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人民的輪迴 國際社會的惡夢

今周刊.撰文:楊卓翰

這個地方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它是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在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死後,上演的卻是你絕對想不到的政治遊戲。它是一場荒唐的鬧劇,也是一場駭人的悲劇……。

十二月十九日,北韓第一女主播李春姬穿著黑色喪服,在螢光幕前哀泣宣布「親愛的領袖」金正日死訊;隨即,大批平壤群眾擁上街頭,對著金正日人像痛哭失聲,舉國如喪考妣。

在國際社會,很少政治人物像金正日一樣,受到全國民眾擁戴與崇拜,他成功地「神化」自己,北韓人民視他如父,聽聞他的死訊,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哭成一團,哀痛逾恆。

老一輩的人應該還記得,「世界偉人、民族救星」的前總統蔣中正去世時,全國上下是如何痛哭,年輕一輩的人,也應該聽父母說過,當時如何穿著孝服在蔣公的靈車前「下跪迎靈」,台北整條街數萬民眾哭倒在地。

帶著這印象,把當時台灣封閉的社會氣氛搬到現在的北韓,就能窺見現在他們集權鎖國的樣貌。六十九歲的金正日在位十七年,一生獨裁,發展核武恫嚇其他國家。在他鐵腕執政期間,北韓幾乎沒有變化,同樣孤立於國際、發展停頓、人民生活困苦。

金正日執政/北韓走入十七年的困苦

在金正日逝世二個月前,另一名北韓男子的死訊也登上媒體版面。這則報導不如金正日的死訊轟動,沒有一國股市因他而下跌,沒有一國總統因此召開緊急會議,也沒有一批北韓國民聚集在廣場為他哭泣;但他的死,更血淋淋地點出金正日殘酷執政的事實。

十月二十五日,南韓《中央日報》報導一名男子企圖從北韓游過鴨綠江逃往中國東北。已近冬天,江水就要封凍,河寬水急,但他仍要冒險渡江。他是一名「脫北者」(指北韓難民),他以為自己能逃離北韓,脫離苦難。就在成功渡江之際,他卻在中國江畔,被北韓警備軍隔江當場擊斃。

報導指出,過去只要逃亡者踏上中國那一端,北韓軍方就不會再追擊。但二○一一年,金正日的兒子金正恩接班體系登場後,不管逃亡者在北韓境內還是中國境內,一律格殺。

時間回到十二月十九日,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公布後,北韓六十年來唯一的執政黨勞動黨隨即發表聲明,要求全國人民效忠「偉大的繼承人」,二十九歲的金正恩正式繼位。

這天是南韓總統李明博的生日,他立刻取消當天行程,宣布韓國舉國進入緊急戒備。

強人辭世/升高鄰國的動盪與混亂

全球投資人的資金大動作撤離,周遭鄰國兵荒馬亂的同時,北韓仍在高牆內,除了鴨綠江畔的屍體照片,和已經確認的核子武力,我們對北韓仍舊一無所知。最令人感到害怕的是,現在東北亞的安定與否,就維繫在金正日年紀最小的兒子身上,為什麼?

北韓是全世界唯一採世襲制的共產主義國家。一九九四年,金正日從他父親金日成手中接下北韓最高領導人的「權杖」,十七年後再傳給他的小兒子金正恩。北韓立國的這六十三年裡,整個國家的權力就這樣被把持在這個小家族手上。而被媒體稱為「皇太子」的金正恩,能當上北韓第三代領導人,不是因為他從小聰明絕頂、謀略過人,而是因為他的二個哥哥,早已成為意識形態上的「脫北者」。

「北韓是一個充滿極端和矛盾的國家,卻又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這麼懼怕它。」長期觀察北韓的「知韓苑」創辦人兼執行長朱立熙說。朱立熙是政治大學韓文系講師,曾數度進出北韓,還在政大開了研究北韓的課程,朱立熙是少數對朝鮮半島有深入研究之人。

「北韓金正日的治國辦法,就是對人民洗腦。北韓在統治上的畸形,注定了它的不穩定和風險。」朱立熙說。他舉例,金正日的誕生日在北韓被定為「太陽節」,全國有幾萬個金日成、金正日銅像和石像。當國外的救援醫療團隊進入北韓醫治白內障病患,「一名小女孩在拆開繃帶後,第一個找的不是父親,而是金正日的照片膜拜!」金家父子利用這種全國造神運動,將人格神化、行為合理化,「讓北韓變成君權神授,一種宗教式的狂熱信仰。」朱立熙仍忘不掉在北韓的怵目驚心。

