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彭博商業週刊》獨家授權 史蒂夫賈柏斯 紀念專輯

撰文:Eric Schmidt╱出處:今週刊773期╱2011.10.12

艾瑞克‧史密特(Eric Schmidt),Google董事長,曾任蘋果董事。本文為史密特接受Jim Aley、Brad Wieners訪問。

那一年,董事會站在史考利(John Sculley)一邊、讓史蒂夫離開蘋果的事,大家都知道。史蒂夫賣掉所有蘋果的持股,只剩下一股不賣,另建NeXT。這是他一貫的行事風格。

當我還在昇陽微系統(Sun Microsystems)時,我往訪NeXT,探視史蒂夫。他還是與任職蘋果時一樣,那麼有主見。他實在是一位充滿熱情、魅力無限的領導人,就連我原本不信的東西經他一說,都讓我不得不信。

我要說一個故事。在他重回蘋果以前,我有一次帶著我的首席科學家,在NeXT與他開會。會後,我們離開NeXT,商討一個史蒂夫顯然有誤的問題。我們駐足停車場上,左思右想,卻找不出他的錯誤所在。

史蒂夫這時在辦公室窗口見到我們,於是他又出來,走到停車場與我們辯論。他為什麼會對這個涉及Objective C(一種電腦語言)的議題這樣熱中,令我百思不解。我從未見過一個如此熱情的人

他在NeXT任職時發明了一項企業電腦平台科技,回到蘋果以後,他用這項科技作為麥金塔平台的基礎。我沒想到他有這種能耐,但他確實這麼厲害。他回到蘋果時,蘋果市佔率基本上已經幾乎全軍盡墨,公司也快要破產。我當時與他討論這個問題,他說,「我有一樣其他人沒有的優勢,就是非常忠誠的顧客。」他認為,只要能提升投資與擴大產品組合,挽救蘋果不難。

我當時心裡想的是,說得容易,但怎麼提升?除非你真有勝算,你實在不該接受這份工作。但他真的做到了,而我怎麼也想不出他是怎麼做到的。他告訴我,他會怎麼怎麼做,但我苦思苦想,卻不瞭解他究竟怎麼才能這麼做。我與他的互動一直就是這樣的。他總是領先我一步。

當他開始致力於發展平板電腦時,我認為沒有人會喜歡,因為當時的平板電腦並不好,史蒂夫卻說:「不,我們可以創造一個全新的」。如果要說一件有關於賈伯斯的事,那就是他總是可以讓夢想實現,讓一切的假設都成真,不再看起來那麼瘋狂。那些事物也總是領先我一步。

蘋果專賣店(Apple Stores)開店後,我才加入蘋果董事。

它曾經是只在你想買電腦時,才會想進去的地方。然後又歷經微軟寡佔市場、Mac乏人問津的時期,越來越少的門市,甚至和賣PC的賣場一同銷售。史蒂夫作了決定,要開設一系列的商店,還要成為消費者的生活形態。

他瞭解人們在使用電腦上會遇到困難,同時也需要有個地方能尋求協助。但是這個想法當初卻遭全世界嘲弄,認為這會讓公司逐步破產;結果,沒料到竟颳起一陣橫掃業界的旋風。我相信蘋果專賣店是全美國毛利最高的商店。

史蒂夫需要極大的勇氣去做這樣的手術,在不侵犯他隱私的情況下,他所面臨的那些治療相當殘酷。所有他出席的董事會我都在,有時明顯地看起來很虛弱,但有時又看起還不錯。蘋果是除了家人以外,最能激起他熱情的地方,他的能力已無須質疑,而對於他經歷的病痛,和其他人一樣,我深感抱歉。

史蒂夫曾經與我聊過孩子,他說,他的問題在於孩子佔據了他的心。

確切的說法是,「你的心就像是在身體外運行一樣」。

他對情感的看法超越任何事物,是我前所未見。

他的智慧還會在他所訓練出來的人,與被他影響的人之間持續好幾年。

但人終究無法決定生死,這是我們的損失,我會想念我們之間的談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