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親國戚、大咖立委 都是鋼鐵業的衣食父母

文/林瑩秋

一個鋼鐵業第二代的獨白

在台灣,鋼鐵這行業多數要看中鋼臉色吃飯。

做鋼板、鋼捲的,投資金額很大,有能力投資千億以上的,也只有中鋼,何況高爐需要政府特許,當初也只有國營事業、公務員可以做,所以中鋼成為國內鋼鐵業者唯一原料來源,而且「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配額轉手即暴利
僧多粥少 各憑本事要額度

因為要配合政府的「外匯政策」,中鋼每年都要編列預算上繳中央,於是把部分產量外銷,換取外匯,雖然外銷價格並不比內銷好,但政策就是要外匯。在金融風暴前,甚至有一半產量外銷,造成國內不足額供應,中下游業者大缺料,拿到配額轉手出售就是暴利。因為僧多粥少,有急需的人,若不甘心追價買高,就只好各憑本事去要「額度」了。

至於廢爐渣那一塊,就完全是資源回收業者之間的角力,是地方角頭和惡勢力的利益競逐,分到「配額」等同獲利。此外,廢爐渣裡還可還原出鐵、鋅、銅……等,回收再利用的價值很高,景氣好時,這些「副原料」也是大家眼中的「肥肉」。

有分配到「額度」的,不一定夠用,如果你標到政府重大公共工程,需要很多料,否則工程不能如期完工,會違約受罰,損失慘重,料不夠的部分,你就要拜託「大咖立委」或「皇親國戚」去幫忙喬額度了。有些地方角頭勢力,若急需用錢,也會想搶更多廢爐渣配額,只好動用關係去喬額度。

你問我怎樣才算「大咖立委」?其實所有的立委來關說,中鋼都不敢不回應,只有多與寡的問題,因為成立國會聯絡組,就是要加強服務立委,幫立委傳話。只是資深立委和菜鳥立委的待遇不一樣;委員會的召委,又比一般立委權力大一些,尤其是經濟、財政委員會召委更大;與中鋼有「地緣關係」的高雄市立委,也比其他縣市選出來的更重要些;另外,就是「與總統府、行政院親近」的立委,以及要選高雄縣市長的立委。

不同Level給不同好處
分工有默契 做事知分寸

還有,因為中鋼是高雄捷運大股東,高捷的營運、財務受高雄市議會監督,因此市議員若受請託而向中鋼關切額度,中鋼也會視情況採取行動。

至於什麼是「皇親國戚」?中鋼董事長人事是中央安排,因此,中鋼董事長是不折不扣的「國王人馬」,有什麼請託,董事長說了算。

此外,執政黨高層身邊親近的人,也是「說得上話」的人。以民進黨執政時代為例,林文淵曾擔任中鋼董事長,和扁家走得近,和林文淵關係不錯的「漢來幫」政商要人,也水漲船高變得重要;總統的親家「趙校長」趙玉柱也常被請託,他們都可算是「皇親國戚」。

一般而言,找「大咖立委」或「皇親國戚」去喬配額,很少直接給錢,怕會有「對價」關係,會違法觸法,大多是在選舉時給政治獻金,出錢出力為候選人抬轎;而且喬配額這種事,也不太需要動用副總統、院長、市長層級的人,中鋼對不同Level的人會給不同的好處,這種小事、小請託,不需要大人物費心。這樣的遊戲規則,以及這種「分工」默契和做事「分寸」,業界人士都心照不宣。

黨國企業怪獸
侍候立委 補助立委

依我看,這次地勇陳啟祥和林益世之間的事會鬧這麼大,「一定是地勇快活不下去了,才會玉石俱焚,拉著林益世一起死。」過去幾年,景氣不好,還原鐵的價值不高,生意已經很難做了,而林益世又要這麼多「通關費」,地勇一定賠錢。地勇也一定是被逼急了,才會狗急跳牆。

中鋼是黨國企業怪獸,你說它是「國營事業」,它說不是,因為單一政府部門持股沒有過半。但好笑的是,董事長等高層人事是由中央任命,而且外匯要上繳國庫,預算要送立法院審查。

若說它是一般的「民營公司」,它也不像,不僅設了「國會聯絡組」侍候立委,還每年編列數千萬元「敦親睦鄰」預算,讓立委成立的基金會申請,補助立委服務處在地方辦活動。

更醜陋的是,為了維持與地方各勢力的和諧關係,中鋼成立上百家子公司、孫公司,認養官二代、派系代表、過氣官員和失意政客,是見不得光的黑暗面。像中鋼子公司中聯,說穿了就是中鋼與地方勢力和平共處的「小紅包」,長期以來,就有一堆糾纏不清、錯綜複雜的關係,會出事,是遲早的事。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23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