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艋舺少年到數十億身價的創投天王-張景溢

撰文:吳美慧╱出處:今週刊762期╱2011.07.27

對大多數人來說,創投業是一個既陌生又帶點神祕色彩的行業,但其總能搶先一步挖掘好公司,獲取豐厚報酬的投資策略,又令投資人十分好奇。被稱為「創投天王」的張景溢,是目前國內唯一在兩岸投資成功的創投業者,他獨創的「產業鏈價值投資法」以及「天龍九部」投資術,正是他致勝的祕訣。

六月底,在一場講座上,來自中國的講者正賣力剖析中國內銷通路的機會;台下,聽眾聚精會神地聆聽,其中,一位坐在第一排的聽眾除了專注聽著演講人的分析外,還不時低頭翻閱手邊的資料,一一印證相關資訊。可能連台上的講者都不知道,這位認真的聽眾就是手握十億美元,隨時在找尋投資標的的「創投天王」張景溢。

對大多數人來說,張景溢這個名字是陌生的,但他在兩岸創投界可是赫赫有名。他成立的創投基金,年投資報酬率超過三成,九年賺五倍,成績傲人;而他領導的華威國際集團,更是至今進軍中國投資,唯一績效斐然的台灣創投業者。他精準挑選公司並賦予投資標的新價值的能力,讓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放心把超過一億美元的資金交給他操作。此外,更有美、日、歐洲以及新加坡的政府基金等超級A咖,捧著錢要投資他。

求學這堂課 漫長求學路埋下深厚人脈種子

在創投領域,張景溢不是出道最早,也不是輩分最高的一位,與第一代的創投業者普訊柯文昌,或是聚鼎科技董事長張忠本相比,他算是後輩;但他繳出的成績單卻讓前輩們刮目相看,成了現階段創投業最亮眼的明日之星。他在中華開發任職時的長官張忠本,以「認真、用功」來形容這位昔日部屬;台灣購併與私募股權協會祕書長楊正秋則用「低調、話不多,但卻願意大方分享」,一針見血地剖析出張景溢在創投業勝出的關鍵。

剛滿五十歲的張景溢,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如同隔壁鄰居般親切,襯衫、西裝褲,拿著智慧型手機與iPad 2,一派標準金融業的打扮。訪談的過程中,他總是認真傾聽,懇切且專業的回答每一個他能夠答覆的問題,甚至連創投業如何尋找投資標的的「商業機密」都願意大方公開。低調的他,幾乎不接受媒體採訪,所以問及私領域或是股東的問題,他總輕聲地以「這應該不是你想採訪的重點」帶過。或許就是這樣謹守分際的態度,讓股東安心地投資他成立的基金。

從小在台北市萬華區長大的張景溢,少年時期喪父,靠著媽媽做生意拉拔長大。為了減輕媽媽的負擔,國中畢業後,他選擇當時還未改制的台北工專五專部電機科就讀。或許血液中流有媽媽做生意的本領,當兵回來後,決定「棄工念商」,考上中興大學夜間部企業管理系,半工半讀。這一念,念出興趣來了,後來還考上政大企管所,最後還拿到上海交通大學企管博士學位。

一般人從高中念起拿到博士學位,大約要花十來年的時間,張景溢可是費了二十五年時間才完成;但這段曲折的路沒有白走,每一個階段都為他埋下人脈的種子。在專科時代,華碩總經理沈振來、前廣明光電總經理簡貞介是他的同班同學;在政大企管所就讀時的同學,張志成、胡斌成等人,成了他後來創業或是一起工作的夥伴。在將事業的戰線從台北拉往中國時,為了徹底瞭解中國市場,張景溢工作之餘,一邊在上海交通大學念企管博士,一邊設立「華威盃」MBA亞太區創業大賽,藉此找到值得「創造價值」的標的。

工作這堂課 不挑工作,因此瞭解各種疑難雜症

從唸書到工作,張景溢的每一個過程可用「紮實」兩個字來形容。自承對產業研究有興趣的張景溢,在政大念企研所時,對研究集團企業有濃厚的興趣,畢業論文也選擇「集團企業多角化策略形態對內部上市公司財務績效與股價報酬之影響」為研究題目。為了要拆解集團企業對每股盈餘的影響,他把民國六十年到八十年的數據變化逐一摸透,並把集團企業各家子公司的財務數字,一個個鍵入電腦建檔。幾萬筆數字的建檔,這是多麼浩大的工程?但他很有耐心地按進度執行,並進行迴歸分析。張景溢花了兩年時間徹底瞭解國內集團變化,並將各個集團的消長更迭深化腦海中,也為他日後從事創投業奠下紮實基礎。

這樣的精神,他到中華開發服務仍持續著。民國七十九年,張景溢進入中華開發工作,是他踏進創投領域的敲門磚。剛進去的前六年,他負責投資部門後台管理,協助第一線找投資案的同事處理投資作業。當時的長官張忠本用「他什麼工作都做」來形容張景溢不挑工作的態度。「媽媽教我不要挑工作,要認真做,不然我就沒工作可以做了。」張景溢謙虛地訴說當年的工作心境,也不經意地透露出,他和母親之間的深厚感情。

