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狀告梁孟松,把三星逼進法律戰

撰文者:林宏達╱商業週刊 第1250期╱2011-11-07

台積電前資深研發處長梁孟松,今年開始多了兩個新的身份,他是三星電子(Samsung)新任研發副總經理,也是台積電全力追訴的被告。

他的名字,再次牽動台積電和三星之間的敏感賽局。

就在台積電宣佈領先全球晶圓代工廠,率先生產二八奈米晶片的兩天後,十月二十六日,梁孟松帶著大群律師出現在台北智慧財產法院。

這一天,法院審理重點,是台積電對梁孟松提出的「定暫時狀態假處分」聲請,台積電主張,梁孟鬆手上擁有在台積電工作獲得的營業秘密,必須限制梁孟松使用,才不至於影響台積電的權益。台積電和三星的法律戰,再落下一顆棋子。

梁孟松是誰?為什麼這個官司這麼引起注目?

梁孟松在台積電十六年,在現任研發副總經理蔣尚義加入台積電前,在一九九七年,梁孟松曾代理過台積電研發部門領導人,因此得以瞭解台積電研發的整體狀況。在美國專利局的資料庫裡,梁孟松個人參與發明的專利半導體技術,有一百八十一件。

這個數字,和台積電擁有的五千多件專利相比,也許不特別多,重要的是,梁孟松參與的都是最重要先進製程的技術研發。台積電十月二十四日宣佈進入量產的二八奈米製程,就和梁孟松參與研發的多項專利有關,因為工作,他得以接觸台積電最核心的關鍵技術。

曾經,是台積電悍將
研發能力可排進前十名

一位半導體公司主管觀察,「說他是蔣爸(指蔣尚義)的大弟子,是錯的,但梁孟松確是台積電研發部門的一流高手。」他分析,如果說發明浸潤式顯影的台積電微製像技術處資深處長林本堅是光學高手,梁孟松就是在半導體先進製程模組開發的一流高手,「梁孟松是台積電可排進前十名的研發人才,」他觀察。

梁孟松的工作,就是領導模組開發團隊,這是先進製程的核心,再把結果回報給先進製程開發負責人。從九○、六五、四五甚至到二八奈米,計畫領導人都是由米玉傑擔任,他是台積電今年新升任的研發副總經理。

但一位曾和梁孟松合作過的工程師觀察,「他一直覺得自己對公司有很大貢獻,希望自己也能升到副總位置。」曾有一度,台積電決定把二八奈米兩個平台的研發計畫,其中之一交給梁孟松負責,但最後還是臨時決定由米玉傑負責。

關鍵在於梁孟松的行事風格。「他是不容易team work(團隊合作)的人,」一位台積電主管觀察。「梁孟松個性豪爽,講義氣,但有的時候他把話說得太滿,」一位曾和他合作的工程師說。「梁孟松是比較單打獨鬥型的人,」這位台積電主管分析。

二○○六年,蔣尚義退休後,一位認識他多年的朋友觀察,梁孟松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再往上升,卻沒想到台積電從英特爾挖來台積電前總執行長、現任新事業組織總經理蔡力行的學長——英特爾前先進技術研發協理羅唯仁,負責先進製程研發,梁孟松雖然研發能力強,但英特爾在半導體製造上,當時更勝台積電,這間接影響梁孟松的職場規畫。

同時,原本一直和他在公司內平行發展的同事孫元成升上研發副總經理,雖然台積電把梁孟松調為基礎架構的專案處長,這也是先進製程裡的核心單位,但○八年,梁孟松仍選擇離職。

採訪過程中,本刊記者分別由台灣三星,以及梁孟松在韓國成均館大學的通訊地址聯絡,查證梁孟松的想法,但一直沒能得到回音。

三年時間,梁孟松為什麼一下子從台積電不得志的悍將,選擇遠走韓國?

