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力量突圍 德盜版黨進議會

【編譯李威撰綜合報導╱台灣立報╱2011.09.22】

德國柏林18日舉行市議會選舉,政壇新興勢力盜版黨(Pirate Party)囊括8.9%的得票數,跨越可分得席次的5%門檻。喜出望外的盜版黨表示,將投入2013年全國聯邦下議院的選戰。

政治版圖起微妙變化

投票結果跌破許多德國人的眼鏡,柏林人絞盡腦汁想要知道,目前德國這個最年輕的政黨到底是由哪些人所組成?據《明鏡週刊》報導,盜版黨是由一群善於使用電腦,並且對網路相當感興趣的人所組成,若要一言以蔽之,他們其實就是新一代的綠黨。

盜版黨成立於2006年,最初關心的議題是網路自由及數位隱私權,屬性上是以單一議題為號召的政黨團體。如今,他們將更多注意力放在其它議題上,包括免費都市交通、保障所有人的最低收入,以及公立學校的師生比例須達到15:1等。

盜版黨黨主席涅爾茲(Sebastian Nerz)將這場勝利稱為「歷史性的一刻」,「這是自1980年代以來,第一次有新的政治力量登上舞台。」面對自己的勝利,盜版黨候選人鮑姆(Andreas Baum)語帶謙虛地表示,他們都還是政壇門外漢,有很多沒做的事情等著要去完成。「很清楚,有許多層面我們沒有關注到,我們必須進一步加強自己。」

綠黨領袖君納斯特(Renate K nast)說:「他們很顯然觸動了這個都市的神經。」德國不來梅大學的政治學者普洛布斯特(Lothar Probst)告訴《南德日報》:「對許多年輕選民及第一次投票的人來說,這個政黨體現某種新鮮且刺激的東西。」

根據德國民調公司Infratest的調查,支持綠黨的民眾有1萬7千人轉而支持盜版黨;社會民主黨(SDP)有1萬4千票流向盜版黨;極左的左翼黨則有1萬3千人跑票至盜版黨。

另外,在從未投票的選民中,有2萬3千人將人生中的第一次選票投給了盜版黨;從地域分析選票,前東柏林地區特別支持盜版黨,有10.1%選票是投給盜版黨;以選民結構來看,盜版黨大多數的支持者是年輕人及受過良好教育者。

新勢力瓜分綠黨票源

從選票流失的情況來判斷,對盜版黨崛起最感憂心者,應該是選情不如預期的綠黨。綠黨早已建立起自己的名氣,盜版黨則是經常被拿來跟綠黨做比較。普洛布斯特指出,過去與綠黨站在同一陣線上的選民們,如今也開始轉向支持盜版黨。

《明鏡週刊》分析,從黨(員)齡及反抗色彩的濃烈程度來衡量,許多綠黨成員年事已高,甚至已屆退休之齡,且自1981年進入柏林市議會算起,綠黨已年屆30。除此之外,綠黨長期下來已逐漸失去反抗性,反傳統文化的旗幟逐漸轉移至盜版黨手中,是不難想見的事。

綠黨在1981年以7.2%的得票率進入柏林議會,他們當時主張保護自然、平等權及和平;而這個曾經年輕的政黨,是以非傳統的方式來經營選戰。但情況就像綠黨青年黨團主席阿金納(Gesine Agena)說的,相對於綠黨已建立自己悠久的歷史,盜版黨的優勢在於他們年輕,為政壇帶入煥然一新的感覺。

盜版黨所關注的議題,除了眾人所熟知的直接民主、透明性及線上資料保護外,還包括一些傳統政治所難以想像的議題,如引進無條件的最低薪資、軟毒品的合法化。另外,盜版黨具備一些其它老牌政黨所失去已久的特質:可信度、真誠度及新鮮感。

關注議題獲網民認同

立場左傾的《柏林人報》寫到,自網路誕生以來,它就帶給人們一種讓世界更平等的浪漫願景。知識即力量,當知識透過網路向所有人開放,權力也就向所有人開放,但左翼黨跟綠黨卻未能掌握網路的這股巨大能量。

馬克斯跟微軟生出了盜版黨這個小孩,但這個小孩卻要掙脫父母的羈絆。相對於政客對網路世界的不信任及意圖要管制網路;盜版黨選擇對網路世界做出回應,他們意圖將網路使用經驗與政治計畫相銜接,儘管實質內容並不是非常清楚。

《德國金融時報》指出,主流政治人物忽略德國有5,700萬人常使用網路,不擅使用網路及懼怕網路的老牌政客沒有注意到,網路是這些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這些網路使用者中,有人認為自己的命運不想再被這些顯然不懂網路的人所決定。但《德國金融時報》指出,網路並非盜版黨得到選民認同的唯一因素,主因仍是他們提供一種新鮮的政治形態。

中間偏左的《南德日報》表示,從提出的政策來看,盜版黨瓜分掉綠黨在公民權、共同決策及透明性等議題上的發言權,同時他們也讓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看起來陳腐不堪,尤其當柏林市長渥瑞特出席柏林一場電子展時,竟然發現他不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但《南德日報》也認為,盜版黨的勝利不完全取決於愛好網路的使用者,因為綠黨對網路也非常熟悉,其勝利應有更深層的理由。

柏林的《每日鏡報》則寫道,盜版黨的勝利是公布選情傍晚最令人感到振奮的事情。因為這提醒我們,只要一群人有共同目標,且自我組織起來,人民就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德國幾個主要老牌政黨已意識到盜版黨的崛起。基督教民主黨的梅克爾說,盜版黨的成功體現一種「典型的抗議投票」;社會民主黨籍的柏林市長渥瑞特(Klaus Wowereit)接受《週日畫報》訪問時則表示,柏林人反對只是出於抗議或不滿就投票給新政黨,並批評盜版黨的政見內容令人摸不著頭緒。

雖然有評論家認為,盜版黨的勢力難以跨出柏林以外的地區;但也有觀察家卻樂觀表示,盜版黨的力量可擴散至全國,因為盜版黨代表了所有網路世代的使用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