因為不挑工作,許多有「疑難雜症」的公司,成了張景溢服務的對象;也因此各產業、各公司的營運特色,甚至是失敗的歷程,他都看得比別人更多。這些別人的經驗在他的腦海中成了印記,也成了他日後挑選投資公司的最佳範本。

由於工作認真,加上工科背景,張景溢被張忠本指派協助處理台積電與世大公司合併案。這個案子,讓他從後台走向前台,清楚地瞭解合併案的操作模式,他也因此被高層注意。嚴格來說,若沒有世大合併案,張景溢迄今恐怕還蹲在中華開發工作;若沒有張忠本的提攜,張景溢也不會有機會成為今日的他。若說中華開發的工作經驗開啟張景溢踏進創投之門,「失敗」,則是讓他登梯邁向成功的關鍵。

創業這堂課 嬰幼兒用品店的失敗學到經營難處

「失敗給我人生最好的經驗。」張景溢說。原來,他準備離開中華開發時,為了要給媽媽一個驚喜,花了百萬元在住家附近開了一家嬰幼兒用品店,準備讓媽媽經營。等到裝潢好,滿心想要得到媽媽讚許的張景溢,沒想到擅長做生意的媽媽一到店裡,瞄了一眼只說:「這樣的店不會賺錢!」自此就不曾再跨入店裡一步,頭已經洗下去的張景溢只好接手經營。

為了達到經濟規模,及解決人力支援問題,張景溢還開了分店,沒想到卻越做越錯,只好關門大吉。「書本上念的跟實際有很大的落差。」張景溢感嘆說。一路念企管,加上在中華開發服務多年的經驗,自認開店對他而言應該不是太難的挑戰,但沒想到,許多料想不到的事接連出現,尤其是競爭對手,根本不如想像中單純。

初期,張景溢評估,開店後的競爭對手是奇哥、愛的世界、麗嬰房,這種嬰幼兒用品連鎖店;開店後才知道,百貨公司、附近的菜市場,甚至是對面的西藥房,都是他的競爭者。撐了一年半,生意毫無起色,他把在中華開發賺到的四、五百萬元員工認股統統賠上,店也宣佈關閉。多年工作所得賠光光,不心疼嗎?「不會,我只是覺得我在當下全力以赴、認真去做,我一點也不心疼,但真的學到很多。」多年後,談起過往的失敗紀錄,張景溢仍樂觀地坦然以對,並奉為人生最寶貴的經驗。

創投這堂課 掌握電子產品輕薄化趨勢迭創佳績

短暫的老闆生涯,學到了管理及失敗的經驗,讓張景溢日後跨入創投界,尋找投資標的時,總能與創業者產生共鳴。

生意失敗讓張景溢興起重回老本行的念頭,在東陽董事長吳永豐的協助下,民國八十九年轉戰中華國際投資公司(華威國際科技顧問公司的前身),正式成為「創投人」。而在成為創投人之前,一段淵源,為張景溢奠下深厚的人脈基礎。

民國八十七年底,有「光碟機教父」之稱的簡貞介,因與當時的老闆源興總經理溫生台理念不合黯然離開。此時,張景溢覺得同學的專長還有發揮的空間,遂把他引薦給林百里。聽了簡貞介的簡報後,林百里決定投資成立廣明,而鎖定的薄型光碟機產品,剛好搭上筆記型電腦朝輕薄短小發展的趨勢,加上有廣達的訂單做後盾,廣明業績因此大幅成長,後來股票掛牌,股價一度衝上二百多元。

「廣明案」讓林百里對張景溢刮目相看,日後並成為華威國際集團主要股東,幾個重要的投資案,如晶門科技等,都有林百里的身影,林百里對張景溢的信賴由此可見。而林百里對張景溢的信任,不僅僅是拿錢投資他,甚至連兒子有意跨入創投業時,都要他師法張景溢。

除了得到林百里的信任,張景溢能夠贏得施崇棠的信賴,「景碩」則是關鍵。在民國八十七年前,景碩前任總經理郭明棟(現為景碩董事)還在耀文擔任總經理時,大力看好IC載板發展前景,極力遊說公司把營運觸角跨足IC載板領域。由於IC載板是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產業,對耀文來說是極大挑戰,儘管機器設備買了,但遲遲不敢生產。在彼此對營運看法不同下,郭明棟決定離開耀文另行創業。

十年前,IC載板在國內還算很新鮮的產業,對郭明棟的計畫有興趣的人不少,但願意出手的人不多。張景溢觀察到,IC載板在電子產品朝輕薄短小發展的趨勢下,有機會成為明日之星,遂把郭明棟引薦給施崇棠;華碩經過多方評估後,決定投資景碩。三年後,景碩成了華碩的金雞母,每年為集團貢獻豐碩的轉投資收益。

