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文要毛治國「約時間一談」!

文╱黃琴雅

為DFS遊說機場提貨區的是國師還是律師?

「在我們批判別人之前,要先有一種假設的同情。」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人陳長文最愛引述英國哲學家羅素的話來勸世人,出現不同意見之前,要先用同理心去理解。但陳長文這位大律師兼公益慈善家,卻往往「只看到別人眼中的刺,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

「國師」幫客戶關說 羅淑蕾點名質疑

在陳長文的多重角色中,律師是他的正職,慈善家是他展現人道關懷的一面,近年來,他又多了新的角色,就是「說客」,擔任外商公司對台投資的顧問,幫他們解決政府端的疑難雜症。只是,這位與總統馬英九有通家情誼的國師,又身兼行政院政務顧問、廉政委員會委員,卻還接案來幫忙「遊說」,角色之間時相衝突,對他來說,轉換很自然,但外人對他的時時「變臉」常困惑不解。

近來最著名的案子,就是桃園國際機場免稅店的爭議。他對已經全部委外經營的桃園機場,要求交通部開放給外商機構設立免稅店提貨區,無視現在經營業者的權益。立委羅淑蕾批評為「關說」,她點名質疑陳長文,「是馬英九的國師、身兼行政院政務顧問、中央廉政委員會委員,卻幫自己的外商客戶向政府關說,破壞遊戲規則,有嚴重的利益衝突。」

眼看大陸客來台觀光人數持續創新高的商機,原本已退出台灣市場的全球最大旅遊零售商DFS,委託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人陳長文擔任「顧問」,協助DFS在台灣開設市區免稅店,但依據《免稅商店管理設置辦法》規定,市區免稅店業者必須先向交通部申請、設置機場提貨區後,才得以向財政部關稅總局申請設立免稅商店,因此,DFS要在北部地區設立市區免稅店,就卡在「必須在機場內設立提貨區」的關鍵點上。

「律師」致函交通部長 請毛治國回電約談

但早在一九九八年,本土精品業者昇恒昌與DFS競標桃園機場免稅店經營權時,就已明訂機場免稅店採委託經營(OT與ROT)模式,全部交由一家統包經營,期約為十二年,當時原本已握有桃園機場免稅店經營權的DFS因為投錯標失去資格,由昇恒昌得標並於二○一○年續得標,合約屆滿期為二○二二年,若依據交通部的合約規定,其他免稅店業者不得進入經營,否則視同違約。

為此,陳長文曾於二○一○年間,用理律的信箋寫了三封信給交通部長毛治國,根據本刊取得的信函內容,這三封信都有陳長文本人的簽名,信中提到,DFS想以該集團在日本沖繩的經營模式來台設立市區免稅店,約投資三千五百萬美元(約一○.五億元台幣),他並建議參考韓國模式,開放設置機場提貨區,以擴大免稅店的商機。

陳長文甚至在其中一封信中跟毛治國提到:「期吾兄撥冗卓參我國市區免稅商店發展之建言後,能得便致電長文,或長文將與吾兄辦公室另約時間一談。」也就是說,這位兼政務顧問及廉政委員會委員的律師,請部長回電,或是親自到部長辦公室拜訪,這位過去常出入馬英九辦公室的國師,說話的口氣果然非比尋常。

在陳長文給毛治國的信中,對現在機場管制區的免稅店經營權被一家獨占頗有意見。依據陳長文的說法,「桃園機場管制區內應避免由一家業者獨占經營免稅店,欠缺市場競爭」,他引用綜合免稅商店所公告的《委託經營觀理契約草案》條文,認為這違反《公平交易法》中自由競爭的意志。

「作家」登報罵官僚 無視經營者權利

但當交通部以「提供機場提貨區有遭到ROT(委託擴建經營)得標廠商控告的風險」拒絕陳長文所提開放機場免稅店提貨區的建議時,陳長文又變身為「作家」,撰文登報批判公務員的保守心態

他在今年一月三十日刊登於中國時報的文章中提到,「一家世界知名的精品外商,想要在台灣進行千萬美元的投資和引進新的商業模式,卻因無法在國際機場取得小小坪數的提貨區而擱淺」;七月三十日,他又在中國時報的<見樹不見林的系統性執政危機>文章中,再度提及此事,希望馬政府能夠加速經濟鬆綁,引進民間及國外投資。

機場免稅店營運 國民黨長期壟斷

就陳長文給毛治國的信中所提,「DFS只要十坪閒置的機場管制區空間就夠,不會影響原本免稅店的經營」,可是,無論機場一期或二期航站,都是採ROT(由民間企業經營整建)模式,除了付給機場租金與權利金外,依據合約,現有業者昇恒昌必須負責所有管制區內「公共區」部分的服務,並支付所有相關維護與人員聘雇費用,包括機場管制區內的所有維修、裝潢與聘任各種服務人員,也就是要負擔「公共利益」的部分

一旦機場管制區「適度開放」給DFS,權利金與租金及公共服務的部分要如何劃分?且昇恒昌投注在管制區的裝潢費用,DFS願意共同分擔嗎?更何況此例一開,其他百貨精品業者也可援引此例,在機場設立提貨區,負責公共服務的業者將如何因應?陳長文是否有用「同理心」看待現在在機場經營的商家呢?

桃園國際機場免稅店的經營過去一直屬於「特權」事業。在一九八五年前,都是被國民黨黨營事業壟斷;之後,由多禮公司董事長余正雄以多友公司名義代理的DFS獨占十二年,余正雄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深交三、四十年的好友,他還曾是國民黨黨營事業環宇投資的常務董事,與國民黨關係匪淺,直到一九九八年,本土企業昇恒昌取得桃園機場免稅店投標案後,才結束國民黨長達數十年的壟斷情況

DFS利益擺第一 陳長文應就法論事

總部位在香港的DFS,原是美國企業,一九九六年加入法國LVMH精品集團,已是國際最重要的機場免稅店企業,但這並非DFS首度來台灣投資,該公司也不是沒有取得過「機場提貨處」的權利,卻都因業績不佳而放棄台灣市場

一九九九年,機場第二航廈有開放設置提貨區的保留機制,DFS以多捷公司名義標得提貨區營運權,但九個月後,又以營運不如預期於二○○○年底要求解約;○六年參與高雄機場綜合免稅區得標後,也因經營虧損提前解約;○九年,參加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綜合免稅區招商說明會,卻沒有參與投資;○九年因在晶華酒店的地下商場營運不佳,由晶華回收經營;今年七月台中清泉崗機場免稅店招標,外界認為是為DFS設市區免稅店解套,但台中機場規模僅有十坪,沒有經濟效益,DFS放棄投標。這家跨國企業還是將「利益」擺在第一位。

雖然陳長文不斷強調,從亞太地區來看,市區免稅店的良性競爭有助於增進市場規模,共同提貨處非但無礙現有業者特許經營「機場免稅店」的權益,反而能因觀光人數成長而擴大銷售對象,但這畢竟是交通部依法與現有業者所簽訂的合約,陳國師想改變政府給民間的承諾,就該循著法律管道,否則豈不違背了律師角色該有的分際與專業!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29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