後來,變出走叛將
赴三星投資的大學任教

「二○○八到○九年,三星計畫來台積電挖兩百到三百個工程師,」一位半導體公司主管說。三星開出的條件是,「在台積電十年能賺到的錢,在三星三年就能賺到。」以梁孟松的位階,這個金額,不會輸給美國公司的CEO,三星還出動行政專機,載他和其他台積電前員工往返台灣和韓國。

台積電祭出結構性調薪等方案留人,同時勸這群人,「不要走,走了,就不要想再回來。」最後三星只挖到二十幾個人,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

三星電子公關王慈萍回應:「三星在全世界都對優異人才有興趣,我們在全世界聘人,都會遵守當地和國際的法規。」

當時的梁孟松,雖未從台積電離職後,就直接進入三星,但仍被視為是跳槽出走。關鍵是他離開後,在新竹清華大學電機研究所的教職只待不到一年,就轉往韓國的成均館大學(Sungkyunkwan university)任教,直到現在,成均館大學資訊和通訊學系網站上,教師名冊裡,還放著梁孟松的照片。

這一步,讓梁孟松被台積電視為投奔敵營的叛將,因為成均館大學是三星投資的大學,三星在一九九六年投資成均館大學,其中資訊科學院更在三星總部所在的水原市;進了成均館大學,就等於進了三星,「他那個時候,就在替三星做事,只是規模還小,」一位台積電主管觀察。

如今,成官司被告
老東家殺雞儆猴意味濃

台積電代理發言人孫又文表示,台積電目前有關於智慧財產權的官司正在進行,因此不評論這個案件。

最值得注意的是,若○八年,梁孟松就被視為投奔敵營,進入被三星投資的機構,為何台積電要到今日才出手?

表面看來,是因為今年中,梁孟松終於正式加入三星公司。但過去兩年,三星的晶圓代工部門,已從台積電雷達幕上的一點,變成今年張忠謀口中「很大的競爭者」,台積電原本冀望甚深的蘋果(Apple)A6處理器訂單,一直受到三星的干擾,才是關鍵原因。

「這一步,是要殺雞儆猴,」一位半導體公司主管觀察。梁孟松擔任過研發主管,熟悉台積電的研發流程,「台積電最怕的,是梁孟松回來挖角。」侵犯營業秘密,是有刑責的重罪,如果已掌握證據,「不會只是假處分,」現在告梁孟松的用意,就是告訴其他人,離開台積電,除了財務上的風險,還得承擔被全世界最大晶圓代工廠控告的法律風險。

除了殺雞儆猴的用意外,台積電背後「順藤摸瓜」的策略,更值得玩味。

一位律師觀察,警告只是第一步,「後面還有一系列的動作計畫。」

他分析,過去台灣曾打贏過重大的營業秘密官司,第一步就是先控告對方關鍵員工,如果梁孟松有交付營業秘密給三星,關鍵的場景和最重要的證據都會在台灣。

「他交付秘密的對象是誰,那個人也有刑責,」只要查扣關鍵證據,順藤摸瓜,三星就將進入台積電的法務火力範圍,若找到證據,梁孟松將成台積電送進三星的「特洛伊木馬」。

像上次台積電對中芯的訴訟,在台積電掌握重要證據後,中芯前執行長張汝京就不曾再到台灣過境,如果台積電在台灣官司裡掌握了重要證物,就可望循中芯模式,在美國法院控告三星。台積電選在開庭前兩天宣佈二八奈米領先量產,就是要證明二八奈米的生產技術,台積電領先全球,而梁孟松擁有的先進製程技術,是因在台積電工作取得,未來若梁孟松把擁有的先進製程知識使用在三星,形同三星利用台積電的營業秘密,勝算將更往上升。

這就是,台積電以這麼激烈的手段,對付一個離職研發處長的原因。

這是一場商業戰爭。一個悍將,是企業在戰場上的支柱,但善用法律制度,一個離職員工,也可能成為企業殺敵的刀刃。當企業如此「精算」人才的價值與意義時,人才未來將會如何看待「企業」,雙方的互動關係,其實更值得關注。

該如何與這群最優異的頭腦共舞,對台積電與其他人來說,未來,可能是比專利、製程,更重要的競爭力。

台積電留不住的研發高手——梁孟松跳槽三星大事紀
1992 進入台積電,負責DRAM、嵌入式記憶體技術
2006 直屬長官蔣尚義退休,原以為陞遷在望
2008 離開台積電,進入清大後留職停薪,轉赴韓國成均館大學
2008 三星啟動挖角計畫,要挖台積電200名好手,最後只挖成20名
2010 媒體報導梁孟松可能洽談回台積電事宜
2011/7 加入三星電子任研發副總經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