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藍南綠 馬英九跨不過濁水溪的真相

文/紀淑芳

濁水溪是台灣最長的河川,西部平原重要農業分界線,如今,它不僅代表政治上「北藍南綠」最遙遠的心靈界線,也逐漸成為「北富南窮」的經濟斷層線。

長期南北預算失衡,南部卻又苦追不上科技發展列車,導致產業空洞化,就業機會闕如,串連台灣南北的高鐵,曾經被視為縫合南北差距的交通生命線,但最新研究顯示,高鐵通車後,南北失衡的現象仍持續擴大。濁水溪、高鐵,縱橫交錯的兩條線,標示了台灣南北的產業落差以及政治分歧,讓台灣南北變成「一邊一國」,兩個世界。

每年七月到十月的東非大草原,都會上演世界上最壯觀的動物大遷徙,百萬計的動物組成聲勢浩大的隊伍,前仆後繼,橫河跨境,前往新天地。

把場景拉回台灣,每年的春節也都會上演一次台灣人大遷徙。今年春節收假前的週六,高速公路全日湧現二三九萬輛次的車潮,比平均運量增加了四九%,可想而知,這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遊子又將前往異鄉繼續打拚。

十年來家戶收入「倒退嚕」
南六縣市稅收不敵一個台北市

動物出於本能逐水草而居,人們則基於理性逐資源而居,近二十年來台灣常住人口的變化,說明了一切。如以每十年來看,一九九○年到二○○○年間,北部地區常住人口增加一一三萬餘人,南部地區(指雲嘉南高屏)也增加四十一萬餘人;但是到了最近十年間(二○○○年到一○年),北部地區持續增加了八十七萬人,南部地區卻減少了二十萬人,「北漲南消」清楚可見,南北差距持續惡化中,而雲林縣北界的濁水溪,不但是地理上的界線,也成為經濟上的斷層線。

濁水溪為台灣本島西部平原重要農業分界線,早期流傳的口語「頂港」、「下港」,即以濁水溪為界。頂港、下港之分,並未隨著台灣整體交通建設、經濟發展,逐漸淡化模糊,反而隨著政府政策失衡,愈描愈深,濁水溪以南的雲林、屏東、嘉義縣是近十年來台灣人口外流最嚴重的地方,五都升格前的台南縣也不遑多讓。早年南部人有一句俗諺:「嘉義多警察,雲林多黑道」。南台灣人的黑色幽默,訴說的其實正是南部人苦無翻身機會。

高鐵通車缺乏產業配套
加深南部空洞化危機

看看南台灣最貧窮的雲林縣,當年台塑六輕選擇落腳麥寮,曾為地方帶來脫貧、轉型的想像,二十年實證下來,雲林縣人感受最深的卻是汙染多於進帳。相對於最窮縣雲林,南台灣老大哥的高雄,早年也曾扮演台灣蓬勃興旺的後院,發展重工業,這些年好不容易從漫天灰煙中探出頭來,重塑城市風貌,最近卻被曾任高雄縣長、新任政務委員的楊秋興,調侃縣市合併後的高雄市像是「穿著華服、提著名牌包的貴婦,穿水水,口袋沒『磅子』(銅板之意 )」。

當年北台灣竹科設立,超強的磁吸效應造成產業、就業急速北移,是造成南北失衡的第一次大崩壞;即便中央後來設立南科試圖填補南北差距,但當南科發展還羽翼未豐之時,卻又殺出一個中科來競爭,讓南北經濟斷鏈始終接不上。

政府投入資源長期分配不公,導致南台灣產業不興、甚至有空洞化的危機,不僅收入不如人,還「倒退嚕」。馬英九跨不過濁水溪的真相是:二○○○年到一○年十年間,南台灣六縣市(高雄和台南以改制後合併計算)的平均每戶全年經常性收入,除了高雄市有增加,台南市、嘉義縣市、雲林縣、屏東縣全都大縮水。連繳稅都輸人一等,一○年地方稅收,台北市進帳一一○四億元,南台灣六縣市加總僅約九八○億元,南部六縣市稅收竟不敵一個台北市

如果說,濁水溪是區分「北富南窮」的分界線,則縱貫南北的高鐵,曾經被期待能成為拉近南北差距的交通生命線,不過,高鐵通車五年多來,缺乏產業配套的高鐵效應,卻變成是高鐵跑愈快,人才流失的也愈快。南科管理局前局長、南台科技大學校長戴謙形容,每天晚上九點多那三班高鐵,都是人滿為患,這些人過去至少都會留宿一晚,但高鐵變成一日生活圈後,「都是來蘸個醬油又跑了,高鐵讓台南空虛化。」「如果高鐵真的很好的話,高鐵站周邊的發展你覺得怎樣?空的嘛!」他感嘆的說。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財訊雙週刊》392期;訂閱財訊雙週刊電子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