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打房 大官忙炒房?

記者:陳東豪、尚毅夫/新新聞/2012.5.11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打房,要伸張居住正義,然而奢侈稅沒路用,實價課稅祇聞樓梯響……攤開大官換屋史,經濟部長劉憶如貸款四二○三萬七千餘元,但每申報一次財產,就看到她換房子!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購屋還能當債權人,投資軍宅,兩年後,零負債,存款千萬!如今油電雙漲,萬物齊飆,熱錢從股市轉進房市,大台北房價愈打愈高!受薪階級祇能靠「哥哥爸爸真偉大」一圓買屋夢,富者恆富,貧者更貧,年輕世代失去奮鬥的動力,我們不禁要問:國家還有未來嗎?

劉憶如十年內九次申報 九度換房
王如玄專攻軍宅高差價 致富高手

台北的房價五年來真的祇漲三成嗎?為何馬政府遲遲未推動房屋實價課稅?從近一年來,台北市捷運永春站「EAT」的價格變化,以及,從財政部長劉憶如等閣員的購屋術或許可看出些端倪。

去年「EAT」的成交價格為每坪約八○至八十五萬,現在行情已站上每坪百萬元,漲幅一七.五八%。這一建案最符合房仲業者「台灣房屋」智庫於五月七日所發佈的調查,其中指出,「近來油價飛漲,為節省交通成本,選擇搭乘大眾捷運成為不二法門,而捷運共構宅因具有保值、投資、『出站即到家』的優勢……」。

莫非這是在炒房價?這分資料也許很多人不以為然,然而,向該區其他房仲業者查證後赫然證實,永春站「EAT」的成交記錄確實一再破紀錄!

高額信貸買房利息 財政部長扛得起!

政府不是口口聲聲說要打房,要伸張居住正義,何以台北市與新北市的房價愈打愈高?

五月三日,監察院依例公佈中央政府政務官財產申報資料的廉政專刊,包括財政部長劉憶如、交通部長毛治國、原民會主委孫大川、陸委會副主委高長等人的房地產都有異動,其中,劉憶如和她的女兒背負四二○三萬七千餘元的貸款,全部都是用來購買房屋。

劉憶如與其女目前名下共有四筆土地、三筆房產,儘管銀行存款僅五十餘萬元,不過黃金存摺竟高達一六三七萬餘元。但是,劉憶如買房並未動用黃金存摺,而是在去年四月和五月間,分兩次向華南銀行辦信用貸款共一○三○萬元。以信貸年利率至少要六%計算,一個月的利息就要五萬元,除非華南銀行給劉憶如的利率特別優惠,否則一○三○萬元的信貸與三一七三萬多元的房屋貸款,這些利息繳納與本金攤還,絕非普通受薪階級繳得起,但財政部長的薪酬顯然扛得起。

每申報一次財產 她就多一間房子

從劉憶如過去的財產申報資料可發現,投資房地產一直是她最主要的理財之道。早在她擔任無黨聯盟與親民黨立委時期,買房賣房的頻率都算高。

二○○二年,劉憶如首次擔任立委得申報財產,雖然存款不到百萬元不用申報,但在永春捷運站附近、陽明山華岡段、美國都有房產,在永吉路有個十來坪的套房,同時在台中市南屯還有四、五百坪土地,當時劉憶如的購屋貸款就有一千九百萬多元。

房地產是劉憶如出入最頻繁、最重要的投資。從二○○四年到二○○七年,劉憶如每申報一次財產,就看到她多一間房子;房子或許不大,但這樣的買房速度實在驚人!

尤其二○○四年,劉憶如的財產申報上,已不見陽明山華岡段和美國的房產,卻在桃園縣龍潭置產,並替女兒買下內湖區西湖段保護區的四、五百坪土地,儘管房貸逾二千三百萬元,但存款也超過三百萬元,同時劉憶如也向復華證卷融資買進上百萬元股票。

偏愛北市小套房 房貸一度五千萬

買小套房似乎是劉憶如的偏好。二○○五年,劉憶如申報在台北市信義路二段一九八巷、金華國中附近又買一間小套房,顯然和她女兒就學考慮有關,同時房貸降到二千餘萬元,而且股票也都出清了。

緊接著,二○○六年台北市房價開始大幅上揚,劉憶如則再接再厲,於永春捷運站附近的信義區福德段買房,房貸增為二千八百多萬元,同時她在台中市南屯黎明段的土地也已處分,不在財產申報資料內。

二○○七年,劉憶如再次加碼信義區福德段,買進一房一車位,此時她個人光是在台北市就有五筆房地產,其中三間房子位於北市忠孝東路五段同一棟大樓的十六樓與十七樓,都有三十坪以上,合計超過百坪。當時劉憶如一家三口,是住在同一個門牌?還是分住三個門牌?令人好奇。當時她個人房貸高達五千四百多萬元!當然,三間房子的市值即遠超過這五千多萬貸款。

那一年,劉憶如不再任親民黨不分區立委,轉任日本大和總研全球首席經濟顧問,二○○九年改任中信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直到二○一○年五月出任經建會主委。

三年多後再次申報財產,劉憶如與夫婿曾垂紀已仳離,所申報的財產較○七年有劇烈變化,不過,仍能一窺她的理財術。短短三年,忠孝東路五段房屋的三間房子、立委時買的小套房多已脫手;同時,劉憶如母女首次申報黃金存摺近八公斤,市值約一千萬元,房貸祇剩一千八百多萬元,女兒曾○凡持有大安區信義路及桃園蘆竹鄉南福街(新申報)的房屋及內湖的土地。

不推不動產實價課稅 難道理財都靠房地產?

