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魚賣十元 他砸二十億買漁船

撰文者:萬年生╱商業週刊 第1224期

日本東北大地震,除了震出台灣電子供應鏈缺口,因輻射廢水排入海,也引發鄰近北太平洋秋刀魚漁場的污染疑慮。就在市場擔憂不敢吃今年六月開始新捕獲的秋刀魚時,卻有一個人在兩年前,大舉投入產值上看百億的秋刀魚市場。

投資大手筆 兩年內造八艘大船

場景拉到高雄旗津,三陽造船廠,造價三億,長六十五公尺、寬十.八公尺、深七.二公尺,這是五月五日下水,由華偉漁業集團旗下新造的第四艘九百六十噸級鋼質遠洋魷釣兼棒受網漁船(捕魷魚與秋刀魚兩用)。

近兩年來,同樣的規格,華偉一次就要造八艘,總投資超過二十億,手筆之大,業界罕見。

「真的前無古人,」負責現場監工的三陽造船廠工程師陳盈年說。這八艘遠洋漁船的船東,正是華偉董事長、也是秋刀魚大亨,黃一成。

華偉目前旗下擁有四十三艘大、小漁船(含八艘運輸船),最貴一艘專門捕撈超低溫鮪魚的美式圍網船,要價五億;華偉的漁獲量,合計鮪魚、魷魚與秋刀魚等魚種,超過十萬噸,其中上萬噸的秋刀魚數量更躋身台灣市場前三大。

今年六月開始的秋刀魚季,台灣船隻能否順利出海仍存在未知,敢逆勢造新船,與黃一成早期投入遠洋漁業時敢衝的個性有關。

個性超果斷 五分鐘認賠兩億元

「當初真的陌生,二十幾歲很敢衝,只有一個理念就是要拚,」黃一成說,台灣船東較保守、滿意現況,但他不看現況,更重視未來,「人家看到崎嶇不平坦的道路,我就是要去走這個,你說我逆向也對。」

民國七○年代,遠洋漁業正達顛峰,不少船東都賺到好幾桶金。黃一成父親最早從事營建生意,又和友人合夥漁船,他等到黃一成二十歲退伍,父子倆便在前鎮漁港建造振發冷凍廠;五年後,立志當大船東的黃一成首度添購新船,開始漁業生涯。

不過,先是八十一年因漁業外行,船隻設備故障到阿根廷捕魷魚空船而回,慘賠四千多萬;繳學費後,又遇上國際公海不准用流刺網捕魚,八十三年,漁獲大減;隔年,又逢日本神戶大地震,輸日超低溫鮪魚從一公斤六百元,跌到二百五十元,台灣遠洋漁業面臨一片黑暗。

一年後,日本市場復甦,原本圍網的漁船部分也轉為沿繩釣(用掛著魚鉤的尼龍繩捕魚),克服瓶頸階段,讓他習慣與危機共處,事業版圖也正航入軌道。

但,黃一成的海上事業並未從此一帆風順,危機,發生在八十九年。原來,他旗下的一艘魷魚船,因船長駛入阿根廷經濟水域捕魚遭軍艦包圍,「晚上聽到電話響皮皮剉、會發抖,我的船被軍艦追,要停嗎?停,財產沒了;不停,就開炮……。」

造價兩億元的船被扣留,加計兩千多萬元的國際官司費用,考量曠日費時、取回船也未必堪用,五分鐘,他便決定停損放棄約等於當時兩年收入的船隻,另一艘魷魚船也因不符效益出售,等於十年前,黃一成徹底退出魷魚、秋刀魚船隊經營,只留下鮪魚事業。

漁業署漁產品全球資訊網顯示,五月三日全台消費地魚市場冷凍秋刀魚每公斤平均五十二元,以市面最多的每尾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公克計算,一尾秋刀魚價格僅約十元。

價格並不高貴的秋刀魚,究竟有何魅力,值得他不惜砸重本重新佈局?

「我的船隊都是新船,(規模)算最大……,船是台灣最先進,有海鳥雷達,還有最新、最省油機器,」就像他當年五分鐘,決定認賠兩億元一樣的豪氣,兩年多前,身兼台灣省漁會理事長與國民黨中常委的黃一成,又嗅出一個產值百億元的秋刀魚市場,正在打開。

眼光極犀利 提前佈局中國需求

九十七年,政黨輪替,他留意到台灣的秋刀魚每年十六到二十萬噸的產量僅次於日本、全球第二,是目前最大宗的遠洋漁獲,加上業界近八十艘漁船中,三分之二漁船較老舊,放眼大陸內需起飛,趁早佈局的機會很大,才決心大手筆造新船,試圖掌握未來秋刀魚漁獲主導權。

「大陸市場是個大餅,(業者)搏這塊很合理,」全台唯一一位研究秋刀魚的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黃文彬指出,十年前,台灣秋刀魚市場很小,以外銷日、韓為主,近五年,新增俄羅斯、歐盟市場,近兩年,大陸秋刀魚商機崛起,有機會以量制價。

魷魚船公會理事長施教民觀察,二十五年前,一艘漁船要價五千萬,自然遠不及一艘三億的大噸位新船,新船捕撈、續航等競爭力至少是舊船一倍以上,而船隻設備老舊,海上作業也易出狀況,出海未必符合成本,但「誰有三億可以去造新船?」

看遍遠洋漁業大風大浪的黃一成,懂得提早佈局,不放過未來任何一個機會,這位秋刀魚大亨未來就有機會領先大陸,主宰秋刀魚市場行情。

黃一成
出生:民國55年
學歷:和春技術學院物流管理系
經歷:高雄區漁會理事長
現職:華偉漁業集團董事長、台灣省漁會理事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