「十幾年前,我到北韓時,金正日接班在即。當時他們的官員就對台灣非常感興趣。他們說,北韓研究台灣非常徹底,希望『經濟學台灣、政治學蔣家』,在國家政權父子世襲的同時,還能維持社經穩定,甚至創造經濟奇蹟。」朱立熙說。

獨裁統治/斷絕人民進步的希望

但經濟奇蹟沒有發生在北韓。相反的,北韓是全世界經濟最落後的地區之一,因為金正日和其父實行完全的共產主義。到現在北韓還是全國配糧制,平壤每人每天發給二百公克的糧食,因此饑荒四處可見。「北韓的夜間衛星圖,只有平壤有塊小亮點,其他地方全是黑的!」為了隔絕資本主義的入侵,全國禁用手機、沒有網路,也禁止一般人購買國外進口的商品。

不過,在北韓二千四百萬人口中,仍有三個人肯定享受得到高級舶來品,那就是金正日的三個兒子。北韓第一家庭的荒唐史,就從這裡開始。

被百姓當成太陽崇拜的金正日,光是出現在報刊媒體上的太太就超過四任,前後為他生下長子金正男、次子金正哲和么子金正恩。而這三兄弟求學的環境,不是夜裡沒燈的黑暗國度,而是全球物價水準數一數二高的瑞士。

照理說,「金氏王朝」的世襲制度應該傳嫡長子金正男,但二○○一年,金正男被發現持有多明尼加假護照入境日本,而被日本警方逮捕。他在入境海關時曾對檢查人員說,想要帶妻兒到東京迪士尼樂園遊玩。

迪士尼樂園向來被視作美國資本主義的象徵,金正男此舉不但斷送了他繼任領導者的機會,也讓金正日顏面無光,氣得將他驅逐出境。而金正男則樂得輕鬆,乾脆移居澳門,其奢華的生活也成為香港狗仔隊追逐的目標,多次登上香港媒體,成為正大光明的「脫北者」。

金正男失寵後,外界盛傳次子金正哲將繼位,然而他心裡卻也是個「脫北者」。金正哲的偶像正是美國「吉他之神」艾瑞克.克普萊頓。當克普萊頓到新加坡演出時,金正哲也沒有缺席,還因為隨行二十多名保鏢和記者起了衝突而鬧上國際新聞,再度成為金家的笑柄。

比起荒腔走板的兩位哥哥,金正恩低調得多。在瑞士求學時,沒鬧出醜聞,甚至傳聞接受六次整形,只為了看起來更像祖父金日成。「由此可見,金正日在他的接班上下了多少工夫。」朱立熙打趣地說。

金正恩接班
開啟另一回合的不安?

但老謀深算的金正日佈局一點都不馬虎。朱立熙分析:「金正日政權的核心—— 黨、政、軍,從○九年就已經開始安排。」他指出,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由金正日妹妹金敬姬擔任,勞動黨中央行政部部長由妹夫張成澤把持,而掌握軍權的作戰部部長則由親信吳克烈坐鎮。「這三個人都是金正日精心安排的攝政王,用意是讓兒子能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實權。」

除了透過內部集體領導穩定權力轉換時期,金正日也利用外部壓力平衡局勢,讓三位攝政王不敢輕易造反。「中國是北韓最重要的外交資源。金正日父子之前訪中,就是讓胡錦濤對接班點頭。」朱立熙認為,中國現在自顧不暇,對朝鮮半島的安寧求之不得,允許北韓發動戰爭的可能性不高,也不希望金正恩垮台。

再加上金正日在父親死後守喪三年才有動作的前例,朱立熙下了結論:「我不認為朝鮮半島的局勢在短期內會有什麼巨變。現在地緣政治的動盪應該屬於短期。」這個結論,匯豐韓國基金經理人姜美汀也認同:「如今市場已經反映了朝鮮半島的風險,短期衝突升級的可能性不高。」

在接班風雲中可以確定的是,鴨綠江的急流仍會滾動,「脫北者」的血依舊洗不清。哭走了一個金正日,北韓人民又要迎接以祖父之貌繼承大位的金正恩。金家人像北韓的輪迴,世世代代統治著這片黑暗國度。

【全文請見今週刊783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