千萬元),前進剛剛改革開放的中國。如今,他經營的上市公司市值逾三六○億港幣(約新台幣一三六八億元),他,赤手空拳獨自實現了中國夢,創造千億元新台幣的身價。名列富比世全球第二七六名富豪,與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夫婦相近。他,是金鷹國際集團董事長王恒。

南京市區最熱鬧的新街口,位置等同於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百貨商圈,王恒的金鷹百貨在這個商圈周圍擁有兩家分店,是當地吸引最多消費者、業績最好的百貨公司。連同轉投資的其他百貨,他一共掌控了南京地區共七家百貨公司,牢牢掌握江蘇省八千萬人口的消費市場,重要性可想而知。

當中國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高呼「以內需帶動中國經濟」,王恒,這位在台灣成長、在中國零售市場取得可觀成績的百貨業鉅子,是你不能不認識的名字。

台灣成長 中國致富

二○一○年,王恒的金鷹集團斥資四億元投資台灣上櫃公司中美實業,取得四九%股權。中國百貨大亨出手,一下子轟動台灣資本市場,也讓中美實股價在兩年間暴漲三五○%,金鷹並於隔年取得中美實一席董事。

而這位中國新富豪,和台灣的淵源很深,他的父親曾擔任中央銀行廣東分行行長,國民政府撤退至台灣,父親到了香港,後來當年的台灣銀行總經理毛松年把他的父親找到台灣來,任職於台灣銀行。

王恒七歲時,跟著父親來到台灣,高中念建中補校,後來考上文化學院(現為文化大學),二十二歲赴美留學,在台生活整整十五年,和台灣的關係十分深厚。在王恒眼中,台灣多樣化、精緻的零售服務業,足以和金鷹的百貨零售業務完美結合。未來,勢必還有更多台灣服務業品牌選擇和金鷹結盟、共同進軍中國。

二○一二年十二月,《今周刊》採訪團隊飛抵南京,在金鷹集團總部專訪王恒,他暢談經營願景和創業歷程。他是如何實現中國夢?又如何從競爭激烈的百貨市場中崛起?

走進王恒金鷹集團總部五十八樓的董事長室裡,窗外強風呼呼作響,第一眼看到他的辦公桌面,從擺飾到會客茶几,所有物品擺放得整整齊齊、地板一塵不染,令人聯想王恒的行事風格,必然也是一絲不苟。

「我們在南京河西新區的新案,總面積九十六萬平方米(編按:約二十九萬坪),一半經營百貨、另一半作為住宅,預定於一四年開幕。」王恒說話語調十分溫和,但是他一開口介紹公司的近況,就讓人感到震撼。

因為,這個「河西金鷹天地」的面積,幾乎等於四座台北中正紀念堂!其中,用來經營百貨的面積達四十八萬平方公尺,不僅相當於七座台北一○一購物中心,連韓國釜山新世界百貨的二十九萬平方公尺世界紀錄,也將被他輕易打破。換句話說,這項建案啟用之後,王恒將是世界第一的百貨大亨!

在中國市場擁有自己一片天,夢想聽來美妙,王恒的創業歷程,卻不是一帆風順,在懷抱著中國夢的初期,他也曾在環境的巨變中,面臨一段驚險的考驗。

八○年代,王恆從台灣赴美取得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MBA學位後,就在加州從事房地產生意。受從事銀行業父親的影響,他對投資擁有靈敏嗅覺,除了買賣房地產,同時也買進汽車旅館,一邊經營,等業績有起色之後,不動產也增值了,他將產權連同經營權一起出售;如此來回幾次之後,累積了第一桶金。

一九八九年,王恆眼見加州房市泡沫破滅,立刻將手上多數不動產變賣。當時剛滿四十歲的他,捧著滿手資金,到處尋覓下一個標的;被他相中的對象,是當時正在積極尋求開發的二線城市-南京。

「八七年我就曾經來中國考察,許多城市都看過,選擇南京,是因為市府提出的條件較為優惠。」王恆指出:「九一年十月,我決定放棄北京、上海,專心在南京發展。」但這位靠房地產起家的投資人萬萬沒想到,進軍中國的第一筆地產生意,就讓他嘗到大大的苦頭。

