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娘鬥士 擋下環評黑手-蒐證七年,把違法掩埋場趕出柳丁園

撰文者:朱淑娟╱商業週刊 第1223期

本文作者朱淑娟從二○○一年起在《聯合報》主跑環境新聞,二○○九年四月離開,成立「環境報導」部落格。二○一○年以「獨立記者」身份獲兩項卓越新聞獎及曾虛白新聞獎。

才剛過中午,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副教授陳椒華,在台南市環保局前席地而坐,不時翻閱手邊的資料,偶爾抬頭瞇著眼望向穿過樹梢的天空,耳邊傳來東山區嶺南里老農振臂高呼的聲音:「保護水資源、撤銷永揚……。」

二○一一年四月十二日,一個平凡無奇的日子。但對她跟這些老農來說,追討十年的程序正義,就到了決戰時刻。雖然她說:「我已經做了該做的事,什麼結果都可以接受,」但掩不住的焦慮卻寫在臉上。

踢爆偽造環評 自己做報告,證明掩埋場通過斷層

今天是台南市升格後舉行第一次環評大會,其中,永揚垃圾掩埋場因涉及偽造環評書,去年被台南高等法院判決有罪。這次會議將討論該案是否依法院判決,撤銷前台南縣政府於二○○一年通過的環評結論

等了一個多小時,陳椒華進入環評會場,對在場環評委員一一說出永揚公司在環評書中不實記載地下水、斷層、既成道路等內容。出了會場又是漫長的等待,又過了近兩個小時,台南市環保局長張皇珍終於宣佈:永揚環評書內容涉多項偽造,嚴重破壞環評審查的正確性與公信力,原環評結論不應繼續維持……。

出了會場,天色已暗,陳椒華笑了,「我知道一定有希望的,我做田野調查看到了真相。」

台南市東山區嶺南里,九百多位村民多數靠種柳丁為生,這裡的柳丁既甜又多汁,然而,二○○一年,這裡卻面臨垃圾掩埋場的威脅。前台南縣政府通過,在距離民宅只有六百公尺的地方蓋面積九•二六公頃的垃圾掩埋場。村民抗爭多年無效,二○○四年轉向台南環盟求助。

二○○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陳椒華第一次到現場,看到偌大的掩埋場,離水源區、民宅都很近,感到很震驚。她很快就拿到環境影響評估書,趁元旦休假仔細閱讀。

這些年來她的健康狀態一直不太好,一九九六年發現子宮頸原位癌,陸續又多次因乳房腫瘤進出開刀房。但她只要有空就在家裡抱著環評書、設置許可文件、水土保持計畫書等不斷找事證,看到疑點,就再開車到掩埋場去看,來來回回總共跑了兩百多次。

就這樣陸續發現環評書中包括斷層、地下水、垃圾掩埋場聯外道路等內容與現場觀察有出入。知道有問題,但她要把問題變成有力的證據,又經過幾番波折。

有一次,她從航照圖發現垃圾掩埋場北邊有池塘,坐在那裡一整天,不吃飯、不離開,就一直盯著看,接續觀察幾天後,終於發現地下滲出水。後來我趕到現場,看到她先把池塘邊水池的水舀乾,然後在上面放一根量尺,水就在眼前不斷冒出來。這樣一次又一次野外調查看到的真相,更讓她堅信這個地區一定有地下水。

後來環保署舉行專家會議。她不相信開發單位做的報告,自己募款三百萬元在掩埋場附近鑿十二口井。經過一年七個月、十次會議,終於在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做出決議:北勢坑斷層通過永揚場址,且場址存在斷層破碎帶、有地下水。

專家會議結束後一週、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艱苦奮戰七年,永揚之戰終於出現了轉機。台南高等法院判決:永揚公司負責人、撰寫環評書的顧問公司,因偽造既成道路、偽造垃圾場半徑一•五公里沒有村落,分別判一年及九個月徒刑

推動環境法案 四處陳情,把雷達站趕出受害家園

陳椒華,大學副教授、名醫的太太,有一雙優秀的兒女,家庭幸福、經濟優渥,她比任何人都有條件過上流社會的生活。但她總是素顏素服,曬紅、曬黑的臉,還有到掩埋場現勘時,手腳被樹枝割傷的痕跡。記得我曾跟她說:「陳老師,你應該去買防曬霜。」她接著說,「我已經五十歲了,不需要靠外表。」聽完後我們哈哈大笑,我才知道她不曾到百貨公司為自己買過化妝品。

陳椒華從小功課就好,高中考上北一女,從台北縣瑞芳鎮的家來到台北租屋,畢業後考上高雄醫學院藥學系、清華大學輻射生物所,念的都是國內頂尖的學校。由於高中起就在外居住,個性也變得相當獨立。

一九九三年、她三十四歲時考上台大博士班,考量孩子還小,最後決定放棄求學。因緣際會參與核四公投、非武力抗爭、苦行等運動,越深入就越覺得有很多事要做,發現只要去做就有改善的可能,也更有勇氣繼續下去。

