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纜車弊案殺手/走過喪女悲痛 林子淩昇華母愛呵護台灣

【文/林宸誼】

「人生就是透過不斷的考驗,才能顯現出韌性與強度。」經歷過喪女、離婚與負債累累的過往,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祕書長林子淩,這樣總結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體驗;但她把老天爺加諸在她身上的殘酷試煉,統統化為投入環保的動力,為了更美好的台灣堅持下去!

四月十五日上午,環保署會議室裡,「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計畫」(計畫利用台北市南港二○二兵工廠舊營區進行開發)環境影響說明初審二次會議,彌漫著一股沉重的低氣壓。

「這塊預定開發地的位置,對台北市生態十分重要,還是建議移往其他地區。」說話的是有「流氓婆」稱號的「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祕書長林子淩。細看眼前這名環保人士,外表像個弱女子,讓人很難與「流氓婆」結合在一起。

「不要被我的外表騙了,我可是『處長殺手』。」林子淩笑著細數因她揭露弊案而下台的處長級姓名。曾經擔任過國會助理的她,擅長蒐集公家機關往來文書,然後分類進行比對分析,從中找問題、掀弊案。由於林子淩引用的都是官方資料,常讓政府官員和財團招架不住。

陪著澎湖居民一起守護土地

難道不怕「因為擋人財路」受威脅?「當然有啊,二○○六年揭發陽明山北投纜車BOT弊案時,就接到來自各種管道的『提醒』。」林子淩淡淡地說。從事環保運動經驗多年的她,早已經有心理準備,「我知道我的核心價值在哪裡。」北投纜車BOT案的開發建照並沒有經過環評,違法屬實,加上當時主事者被查出涉及貪瀆、背信等問題,案件很快進入司法調查,受賄的官員後來也遭判刑。

而最讓林子淩津津樂道的,就是澎湖吉貝嶼BOT與竊占國土案。「那是之前靜宜大學生態系老師陳玉峰,帶領師生為吉貝案做了很多努力,協會接棒後,為當地居民在立法院開過公聽會。」林子淩說,吉貝嶼擁有世界級的沙灘景觀,在政商勾結下,被財團侵占了將近二十幾年。業者原本打算藉由BOT案的方式把侵占部分拆除,湮滅證據,然後向當地政府要求支付三千八百萬元的補償金

林子淩氣呼呼地說,好不容易把BOT案和補償金案都擋下來,「沒想到主管機關澎湖風景區管理處卻『以拖待變』」;結果吉貝嶼居民以為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被收買,在協調會上拍桌大罵,揚言不玩了。林子淩也當場拍桌回嗆:「做這事不是為了居民或任何人,而是為那塊土地。」

「當天晚上我們趕回台北,連夜火速準備好所有證據。」林子淩說,第二天一早,循法律途徑按鈴控告澎管處失職,要求澎管處對長期竊占國土的廠商提出拆屋還地告訴。接下來法庭辯論,她不僅每場必到,還邀請吉貝嶼的居民到庭旁聽,終於贏得所有澎湖居民的信任;協會最終勝訴,拆除占據二十五年的大違建。

林子淩分析,傳統的環保運動只要遇到政府機關丟出「依法行事」就慌了手腳;但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直接從法律途徑下手,糾正土地開發中的不當破壞,讓捍衛生態的行動更有力量。

挖掘陳明章、伍佰的製作人

「我們協會裡有不少怪咖﹗」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大笑說。回憶起林子淩剛進入協會時,理性、冷靜、說話有條理,是她給文魯彬的第一印象,「從事環保運動工作需要熱情,」文魯彬一度擔心,林子淩理性有餘、衝勁不足,不過這個先入為主的觀念很快就被打破,「林子淩像媽媽一樣,全心全意投入每個案子。」文魯彬感性地說。

「我是從搶救二女兒的過程中學會『永不放棄』。」眼眶泛紅的林子淩說,她不希望曾經幫助她的人發生相同的遭遇,所以轉念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需要的人。

二十年前的林子淩,並非環保悍將,只是一位為罹患絕症女兒終日擔憂的母親。一九九○年代,林子淩是有名的水晶唱片製作人,和前夫跑遍全台,相繼挖掘出陳明章、伍佰、豬頭皮(朱約信)等多位本土音樂家和創作歌手。但由於水晶堅持做本土音樂,走的是非主流路線,經營得相當辛苦,「每天天一亮,就要開始籌錢、跑銀行。」林子淩說。缺錢的苦還可以承受,但二女兒罹患罕見的絕症過世,才讓她痛徹心扉。

二女兒不幸罹癌過世的打擊

一九九三年,林子淩當時三歲半的二女兒突然發病,檢查出罹患罕見的「神經母細胞腫瘤」,國內醫師束手無策,她抱著一絲希望,帶著女兒飛往美國就醫;一千萬元昂貴的醫藥費,是來自變賣水晶唱片版權、全部家產、親朋好友的借貸,以及地下錢莊。沒想到二女兒病情短暫好轉一年之後再度復發,離開了人間。

眼眶泛淚,聲音中透著一絲苦澀,林子淩回想起那段同時面對婚姻、債務和生死糾結的過去,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直到有一天被社區管理員的話點醒:「如果你能夠承擔一百斤,神是不會多給你那一百零一斤的…(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48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