「最初,我只是要在南京蓋一棟六十層樓高的『市標建築』,但九三年下半年起,宏觀調控一發不可收拾,我只好把事業全移到中國來了。」王恆苦笑著說。

堅持履行承諾 意外創造商機

那時,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朱鎔基為壓抑通膨、整頓紊亂的金融情勢,指示各行庫務必在三個月內回收流動資金。這道嚴令一頒佈,就像緊箍咒一樣牢牢綁住全中國金融業,原來負責放款的銀行經理,紛紛應政府要求緊縮銀根。這樣一來,王恆剛起步的中國事業立即受到打擊。

王恆原先的規畫是和中國工商銀行合作,雙方各出資兩百萬美元興建大樓。然而政策轉變,工商銀行臨時抽腿,讓整棟大樓的工程進度陷入停擺危機。

「整個工程全停下來,對方(工商銀行)不僅新增貸款額度暫停,連原來投資的兩百萬美元也收回去。」王恆回想起當時幾乎孤立無援的處境,冷靜地說:「當裙樓天花板封頂,我面臨最重大的抉擇:『該不該把工程蓋完?』如果不蓋主樓,這筆投資仍然是正報酬……。」

王恆沒說完的是,想完成六十層高的主樓,開銷勢必比只蓋六層裙樓多出數倍,單憑自己一人實力,未必可順利完成。況且,蓋好整棟大樓後能否回收成本、何時回收,也難明確估算,對官方「情義相挺」的決定,風險實在不小。

市況寒風凜凜,王恆竟決定大膽加碼兩百萬美元、獨資興建這棟大樓。投資南京只有兩年的外商王恆,有什麼把握賭這一把?「這棟主樓是我和政府達成的承諾,這種約定不應該輕易破壞」,王恆語氣堅定地說。

目標已定,資金仍沒有著落,王恆只好將整棟仍在施工的大樓作為標的、仔細分析經營條件。評估後,王恆決定將大樓分為三部分,「中段當作寫字樓(辦公室)出租,其他可經營酒店(飯店)及百貨」。

王恆除了出售適合經營飯店的樓層,也積極參與其他工程,就這麼一面籌措資金、一面向上興建,直到九六年,這個讓王恆耗費長達五年心血的目標,終於實現了。「大樓完工後,市府對我們大為改觀。或許這是『塞翁失馬』,後來政府提供我們很多協助」,王恆欣慰地說。

在資金困境中,寧可把最有價值的三角窗店面出售,也要將整棟大樓蓋完,不僅逆轉事業危局,還打下南京這個重要的根據地,王恆一旦堅持目標便絕不鬆口的獅子性格,在此役表露無遺。與王恆結識多年的萬泰銀行董事長盧正昕,對王恆堅定的意志力有深刻觀察:「我認為他(王恆)很有格局,他會自我要求,短、中期目標是什麼,規畫很完整,所以他想做的事情,最後都能做到」。

令王恆驚喜的是,因為六十層高的金鷹大樓是當時的地標,前來參觀的人群很自然地被吸引至賣場消費,所以百貨一開幕隨即造成轟動,成為全市業績最佳的百貨公司。

嗅覺敏銳的王恆發現,原來直接面對消費者的零售業,商機並不在房地產之下,他於是積極尋找擴張百貨連鎖的契機。

佈局江蘇省 複製南京模式

「有很多城市,像西安、昆明、杭州,都是很有機會的市場,但中國太大、變化速度太快,我們只能依自己各項條件選擇」王恆說:「九九年,我們終於跨出南京。」

金鷹百貨向外擴張的第一步,選在鄰近的江蘇南通,如今,金鷹百貨幾乎遍及江蘇全省,近年還拓展到安徽省以及西安、昆明等省會。由金鷹商貿(編按:金鷹百貨在香港掛牌的主體公司)近四年度營收成長率平均達三成來看,王恆以二、三線城市為目標的戰略,顯然奏效。但是,為什麼王恆避開「北上廣」這些一級戰區,選擇讓金鷹百貨在江蘇「遍地開花」?

