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擎羊、祿存、陀羅

作者:許耀焜老師╱88say

當您深入融會貫通紫微斗數命盤結構及星曜組合的真實意涵時,就不會幼稚的認為,碰到「祿存」時就是把「祿」「存」起來的天兵觀念。在實際人生裡,遭遇擎羊、陀羅、祿存時,會是福或是禍得依命盤結構才能下定論,此三星力量之大,足可扭曲整個宮位,如欲瞭解火星、鈴星與羊、陀的比較,那就像險灘與湍急的河流。

祿存所在地是可以視為避寒、避暑、避禍的避風港,而祿存在有些結構裡猶如軟禁肉票的地方。一個人的財帛宮見祿存時,如寄望該命主展現劈荊斬棘的魄力時,那猶如奢望纖弱的小女子變成綠巨人浩克,因為財帛宮見祿存之人,僅可能也僅適合在四平八穩的職場裡生存,即使有想像力,也較一般人少了積極的行動力,因為其之前後是為擎羊、陀羅包夾住。祿存並非錢財,如果指向錢財,則是坐進田宅宮之時,那意謂著「家」及購置「不動產」能令其安心放心,也會有幸福的滿足感,換言之,田宅宮是祿存「適得其所」的位置。

我在年輕時候,走在祿存所在的宮位時,曾進那時的「警備總部」吃了8個「免費」便當,也在同一10年大限裡,被迫去相關的「司法」機關「說明」外銷機械的去向,並不是「資匪」,而只是外銷去「香港」。一位因美麗島事件而坐牢的朋友,坐進祿存宮位時,剛好有免費的牢飯吃,他是經由擎羊大限衝撞出「小敗」,爾後才爭取到苦牢歲月的「大敗」。也有行運走進祿存宮位時,死等活等的等待不到法院的判決,即使是被告,也等得有點不煩。如果沒能仔細端詳命盤結構,而鄉愿的認為「要想碰到祿存(把祿存起來),不是先碰到擎羊,就是先碰到陀羅,也就是說,想要有錢,先要受苦。」-這是摘錄自張盛舒張大「帥」的「佳言錄」,照張先生所言,我等是因為被荊棘刺傷「在羊、陀位置」,走到祿存宮位時,才有免費的便當及牢飯吃及牢房住。

在現實的人生,許多人不但在羊、陀大限吃盡苦頭日夜操勞來到祿存宮位時,不但沒錢也沒事幹。當然,命盤結構佳、格局好的人,進入祿存領域時,就像那些肥貓坐領優渥的酬庸薪水,論作為,就是罵歸罵,仍能當肥貓,那也是「祿存」能量發揮的效用。

擎羊、祿存、陀羅,就連火星、鈴星,皆有其出沒在命盤時的軌跡規則,並不是每週繞一圈斗數命盤的12個宮位,就一定會遭遇到。天地並不是不仁,也並非充斥著滅道的苦集,否則,大多數的你、我、他,雖然並非富有,也還能安居樂業。如果真明白煞星出沒的軌跡規則,就不會認為人生路上遍地荊棘。再者,如在大限財帛宮見著擎羊,那宛如手執開疆闢土的「大刀」,對進財而言是為好事,也是展現作為力的時間點,當然,人際關係上多少有點損傷。有位熟識的房建業老闆(股票上市公司),他的命宮是擎羊獨守未宮,亦有股票上市公司副總,他的官祿宮是為陀羅獨守,他們皆是作為力極強之人,而橫看直看皆不像是在荊棘叢里長大的人。

作學問最忌諱的是玩零和遊戲,斗數星曜原本就有精闢的五行屬性的分類,如果因為西洋星座有火象、水象、土象、風象星座,就東施效顰的將星曜歸納為合作型、領導型…等等,那就像拼湊些稻草人,然而再在那些稻草人頭上、身上論頭品足的做些似是而非的文章。土性星曜如紫微、天府、天梁、左輔,本質固執,有主見,有原則,不具侵犯性人格特質,在展現特性時,則能發揮排難解厄之功;而水性星曜,既多智又多情,除了多情緒外,感受力也強,所以,感情婚姻多端(例如,天同、巨門、太陰、天相、右弼、文曲、破軍),而無論那個星曜,只要一挹注化權能量,就很自我,也就會有「捨我其誰」的「老大」慾望,而當得成老大與否,也如同紫微、天府人一樣,得依命運走勢而定。我也認識一位有三家公司股票上市的老闆,他是天同星化權坐命,是為典型的機月同梁格,當詳細剖析其命盤結構時,發覺該位仁兄是轉化僕役宮之力量為己用,而事實上也是沿路多「貴人」。當然,受化權挹注能量之人,絕不會是阿斗,因為其本人的作為力,領導力極強,否則,如何帶領那麼多的員工。

一個畫虎不成反類犬粗糙的分類方法,的確可以對所仿造出來的各類型稻草人身上射飛鏢,也能創造許多話題,而那卻是不切實際的八卦,對於深入命理的精闢世界並無任何助益。有趣的吹牛聽了很爽,但如果將吹牛當「有趣」,那就是將肉麻當有趣!在此,也誠懇的提醒廣大的讀者朋友們,一個秀場雖然可以使人成名,也可能讓人醜態百出,而實力實學才是主導命運的鑰匙。大家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