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中常委選舉傳「黃賭毒」介入

文╱李彥謀、陳東豪

蘇貞昌當民進黨黨主席的第一次中常委選舉,竟然就傳出有「黃賭毒」勢力介入!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曾經是高雄市長陳菊的辦公室主任,在陳菊連任後離開高雄市政府,這次洪智坤指控菊系在下榻的君悅飯店,隸屬高雄「新黑派」的李清福找來黑道圍事,讓黨職選舉出現「黑道」護盤。他以李清福曾因貪瀆案被判刑六年,還要求菊系挺他擔任中常委,抨擊李形象不佳,應該辭去中常委。

洪智坤在臉書上PO文,「黑派不是黑金、黑金卻成了黑派?民進黨黨職選舉,高雄『黃賭毒』黑道角頭沒有出動北上『護盤』嗎?我敢冒著生命危險公開此事,民進黨中央敢不敢徹查?不查明此事,余登發老前輩在天之靈,也會感傷流淚吧?」

菊系第一時間否認洪智坤的說法,洪平朗更以「胡扯」反駁,陳菊也表示李清福案件尚未定讞,過去經驗顯示民進黨人被控貪瀆多屬誣陷,挺李姿態明顯。

洪智坤隨後發表聲明:「
一、本人將向民進黨中央具名檢舉,並提供相關資料,要求徹查○七一四當晚幫派分子參與介入黨職改選案乙事。
二、為顧及本黨形象,本人呼籲李清福先生辭去中常委一職,專心打貪汙罪官司。
三、烏鴉雖孤,其鳴也銳。本人舉發此事,願意負起所有政治及法律上之責任,也願意承擔人身安全之威脅,務求民主進步黨進行大改革,以符合台灣人民之期待。」

邱議瑩請辭 舞台讓給劉世芳

李清福現任高雄農田水利會會長,在余政憲立委落選後,除接收部分黑派樁腳與資源外,與前縣長楊秋興亦有交情。余政憲在五都選局時曾力挺陳菊,但因資格問題放棄競選中執委。但也有一說是李清福因與余政憲有宿怨,對余投不下去,因此余政憲才被迫退出。不過泛菊系整軍後,李清福成了菊系的中常委。

據瞭解,陳菊原先設定劉世芳當選中執委後,再與新系合作擔任中常委;菊系之所以如此思考,在於謝系推舉管碧玲擔任中常委,菊系必須推舉一人與以抗衡,力阻管媽長驅直入未來的高雄市長。環顧嫡系內部,能與管媽等量齊觀的就屬劉世芳,畢竟李清福、邱議瑩、洪平朗的火候還不夠。

只是萬萬沒料到,劉世芳兵敗中執委,進不去權力核心,便由黑派的李清福角逐中常委。關鍵是,全代會當晚有人向陳菊建議,可以勸退一人使劉世芳遞補,因為劉世芳是落選頭,這個建議當然頗讓陳菊眼睛為之一亮,雖然她與幕僚先行返回高雄,但這個權宜之計已在菊系的心中醞釀。

經過一夜沙盤推演後,確定由邱議瑩以健康因素請辭,而照黨內規定,中執委出缺採「遞補」方式。知情人士指出,邱議瑩身體狀況有大幅好轉,化療已告一段落,正考慮要拿掉頭巾,「以她的情況,擔任中執委沒有問題」,而且她當天看來體態豐腴許多,氣色亦比過去紅潤有神,邱議瑩請辭中執委,就是要把舞台讓給劉世芳。

反菊各派系 至今未整合成功

但劉世芳的終極目標是中常委,中執委還不足以跟管媽平起平坐,那要如何讓劉世芳進入中常會?黨章規定,中常委出缺時由中執會「改選」,換言之,必須有人請辭或出缺,中執會才能重新選舉。

黨內人士指出,按照派系的不成文規定,「一個蘿蔔一個坑」,派系若要越線,形同「宣戰」;菊系要拱劉世芳,唯一的辦法就是拉下「自己人」,然後重新選出劉世芳。這一點,「因為都是菊系,一上一下,席次並不影響,其他派系不太會介入。」因此也有人懷疑洪智坤的爆料,或許是為了黨的「乾淨」,但提供素材者的用心可就不能以道里計。

相關人士指出,整個事情牽涉高雄黑派、菊系、謝系等勢力,重點是陳菊的接班人競爭已經逐漸檯面化,地方盛傳,陳菊有傾向黑派的副市長陳啟昱,但新、菊系在高雄八年、甚至十二年的根基,願意拱手讓給非嫡系嗎?而且陳菊還要連任,過早顯現接班人,須提防提早跛腳。

「平衡策略」是菊系核心的思考之一,劉世芳是副市長,能與黑派陳啟昱維持均勢;而拉劉世芳入中常會,主要還是抗衡管碧玲與謝系。讓菊系擔憂的是,當年「秋菊之爭」,包括謝系、陳其邁、林進興等系統與部分親楊秋興的黑派都是反菊陣營,至今還未整編成功。

蘇貞昌對「黑道說」表示,不怕家醜外揚、歡迎同志檢舉、按照黨的機制調查;前立委郭正亮調查當天君悅飯店情況表示,從頭到尾與黑道無關,是黑派對余政憲退選及陳菊強推劉世芳而耿耿於懷,以致跑票,因此郭要洪智坤「不要亂講」。

至於洪智坤所言有多少真實性,黨中央若是調閱君悅飯店的相關錄影畫面,真相應該就能水落石出。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24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