張景溢能夠成功引薦廣達投資廣明、華碩投資景碩,都是來自於他對產業的熟稔。他熟悉電子產業上、中、下游的各個環節,找出各產業可以切入與發揮的空間。他清楚電子業未來的發展趨勢,眼光加上判斷精準,讓張景溢把產業鏈價值投資法發揮到極致。

成功這堂課 用整合資源方式提高成功機率

一位參與投資張景溢成立基金的南部某公司林姓負責人回憶,七年前張景溢透過銀行業的朋友邀請他投資旗下基金。談到第二次,林老闆感覺「對了」,二話不說立即掏錢投資。林老闆口中的「對了」,就是「機會」對了。目前國內的創投業者都是在「等機會」,等待投資機會出現,張景溢的「產業鏈價值投資法」卻是在「創造機會」;對「機會」的認定不同,創造出來的效果有如天壤之別。

張景溢是如何創造機會?長期觀察張景溢投資模式的林老闆舉例說,「一個產品裡面有很多零件,如果我是知道產品的人,我去採購關鍵零件,買完裝置、裝配後,再拿去賣。如果採購的金額超過二十億元,那就是一門生意。」一家公司,只要資金、技術、市場到位,就可以經營得起來,張景溢只要找齊這三項,一家公司就誕生了。林老闆說,「張景溢就是有這個能耐,能夠找到技術、資金,還有市場」。廣明、景碩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華威國際集團投資的案子中,類似廣明、景碩的案例不勝枚舉。若要以張景溢的戰功來看,在香港掛牌的晶門科技、市場喧騰一時的晨星半導體,都是他的戰績。以最近的晨星來說,華威國際集團投資三年多,平均每股持有成本二十元,算起來,投報率高達十.五倍,創造出創投業者無人能及的高投報率。

除了「產業鏈價值投資法」外,張景溢投資公司時,總會運用外部資源彌補公司不足,利用「整合資源」方式,讓小雞快速且穩健地長大,這就是他投資的標的,成功機率能夠贏過別人的撇步。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他把軟板上游產業整合效益發揮到淋漓盡致。

早年,台灣印刷電路板公司以生產硬板為主,在電子產品走向輕薄化之下,軟板的角色將日益吃重。看到這個機會點,張景溢開始投資軟板領域,並一口氣投資了軟板從上游到下游各個區塊的公司,如生產軟板所需要的軟性銅箔基板的台虹、華鵬,生產軟板的台郡等。雖然有些公司在成長的過程中,不幸「夭折」或是營運表現不如預期,但只要有幾家公司能夠順利掛牌,就算功德圓滿。

中國這堂課 設立產業研究院踩穩中國投資的腳步

在深知產業是投資成功的精髓下,張景溢在民國九十一年決定轉換投資跑道,到中國投資時,就大膽採用「逆勢」操作方式。有別於其他創投公司盡快設立辦公室,快速找到投資案,他則是「細火慢燉」,先設立產業研究院,十四名員工清一色都是中國籍。他認為,自己沒有國際經驗、沒有在地元素,設立產業研究院可以快速瞭解當地市場,以及消費者想法。成立一年後,錢不斷地燒,也沒有出手投資一個案子,但張景溢一點也不著急,他還在暖身、等機會。

民國九十二年下半年,一支國際大型基金準備投資中國,找上華威國際集團,對方調查了華威國際集團一年,不只看財務報表,還看策略、團隊、投資方向,也瞭解華威國際集團的對手、客戶,以及歷史績效與現在表現,等到放心合作時,已是民國九十三年了。有了這筆數千萬美元的資金,華威國際集團在中國的投資得以開展,一出手的確也讓人眼睛一亮。

研究中國一年多,張景溢看到了教育市場將在中國蓬勃發展,加上美國又有教育機構掛牌上市,所以,華威國際集團在中國的第一個投資案就是「安博教育機構」。這家公司沒讓張景溢丟臉,去年八月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是中國第一家在美國掛牌的教育機構。張景溢趁勝追擊,一口氣在中國投資了七個教育機構的案子,顧客年齡層囊括零歲到二十二歲,準備賺足中國的教育財

有人估算,經營事業有成的張景溢,目前的身價應超過數十億元台幣,但從他身上卻絲毫感受不到富豪的身段。一位同事透露,張景溢除了大方讓每位同事分享紅利外,開會時,即使他很生氣,也只會情緒平靜說:「如果再不改變,我們就會活不下去。」讓團隊工作十分和諧。此外,他在台灣、中國都成立慈善基金會,不僅捐助善款,還偕同太太身體力行地參加活動,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

現在,張景溢維持媽媽交代的「低調」風格,不打球、不喜應酬,穿梭在兩岸開會、看案子之餘, 閱讀是他生活的樂趣。他喜歡看書,也會把看到的好書推薦給同事;哪天,你在機場候機時,若遇到一位手捧著書苦讀的,有可能就是張景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