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政客掛勾 墨西哥教育難長進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台灣立報/2011.04.25】

由於公立教育體制的破敗,導致墨西哥想要成為世界主要經濟體的美夢受挫。據《路透》報導,在墨國被稱為「教育者」(The Teacher)的教師工會對公立教育制度施加龐大影響力,就連政治人物也得忌憚三分。

雖然墨西哥是美國最大的進口國之一,也是全球首富史林(Carlos Slim)的家鄉,但墨國孩童的學習表現卻在眾多工業化國家中吊車尾、輟學率居高不下。即使學生已經受過幾年教育,但閱讀及寫作仍有障礙。

隨著墨西哥人口爆炸,墨西哥學生人數從1950年的3百萬人增加至3千2百萬人。但有研究指出,墨西哥因為教育程度不高及貧窮問題纏身等原故,民眾平均一年的閱讀量不到3本書。

教育表現吊車尾

事實上,墨國不斷增加教育支出,但學生卻經常待在殘破的學校裡上課。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於去年底所公布的調查報告發現,65個接受測驗的國家中,墨西哥的表現幾乎是墊底。

拉斐爾(Ricardo Raphael)是研究墨西哥公立教育制度危機的專家,他說:「墨西哥普遍存在一個共識,認為公立教育制度是個災難,我們正賭上墨西哥的未來。」

據OECD的調查,墨國15到19歲的青少年裡,有高達半數孩童既沒有就學也沒有工作。而且有專家指出,墨國有數千名教師從來沒有踏進教室上課。另外,相較於美國有75%的民眾擁有中學學歷,墨西哥只有45%。

根據推動教育改革的墨西哥非政府組織「墨西哥人第一」(Mexicanos Primero)指出,墨西哥大多數孩童都會就讀小學;但只有62%的學童會就讀中學;而就讀中學的學生中,只有1∕4的人會繼續攻讀高等教育。

墨西哥目前是全球第14大經濟體,經濟學家原本預估,在2050年以前,會成為第八大經濟體。但從墨西哥的教育數據看來,墨西哥要成為前十大經濟體,並非容易的事。

不少民眾認為,墨西哥教育不振的原因,很大一部分要歸咎於墨國全國教師工會。現年66歲的哥蒂約(Elba Esther Gordillo)是全國教師工會的終生會長,她是一名富有的女性,曾有政治評論員稱她作「墨西哥的黑武士」(Darth Vader of Mexico)。

墨西哥在2000年結束革命制度黨(PRI)長達71年的統治,但在這10年多的時間裡,作為世界第7大石油出口國的墨西哥仍未解決恩庇侍從的老問題,依法行政的概念尚未深植人心,這個問題從哥蒂約身上即可窺知一二。

掌握教師投票意向

全國教師工會有120萬名成員在選舉時擁有充分的影響力。哥蒂約掌握整個工會,只要哪個政黨能討好她,她便有能力影響墨國教師的投票傾向。

包括哥蒂約的女婿在內,工會有許多成員在墨國的教育部及政府內部擔任高層職位。雖然她握有大權,但她卻拒絕讓墨西哥的教育進行現代化

美國維吉尼亞州威廉及瑪莉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的墨西哥專家葛雷森(George Grayson)說:「膽敢反對她的墨西哥政客,皮就要繃緊點。墨西哥現任總統卡德隆(Felipe Calderon)要是沒有支持哥蒂約,他就不會當選。」連番拒絕接受《路透》採訪的哥蒂約,出生在墨西哥南方的窮困地帶,她在15歲就追隨母親的步伐,開始當一名老師。

哥蒂約在18歲喪夫,隨後搬往墨西哥市,與當時教師工會的領袖結交為友,並開始在工會裡慢慢爬升。自薩林那斯(Carlos Salinas de Gortari)於1988年就任總統以後,教師工會展開抗爭,要求教師加薪。但薩林那斯求助於哥蒂約,希望她能出面安撫工會,並指派她出任工會會長

墨國政府後來打算下放教育權力,一方面讓父母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另一方面想削弱工會的勢力。但這個政策隨即遭到哥蒂約的阻撓。從那時後開始,墨西哥的學校開始便停滯不前,教育表現始終落後給國際社會的同儕競爭者。

同樣都是生產大國,中國在OECD的調查中名列前茅,墨西哥學童的閱讀能力排名為46、科學為51,數學則是49,表現遠遜於中國。在經濟上,同樣位於中南美,墨西哥過去10年的平均經濟成長率為2%,表現遠不及巴西及智利。

分析家指出,墨西哥每年都有百萬名社會新鮮人及求職者投入到就業市場中,但墨西哥的勞動市場卻沒有能力吸收。

當經濟及教育表現都不如競爭者時,哥蒂約的教師工會卻成為一個利潤豐厚的帝國。

貪污減縮教育資源

某些評論家戲稱哥蒂約是「穿洋裝的吉米霍法」(Jimmy Hoffa,美國前卡車工會會長),她從每年6千萬美元的會費中揩了不少油水。她不僅在墨西哥市及美國加州擁有數間宅邸,還擁有私人的飛機。哥蒂約藉教師工會之便,將教師職位出售給民眾,其中更有數千名教師從未上過課,但卻可以領取薪資

另外,她也從政府用來補助採購新電腦及興建教師住宅的補助款中撈取好處。由於墨西哥勞方沒有集體談判權,因此只有哥蒂約一人有辦法向政府要求加薪或謀取福利。

在墨西哥致力推動公立教育制度改革的行動人士卡德隆(David Calderon)說:「工會有如大企業,是一個巨大的黑市,……每個月的流動資金高達數十億披索。」

貪汙的因素部分解釋了為何墨西哥政府每年投資公立教育的金額高達國內生產毛額的5%,但卻沒有得到相應的成果及產出。

OECD秘書長葛利亞(Angel Gurria)說:「沒有更好的教育品質,墨西哥不僅無法解決不平等的問題,也無法培養出更多的中產階級,更無法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競爭。」她本人就是一名墨西哥人。

從OECD的成績表現來看,墨西哥近幾年確實有些微的進步,總統卡德隆也希望推動教育改革,如終止販賣教席等。但專家們普遍認為,改善速度太慢,以致成效不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