後來陸續推動台南縣市廚餘回收、選舉廣告管理規範、反七輕;二○○四年投入反永揚垃圾掩埋場。

同一時間,陳椒華發現自己是電磁波受害者與敏感者,以三年時間調查後發現,全台各地有許多電磁波受害者,但台灣管制寬鬆,導致持續有人受害,於是在二○○八年三月成立「台灣電磁輻射公害防治協會」,推動電磁輻射防護及立法工作。

從二○○四年起她擔任台灣環保聯盟會長,有較多機會參與一些官方會議,發現官方跟所謂的專家做的決策,很容易就會讓弱勢民眾受害,她說:「我以一個母親的心情把這些看在眼裡,孩子本身就是弱勢,不忍心沒有人幫他們。」

位於台南市七股區鹽埕裡的七股氣象雷達站,自從二○○一年發射後,罹患癌症、智障的村民漸漸增加,且多數住在雷達站五百公尺內。

五十多歲的張黃阿冊,就住在雷達站正下方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她的兩個兒子、一個孫女本來智力正常,雷達設置後卻被檢查出智力不足,她自己也從原本八十五公斤暴瘦到五十公斤,先生突然中風過世。

二○○七年起,陳椒華開始帶著村民四處陳情,而且找到前台南縣社會局,幫張黃阿冊的孫女申請免費念幼稚園。有一次我去台南找她,她一邊開車載我往東山永揚垃圾場的方向前進,一邊很興奮的說:「那個小孩已經會數一、二了。」

而反七股氣象雷達站運動也終於有了成果,今年元月十二日趕在立法院休會最後一天,三讀通過立委黃偉哲提案,氣象局應於今年底前提出遷移計畫、民國一百零二年進行站房規範及環評、一百零四年進行細部設計及興建,一百零六年前遷移。

環境運動總是艱辛,陳椒華投入的反永揚垃圾掩埋場、反電磁波又格外艱辛。兩個議題都很冷、又涉及許多專業知識,只能邊做邊學。而且電磁波看不見、無色、無味,唯一能說的就只剩下「我們感到不舒服,不明原因頭痛、睡不著、心悸。」然後這樣說以後,又更多人站出來嘲笑她:「那妳拿出證據來?」

無懼暴力威脅 更激發鬥志,要用成果讓家人支持

二○○七年七月二十三日,陳椒華到NCC前絕食靜坐,要求在未確定電磁波完全無害之前停止發出WiMAX基地台執照,事後被依集會遊行法起訴,環保團體聲援她,後判無罪。當晚十一點我交完稿後跑回現場去看她,她說:「我就是要把這當成一件事做完。」還記得當天台北夜晚格外寧靜,坐在人行道上的陳椒華,看起來是那麼無助和渺小。

而在這段期間,她的車子輪胎兩度不明原因被刺破,今年三月二十一日晚間,在台南環盟辦公室外遭受兩名黑衣人用甩棍攻擊,當場血流如注。二十四日環保團體在台北舉行記者會聲援她,她含著眼淚說,「從事環保運動十多年,前提就是先讓家人安心,但這個事情讓我覺得最悲哀的是,家人、朋友因此擔心。」

但這一切都沒有讓她放棄,不過當去年底法院已判永揚偽造環評書有罪,環保署也證實掩埋場有地下水和斷層,前台南縣政府還不願撤銷環評結論時,就讓她有點灰心。而這反而更激起她的鬥志,「如果我不去扳過來,等於我過去說的都是廢話,也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家人繼續走下去。」

她的堅持,許多朋友看在眼裡,紛紛站出來相挺。包括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台大醫師許立民,以及許多地質、地下水專家默默在背後給她專業上的協助。

樹立公民典範 不過上流生活,再戰變電設備公安

一路走來許多好友相挺,主婦聯盟前董事長顏美娟說,感受到陳椒華對環境的愛,不論是探勘、開會、法院開庭,只要說一聲,她立刻出發,為了永揚案她已到台南二、三十次。後來又發現陳椒華是一個好母親,丈夫、公婆也全力支持她做的事,「她有這一股源源不絕的能量,是來自於很好的家人。」

接下來陳椒華已開始準備打另一場戰,要求政府立法規範,變電所、高壓電塔、變電箱等電力設施,對住家、學校等敏感區影響,不能超過一毫高斯。高壓電塔電纜應遠離社區、高壓電纜應地下化且至少埋六米深。

陳椒華的興趣很廣,游泳、爬山、藝術,但為了找證據,很多個人興趣都放掉了。擔心永揚案隨時有變化,這些年來她不敢出國,先生出國開會也不曾跟過,每年寒、暑假沒有一天放鬆過。

七股氣象雷達站、永揚垃圾掩埋場之戰陸續成功,讓她覺得這個社會還有公平正義。而陳椒華對社會的無私奉獻,也樹立公民運動的典範。見證唯有堅持、精研專業、並相信自己,才能贏得屬於公民真正的勝利。

陳椒華
52歲,嘉南藥理科技大學食品科技系副教授
環保運動事蹟:
1993年開始投入環境運動
1996年擔任台南市環保聯盟理事長
2004-2007年擔任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參與推動核四公投、台南廚餘回收、反七輕、反永揚垃圾掩埋場、水資源保育運動
2008年成立「台灣電磁輻射公害防治協會」,擔任理事長,推動電磁輻射防護及立法工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