離婚後,曾垂紀將潮州街六號二樓不動產個人持分贈與劉憶如母女。據房仲業指出,劉憶如當初買潮州街是新成屋,完工至今不到五年,○七年完工時每坪約六十至七十萬元之間,二○一○年時,潮州街新成房每坪已上看百萬元,但離婚後她仍決定賣掉潮州街房子,獲利應該頗豐。

才任經建會主委年餘,劉憶如不動產申報又變了,從二○一一年四月開始到八月,她連續辦了三次銀行貸款,房貸從一千八百多萬元激增到四千二百多萬元,剛接主委時申報的一千八百三十多萬元基金也全數出清,並買下一間位於杭州南路一段五十六坪、十年的房子,相關紀錄可見於監察院廉政專刊第三十六期;據房仲業估計,這間房子目前市值至少四千萬元。

為了買這間房子,劉憶如甚至解除女兒名下、金華段小套房的信託,以此向土地銀行貸款五百多萬元,而其女則持有市值千萬的信義路二段小套房、桃園蘆竹房子和內湖的保護區土地;母女兩人的房貸約四千二百萬元,黃金存摺卻已高達一千六百多萬元。

劉憶如從立委到經建會主委任內,總計進行了九次固定申報,每次不動產都有變化。有立委看了這九次的財產申報嘆了一口氣說:「這對母女的不動產變動的頻率真是高得嚇人,劉憶如理財難道都是靠買賣房地產嗎?難道她戮力推動復徵證所稅卻不推不動產實價課稅,與她的理財有關嗎?」

王如玄敢投資軍宅 兩年零負債存千萬

馬團隊裡,另一位善於投資房地產的首長則是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入閣前,王如玄是律師,其夫黃東焄現任台灣高檢署檢察官,兩人都是存錢高手,王的財產申報有個特色,就是擁有債權,申報原因是購屋,有時候又改成是預付款,讓人摸不著頭緒。

買房子怎麼會變成債權呢?一般人買房子通常都是向銀行貸款,銀行是債權人,但是王如玄購屋卻還能當債權人!原來王如玄是在投資軍方蓋給軍眷配售的軍宅。

軍宅向來是爭議焦點,尤其是台北地區,配售軍宅原本是政府要照顧軍眷的「德政」,因為配售時總價不會太高,但往往被配售戶轉賣,過去還曾發生國防部福利總處官員偽造文書,參與軍宅配售牟利的弊案,或是軍方將領已擁有自有住宅,仍硬要參與軍宅配售的特權醜聞。

軍宅的差價空間大,利潤可觀,加上軍宅一般有原承購戶必須持滿二至五年才能再次過戶的規定,買賣雙方很容易發生糾紛;但王如玄本身就是律師,對於如何保障交易雙方的權益,還真難不倒她。

諷刺的是,王如玄自○八年五月入閣擔任勞委會主委,○九年八月間她就有一筆二百萬元的購屋投資,是以債權名義申報。王如玄一方面維護勞工權益,另一方面也沒忘記投資軍宅,為自己謀福利。她在○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曾向遠東商銀借了八百四十萬元,原因是房地產買賣付款,後來她將這筆房地產轉給她的姊妹王如慧。這次監察院廉政專刊第三十六期,王如玄又是零負債,但存款已從剛入閣時九七九萬元變成二千二百萬元,不知羨煞多少上班族。

官員投資房產抗通膨 受薪階級圓夢靠中獎

政府官員置產或投資原本無可厚非,不過,財政部長劉憶如除了自用住宅外,買賣房產如此頻繁,甚至她個人曾不惜向銀行貸款逾五千萬元,對於房地產累積財富或對抗通膨的效果,劉憶如應是心知肚明。

去年五月,社會各界一再呼籲馬政府要注意貧富不均與高房價問題時,吳敦義內閣修法課徵奢侈稅,顯示打房決心。然而,奢侈稅打不下房價,內閣官員卻忙著買房、換屋,像財政部長劉憶如,股票沒半張,這十年房地產買賣卻不曾缺席。

台灣社會正面臨「三高」問題的衝擊,高油電、高貧富與高房價,這些新「三高」將讓受薪階級的希望與夢想變得高不可攀,讓年輕世代失去奮鬥的動力。除非有父母的庇蔭,像交通部長毛治國夫妻借給子女一百五十萬元去購屋,或像國防部副部長趙世璋協助長女購屋,贈與長女二一○萬元,又或者有很好的運氣中獎,否則年輕世代要如何一圓成家的夢想?政府呼籲人口疏散離開大台北地區,難道就是治本妙方?一個國家的年輕世代不再有夢,國家還會有未來嗎?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41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