「江蘇省的富庶程度,在全國居領先地位!」王恆一語道破關鍵。一一年,江蘇省城鎮居民可支配所得約為二.六萬元人民幣,略低於上海、北京、天津等直轄市,在各省中只輸給浙江、廣東,排行全中國第六。這代表江蘇人比其他省分的人民更有能力多次上百貨公司購物,市場規模更大。辛苦熬過黑暗期的王恆,自然要將這種創造現金流的「南京模式」,複製到鄰近的二、三線城市。

有了創業初期的教訓,王恆深深體認到強化經營基礎的重要,他的管理因此格外嚴謹。不只是自己辦公室經常維持整潔,對員工的管理也要求從細部落實。一位內部人士就指出,公司相當注重日常細節的實踐。「例如,上班時間決不能將茶杯擺在桌上,一定要先收好」。他的細膩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他也對員工提出遠大的前景,「董事長最常說:『什麼難做?第一最難做,因為永遠有人挑戰你!』」另一位員工透露,王恆常勉勵眾人朝中國百貨第一設想,凡是新店開張前設計、招商準備,「一定是全球招商,找一流品牌進駐。」讓團隊體認到自己與一線百貨公司平起平坐,才能打造絕佳向心力。

王恆深知百貨業獲利程度平平,扣掉房租和薪資成本,公司賣出再多商品,獲利可能只有幾個百分點,因此他的戰略特別與眾不同。他結合房地產主業,以「自地自建」模式,由集團內未上市的營建、工程公司,在自有地上興建大樓,降低租賃成本;藉由百貨、飯店及購物商場集客效應,推升地塊價值,達到地產、零售兩頭獲利的效果。

聯手台商餐飲 整合品牌效益

另一方面,王恆也察覺百貨的發展趨勢正在微妙轉變,新建百貨體積越來越大、和購物中心逐漸整合,同時,販售商品也越來越朝日常用「全生活功能」(詳見後文)發展。因此王恆強調,未來金鷹百貨準備引進更多飲食、娛樂及日常用品品牌,為數眾多的餐飲業台商自然是合作首選。據瞭解,瓦城泰式料理及大成集團管理的「芳草地」餐飲,都正與金鷹洽談進駐事宜,未來將在金鷹百貨平台上,共同爭取中國消費商機。

在國內,金鷹集團目前持股三八%的中美實也有新動作,一二年十月,中美實以二十五.七億元取得Loyal Pacific International Limited(LPI)股權,藉此間接持有正崴旗下零售事業「Studio A」四九%,正式進軍中國零售市場。對中美實未來發展規畫,王恆低調表示,將只做大股東、不考慮參與經營,但若「Studio A」專賣蘋果商品的經營模式能在中國生存,未來應該也可以複製到其他事業,算是為日後的擴張埋下伏筆。

當中國內需經濟的形勢大好,金鷹集團的未來並非沒有挑戰。王恆坦言,中國不少城市的商用不動產市場已有泡沫跡象:「南京(泡沫)比較小,但有些地方人流不夠多、購買力跟不上,就會有這個(泡沫)情形」。

同時,中國景氣降溫,也對百貨業帶來衝擊,「壓力非常大,以前一家新店開幕,大約只要一年就開始獲利;但依照目前數字估計,可能要兩年半才能賺錢」,王恆指出。如果房地產、景氣進一步衰退,金鷹集團的本業當然會遭受更多影響,但有過二十年前的寶貴經驗,王恆總是不忘居安思危,這頭溫柔的獅子,看來已做好再次等待獵物的準備。

王恆
出生:1948年
現職:金鷹國際集團董事長
經歷:泛太平洋控股公司董事長
學歷: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碩士

 

金鷹大事紀
1992年 王恆與中國工商銀行合資興建大樓,事業落腳南京。
1996年 金鷹大樓落成;第一家金鷹百貨開幕。
2000年 金鷹百貨南通分店開幕,開始佈局江蘇市場。
2006年 金鷹商貿股票於香港掛牌。
2009年 跨足安徽;標下南京河西新區地王。
2012年 投資蘇州、安徽馬鞍山金鷹廣場。

 

汽車、房地產到百貨 金鷹觸角遍及大半中國
金鷹國際商貿
(經營28家百貨,另有3家籌建中,市值約1368億新台幣)金鷹國際房產
(於江蘇、雲南、內蒙、安徽開發銷售房地產)

金鷹國際物業
(於上海、昆明等11座城市經營物業管理)

金鷹國際汽車
(於南京、廣州經營汽車銷售、保養業務)

金鷹國際酒店
(現有3家飯店,另有5家籌備中)

新百集團
(上海A股掛牌公司,經營百貨、家居賣場等4個據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