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獨家告白:對抗怪獸要靠公民挺身而出

今周刊.撰文:黃國昌

黃國昌,一位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近日因「反旺中」而聲名大噪,搭了十六個小時的飛機,剛剛落腳紐約的他,一打開電腦,最關心的仍是中天電視廣場前那群參加抗議活動的學生。

半年多來的「反旺中」行動,不僅黃國昌個人遭到跟蹤,家人的生活也受到干擾,甚至有立委揚言,「黃國昌若繼續這樣,明年中研院法律所預算砍一半。」面對種種壓力,遠在一萬二千公里外的他回首來時路,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他看到了台灣未來的希望,以下是他的第一手告白。

七月二十九日凌晨,我在汐止的家中,完成了「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初稿,以「蔡大亨……挾其掌控的龐大傳媒……不僅不惜扭曲事實,更企圖異化台灣的民主自由,則是我們必須共同積極對抗的大事」作結。

七月三十一日紐約深夜,看著網路上數百名學生在旺中總部前高聲怒吼「我不是走路工,我反對旺中」,壓抑了半年的情緒,終於找到了出口。今夜,眼淚不聽使喚地崩洩,深深地被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所感動。

其實,我已經不記得,過去半年以來,寫了多少反對旺中集團的文字。唯一記得的是,下筆以前,總是必須收拾自己的情緒,讓文字所承載的是理性,讓語言所傳遞的是「捍衛民主價值、守護新聞自由」的熱切渴望。

今晚,請容我放縱自己的情緒,說說壓抑了許久的內心話。

不為名利就是有陰謀?

對於善於精算利害的商人、政客及傳媒而言,站出來反對蔡衍明及其所代表的價值,是一件愚蠢至極的事情。

正因為如此,對於這些人而言,竟然會有一群傻子,願意只有犧牲、沒有報酬地幹這件事,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於是乎,背後勢必有人策動、一定有所陰謀,成為他們認為唯一合乎邏輯的解釋。

習慣於追逐金錢與權位的他們所沒有想到的是,台灣社會底層仍然蘊涵了充沛的公民力量,只要有適切地引導,在關鍵的時刻,這股力量將如洪水宣洩而出,發出怒吼。

七月二十七日旺中傳媒利用旗下的媒體聯合操作,對於異議者進行抹黑打壓,這種濫用媒體公器的劣行,事實上早有許多前例,我並不驚訝。

在沒有任何事證的情形下,企圖以含沙射影的方式,指稱我是「走路工事件」背後的藏鏡人,其實這並不是我最難過的事情。

新聞人基本人格何在?

真正令我驚訝也令我難過的是,在蔡衍明領導下的旺中傳媒,竟然生成了如此駭人的「文化」!不僅讓高階經理人為了擁護老闆,喪失了理性的判斷能力,也欠缺作為新聞人應該有的基本decency(人格);更讓第一線年輕記者對新聞專業原所抱持的理想熱情,遭受如此無情的犧牲與踐踏。

看到這樣的現象,我絲毫沒有為自己早就提出「蔡衍明如同Murdoch(梅鐸)一樣,早就喪失了媒體經營者的適格性」評價的正確,有任何的自豪;我所憂慮的是,在現今被政客、商人與媒體老闆所聯手掌控的體制下,台灣未來的出路何在?

旺中傳媒對於台灣民主價值所造成的威脅、對台灣新聞自由所造成的傷害,早已超越傳統藍綠對抗的層次。大家只要看看過去半年來,在野黨領導人以及一般被冠上「綠媒標籤」的民視、三立新聞台,在蔡衍明旺中事件上的「噤聲」表現,就可以容易地體會。

今年四月間,我曾經在發給澄社社友的信函中,提出「面對這種為了自身利益,而不敢報導蔡衍明旺中種種重大爭議的所謂『本土媒體』,我們應該施以同情的理解,還是應該給予嚴厲的譴責?」

本土媒體也噤聲?

這封信,雖然沒有得到太多的回應,但在我自己心中,卻已有了清楚的答案。

一位知名的前政論節目主持人,面對我相同的質疑,無奈地告訴我,「先想辦法生存下來,比較重要」。

如果連已經掌握實質影響力的電視新聞媒體都必須如此無奈,許可旺中購併案所帶來的傷害,還不夠清楚嗎

當政府無能、政客噤聲、電子媒體沉默,面對旺中這個已然成形的媒體怪獸,台灣未來的出路何在?

看到今天不畏風雨、不懼威脅、挺身而出的學生及公民團體們,我的心中有了答案,他們才是台灣的未來!

黃國昌
出生:1973年
現職: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台北大學法學院兼任副教授
經歷:律師考試及格、澄社社長
學歷:美國康乃爾大學法研所博士
台灣大學法律系學士

 
【全文請見今週刊815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