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琪投書CNN 控訴台灣健保

記者:林瑩秋/新新聞/2012.5.11

林美琪投書CNN,戳破台灣健保神話,揭露扭曲的健保制度下,護士超時超量爆肝工作、危及病人就醫權益的恐怖真相。而當醫療體系上中下游全都在喊窮喊苦時,長庚醫院的經營績效卻把所有金融業和絕大多數科技業都比了下去!在全民共享健保的年代,讓財團以營利目的經營醫院,是否合理?而在製造血汗醫院的同時,衛生署又給了醫護人員什麼就業保障?

「當醫護人員身陷地獄,病患也非常靠近地獄了!」

四月下旬的某個周末,在三峽淳樸小鎮的一家咖啡店裡,第一次見到林美琪。她是投書美國CNN,控訴台灣健保壓榨醫護人員的小護士,也是這個被全球盛讚的健保制度犧牲者。

上班才半年 救人的白衣天使開始喊救命

在她三十歲的年輕臉龐,看不到無憂的笑容,祇見淡淡哀愁。她講話速度稍快,不過語調平靜而理性,表意清楚,不像是走偏鋒的「憤青」。祇是談起當護士的種種血汗心酸,「我熱愛這個工作,但不知為什麼非得用生命去交換?」說著說著她眼淚撲簌簌掉下來。

林美琪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母親在她十二歲時早逝,父親是個貨車司機,獨力扶養三個小孩。身為家中唯一的女孩,當「白衣天使」成了她從小的志願,一來就業穩定,可減輕家計,二來得以照顧家人身體健康。

她念了五年的長庚護校,又到輔英科大保健營養系讀兩年,再回長庚念二技,為了當個稱職的護理人員,她足足讀了九年護理相關學程,比護士平均職業壽命七‧七年還久。她說,「我有學習的焦慮,深怕一個不懂,就可能造成疏失。」

畢業後,適逢度假打工簽證開放,為一圓出國美夢,她帶著十萬元去澳洲打工,做過發傳單、洗碗、包裝蔬菜水果沙拉等短期工作,還在養老院裡「學以致用」待了快一年,眼見澳洲人工作一輩子退休後可以得到有尊嚴的照護,讓她覺得台灣人也值得這樣的對待。

回國後,林美琪先當老師助理,再進林口長庚醫院當護士。原本以為這個讓她準備多年的神聖工作,雖然辛苦,但可以幫助很多人,也讓自己這一生充實而有意義。不料,上班才半年,就一切都變調、走味,救人的白衣天使開始喊救命。

輪調過各科病房後,林美琪被分派去內科加護病房,在一堆維生管線中穿梭,照顧吃喝拉撒都在病床上的重症病人,時時刻刻都在跟死神拔河。

掛急診求救 怕一不小心會害死病人

一個月底薪二萬二,加績效獎金、津貼和夜班費,可領四到四萬五之間,但薪資和工作量遠遠不成比例,白天一個人要照顧八位病人,值小夜班要照顧十二個病人,輪大夜班要負責近二十位病人

上班通常都要提早一個小時到院,盤點物料、抄病人資料、核對醫囑和病歷。之後開始查房,處理輸血、點滴等醫療措施,並緊盯各種生命跡象。她常沒時間喝水、上廁所、吃飯。一忙起來,一個便當吃二、三個小時還吃不完,從熱的吃成冷的。有時甚至沒空吃飯,祇能喝咖啡,或靠著高熱量的珍珠奶茶撐一下,「在我們醫院附近的飲料店生意都超好!」她苦笑著說。

下了班,還要因應「醫院評鑑」做日誌等各種文書作業。文書作業做得漂亮,醫院評鑑才能得高分,評鑑「特優」或「優等」就可以拿到比較高的健保給付點值。但這差事常常要花一、二個小時才能搞定,讓她延後兩小時下班。

上小夜班、大夜班更辛苦,因為作息不正常導致生理時鐘、內分泌大亂。有時上完白天班,休息幾小時就值大夜班。剛值完大夜班後,來不及補眠,就要趕早上八點鐘、衛生署規定要上的研習課。好不容易上完課、撐到傍晚,又因太累無法好好睡一覺,然後又接著被排白天班。還有臨上大夜班前,才接獲通知空床太多,強制休假,但本已準備好要「日睡夜醒」,突然不上班該怎麼辦?

