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治仁「夢」醒捨身為馬吳-決策沒份 責任一肩扛

記者:汪仁玠╱《新新聞》1290期

從某些角度看,盛治仁其實就是複刻版的「余文」。

《夢想家》野火延燒一個多月後,盛治仁終於遞出辭呈,而且火速獲准。但歷來很少有閣員像他這樣,非但沒被慰留,反而有兩個「大老闆」表示欣慰。

當天早晨,行政院長吳敦義公開說:「心裡覺得有點捨不得,當時也不知道會有這麼大的開支。」到了晚上,馬英九又上東森《就是要新聞》節目,表示這場風暴的社會觀感不亞於法律,所以交代清楚、說明立場後請辭是正確的,「但時機上是不是可以再早一點?有檢討的空間。」

事實上,盛治仁有些話並未「交代清楚」;但真要說清楚了,火勢恐怕不僅於此。這場焚風橫吹期間,他在文建會跟府院之間築了一道防火牆,讓野火不致燒向馬吳。

預算早定案 他是代罪羔羊

對於《夢想家》燒錢之說,盛治仁接受《新新聞》專訪時表示:「事實上,一年多前通過的建百預算,本來就定案在今年要舉辦三百多場活動;規模有大有小,其中祇有兩場活動預算在兩億元左右,一個是去年底的跨年晚會,另一個就是這場國慶晚會。」

而之所以交給賴聲川製作《夢想家》,始作俑者也非盛治仁,「早在預算編列及通過前,總統府方面已經針對建百持續在開會討論,當時就相當屬意賴聲川。」

正式徵詢賴聲川意願的,按照盛治仁的說法,也是另有其人,「事實上,建國一百年基金會成立時,我還在台北市政府,怎麼可能管到中央的事?在我接基金會執行長前,當時的執行長蔡詩萍就找過賴聲川,祇不過他一直沒有點頭。」

建百基金會的成立,是二○○九年馬英九在就職周年記者會上宣布,委由副總統蕭萬長統籌。同年國慶當天籌委會正式成立,並聘請蕭萬長出任主委,吳敦義、王金平擔任副主委,還核聘了一百一十一名委員。

從預算編列的時間點來看,盛治仁是在二○○九年十一月十六日接掌文建會,但建百預算在十月分已編列完畢,並送交立院審議。

在十七億餘元建百慶典整體預算、二億元國慶晚會製作費用均已定案的情況下,要盛治仁一人擔下預算浮濫之責,委實說不太過去。所以在盛治仁請辭後的第三天,他的好友陳文茜在年代《新聞面對面》節目爆料,指盛治仁是無權決定預算的代罪羔羊,「建國百年的預算、建國百年的所有活動,對不起,都是馬總統、蕭副總統、吳敦義院長每一個人,全部一起開會決定的,連台中圓滿劇場都是他們決定的!」

推說不清楚 府院口徑一致

對請辭時機「是不是可以再早一點」之說,陳文茜也有意見,「如果你要盛治仁請辭,我覺得他義不容辭就會辭,但不是用這種他辭職之後說『怎麼等這麼久,才等到你的辭職書』……其實他請示過,沒有一個人要告訴他真話。」

對此府院口徑一致地同調滅火,總統府發言人范姜泰基表示:「馬英九總統知道國慶晚會演出《夢想家》音樂劇,但對於個別預算並不清楚。」行政院新聞局長楊永明則澄清:「從吳揆受訪的談話,表示吳揆對該預算的核定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發生後才知道。」

跨年晚會、《夢想家》預算讓人咋舌,前者因與花博晚會合併舉行,扣除花博晚會預算後,實際約在兩億四千萬元左右,後者則燒掉了二億一千餘萬元,府院倘若以「不清楚個別預算」來解釋其他三百多個中小型活動,或能釋疑於國人;但對於跨年晚會、《夢想家》,似乎得進一步說得更清楚、講得更明白。

無藝文背景 靠行銷走險招

被譽為「現代管理學之父」的彼得.杜拉克在一九六六年提出「Do the right thing(做對的事情)」及「Do the thing right(把事情做對)」概念後,美國南加大「領導力發展機構」創辦主任班尼斯,則在一九八三年據以主張:「領導者做對的事情,管理者把事情做對」。

用這樣的觀點來看,《夢想家》野火之所以能夠燎原,似乎不在於燒了多少錢;否則花了更多錢的跨年晚會,為何沒有掀起這樣大的政治風暴、引起藝文界如此高的情緒反彈?關鍵在於「領導者」馬英九沒有做對的事情,「管理者」盛治仁則沒有把事情做對。

盛治仁與藝文界淵源不深,當初是因為擔任聽奧總執行長,成功行銷北巿被府院高層賞識而獲延攬入閣。但文建會的核心任務在文化「建設」而非「行銷」,所以這項任命是一著險棋。這可以從盛治仁請辭後,藝文界仍嫌接任的曾志朗不具藝文背景,而呼籲文建會主委必須具有文化視野與涵養,便可見一斑。

正因為盛治仁與藝文界素無淵源,所以基於「安全」起見,過於信賴具有高成功經驗值者,甚至在野火乍起之際,還以粉絲語氣堅稱:「像(賴聲川)這樣的大師,我當然是先邀請他,他未必願意來做。」

從美「夢」到噩「夢」,盛治仁覺不覺得自己是隻「誤入政治叢林的小白兔」?恐怕是點滴在心頭。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290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