就這樣,林美琪徹底被混亂的班表給打敗了,她說,「別人調整作息可能一個多禮拜就OK,我要花上一個月才恢復。」去年七月,距離她正式上工才半年,她就不支病倒。

健保價廉物美 台灣護士的黑暗時刻

因為作息錯亂,沒能好好休息,她常與止痛藥、安眠藥、咖啡為伍。有一個月時間,她幾乎天天處於「熬夜」狀態,終日昏沉、恍神,總覺得好累好累,甚至想吐,又不敢跟同事講,怕增加大家負擔,直到她撐不下去,覺得自己快暈倒了,腦袋完全無法思考,怕一不小心會害死病人,才掛急診求救。

可是抽血檢驗、電腦斷層、核磁共振、內耳檢查全都沒問題,但她就是不明原因的眩暈,硬是在家躺了兩個多月無法起床。家人無法理解她為何成天賴在床上,「為什麼別人可以,妳不行?」大家都要林美琪放輕鬆,讓她壓力更大。

林美琪不是無法承受壓力的「水蜜桃護士」,她從小立志當白衣天使,但真當上護士,身體卻不聽使喚。她不願意讓過去十多年的努力變成白努力,可是若拖著病體去照顧病人,萬一有個閃失又對不起病人,最後她祇好內咎地遞出辭呈「抱病逃離」,轉往長期照護發展。而她莫名其妙的眩暈,也因離職、恢復正常作息而好了。

不過,今年二、三月發生兩件事,又在她的傷口灑鹽巴。

一位拿獎學金畢業的優秀護士,在嘉義基督教醫院工作才一個月,因為壓力大、睡不好、焦慮症而必須就醫,無法勝任護士工作,轉到急診室當看護,一個月領不到二萬元,最後她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在醫院裡自殺,留下遺書,希望她的保險費足夠償還積欠的學貸,讓父母傷透了心。另一位中國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護士,則因超時工作、過勞,上班上到中風倒下

四月,CNN推崇台灣健保價廉物美,是成功的政策,終於引爆林美琪內心的正義感。她挺身而出,用不擅長的語文投書反駁CNN,標題是「台灣護士的黑暗時刻」,揭露健保的病態,直指台灣護士工作環境已步入極度危險境地,因為這個制度造成護士低工資、高工時、高病護比,「當所有醫療人員身陷地獄,病患必定也非常靠近地獄了!」

點燃改革火種 籌組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

短短一篇投書,加上一張手吊點滴、趴在桌上執勤的護士照片,道盡台灣護士工作環境有多惡劣,而且這篇文章「外銷轉內銷」,讓原本因CNN正面報導而沾沾自喜的政府馬上灰頭土臉,更替被壓榨到快忍無可忍的基層護士大大出一口氣。

或許有醫政、醫院高層不認同林美琪告洋狀,紛紛自清,但與她素昧平生的草屯療養院醫師沈政男,則在部落格裡寫著:「我無法相信,在台灣這種比軍隊還保守閉塞的護理教育、護理文化裡,會出現這樣一位充滿勇氣與智慧,敢於發聲的護理師。」

光是投書、點燃改革火種似乎還不太夠,現在林美琪全力投入籌組「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透過網路南北大串連,爭取護士合理的工作條件。

這個三十歲的年輕女孩,不是戰敗的護理界逃兵,祇是選擇另一種方式,積極實踐兒時白衣天使夢想。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41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