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核四廠潛藏的四大「人為災難」

今周刊.撰文:羅弘旭 /研究員:陳兆芬

一場天災,讓一向以施工嚴謹著稱的日本核電廠也難逃核災的發生。反觀台灣的核四,不但有位於斷層、活火山帶的疑慮,主事者台電公司還以拼裝車的技術,造出全球最複雜的儀控系統,施工過程更是工安事件不斷,核四早已成為台灣人揮之不去的夢魘。

地震加上海嘯,讓日本福島核一廠四組機組連環發生氫爆,成為繼美國三浬島、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之後最嚴重的核災,也引發台灣民眾對核電廠安全的質疑聲浪。為了讓國內民眾放心,台電三月十五日緊急滅火,開放媒體參觀核一廠,強調核電廠的設計,足以抵擋七級以上地震和十公尺以上的海嘯。

只是過去二年來,台電屢屢被踢爆核電廠違規變更設計、施工現場起火等工安問題,此次福島核災,再度喚醒大家對於核災的警覺。三月二十日,超過五千位民眾走上街頭,高喊「我愛台灣、不要核災」,其中最主要的訴求,就是「核四工程弊端叢生,應立即停建。」

核四,這個從一九八○年就準備興建的核電廠,自提出計畫三十年來,經歷預算凍結、解凍、停工、復工等一連串波折,期間,反核人士的抗議更不時提醒台灣人有關核災的夢魘;過去,民眾安慰自己,這就只是個夢魘而已,但這一次的福島核災,卻讓我們發現這個夢魘異常真實,彷彿核災巨獸正伸出長長的爪子,向你我走來。

災難一/迥異世界作法,宛如拼裝車的核四

過去台灣的核一、核二、核三廠,都是直接購自美國廠商的產品,例如奇異公司(GE)的發電機組、美國貝泰設計顧問公司指導現場施工等,但當初政府為了提高發電廠自製能力,卻讓核四廠成了「拼裝產品」。台灣電力公司在一九九五年把興建核四工程原先的統包規畫改成分包,將最重要的核島區分包給數十個包商,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洪申翰形容:「這是迥異於全世界核電廠的作法」。

前美國GE核電工程師、現任核四廠安全監督委員的林宗堯表示,國內採購制度最常採取低價標,台電發包設計找了史威顧問公司,許多零件設備還是由台電自己採購,如此將導致工程介面的複雜與不同調,使得儀控系統整合成為台電工程師口中「不可能的任務」。

林宗堯形容:「這種設計,造出全球最複雜的儀表控制系統,當初停工引發批評,但許多核電廠人員其實鬆了一口氣。」

委由缺乏經驗的公司來設計,在核四施工過程中,就已經頻頻傳出各種意外案例。二○一○年三月底,核四電廠一號機主控室發生火災,儀控設備中的不斷電系統(CVCF)故障失靈,當中四分之三的電容器、七十片系統控制處理器被燒毀,緩衝異常電流的突波吸收器也盡數短路,事件造成當時主控室的顯示盤面失去電力;倘若這場意外是發生在反應爐運轉後,將會使工程師無法掌握反應爐的溫壓、冷卻水流、水位,洪申翰認為,這「簡直就像是蒙著眼睛開車。」

一般來說,核電廠的重要控制系統,都會有兩套電源設備,使用中的電迴路設備若發生了意外,能將系統立即且平順地切換到第二套,這場火災事故,就是第一套電路設備起火短路,當系統切換到第二套電源後,第二套也燒毀失靈,才會造成主控室指示盤面失去電源。

洪申翰說:「這種在全世界核電廠從沒發生過的事情,卻發生在核四,全是因為台電將核四的儀控機電工程分包給數十個廠商,如同拼裝車一般,一塊一塊的發包、採購、施工,再由台電自行整合。」

這種拼裝出來的儀控系統,沒有前例的應變措施可循,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狀況中,整理出標準作業程序,應付可能產生的意外,這種拼裝車,是核四的第一個災難。

災難二/建在活火山和地震斷層附近

一○年九月,立委田秋堇召開記者會,指出距離貢寮鄉核四廠二十公里處的海底,有活火山分布;除了台灣核四之外,世界上另一座核電廠蓋在離活火山這麼近的地方,只有菲律賓的Battan核電廠,這座電廠附近至少有二處火山,Battan核電廠從一九八五年完工以來未曾運轉,原因之一就是當地的火山潛伏危機。

而核四附近的活火山,數量卻相當驚人。台灣海洋大學應用地球科學研究所教授李昭興,曾乘坐日本的學術潛水艇至海底拍攝探勘,發現貢寮核四廠址半徑八十公里海域內,有七十幾座海底火山,其中十一座是活火山,有活躍跡象,這些火山的異動,絕對會對核四安全有所影響。

但是核四周邊的地理隱憂不只有火山,根據台電公司本身的核電廠址選定標準,距廠址八公里內,不能有長度超過三百公尺之活動斷層,而「枋腳斷層」距離核四原子爐的爐心,卻只有不到兩公里!

曾提出東海地震與濱岡核電廠的危險性的日本學者鹽土反邦雄,去年特地來台灣調查枋腳斷層,在現場找到四條可能斷層,按照幾條斷層可能位置推斷,在核四一號機、二號機的爐心附近,也可能有斷層線的通過。

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不否認這些斷層的存在,但是認為枋腳斷層在過去調查和最近的資料顯示,都沒有發現活動的跡象,因此不被認為是活斷層。

只是對於活斷層和死斷層的定義,各個國家不同,邦雄認為:「區分死斷層、活斷層意義不大,重點是如何防範它可能帶來的災害。」

雖然核四已經被質疑附近有火山和地震的隱憂,但台電卻認為核電廠的設計早已把這些都考慮進去,台電副總經理黃憲章說:「核電廠如果遇到火山爆發,會停止機組運轉,機組停止後的散熱電力供應調度,也不會造成問題。」他更強調:「核四已經把防海嘯的設計都考慮進去。」

但這次日本發生規模九的強震,超越日本一百四十年地震史紀錄,顯示地殼環境的變化越來越劇烈。但是核電廠所謂的耐震度設計,主要是依據過去的地震資料,以及已知斷層位置,日本福島核電廠耐震度○.六G(重力加速度)的設計,並不足以應付這種百年一見的天災,更何況台灣核電廠耐震度僅○.四G

當這種天災來臨的時候,林宗堯指出:「台灣核電廠雖然有備用發電機,但是地震一旦發生,所有設備都可能發生位移,或被掉落物件壓垮的問題,電線電路也都可能被震壞,冷卻水系統可能被壓壞,根本防不勝防。」

福島的核災已經告訴我們,面對大自然的威力,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不會發生」和「足以防阻」,這些人定勝天的態度,只是把全台灣人民的生命,押在對抗大自然力量的賭注之上,台電自認可以對抗地震和火山,是核四的第二個災難。

根據核電廠主管機關原子能委員會未公開的《二○○七年核四工程管制報告》,核四工程在○七年,一共有三九五件台電自行變更設計,其中二十件涉及安全問題。而違規最嚴重的,是反應爐的「緊急冷卻水道」焊接工程,未按照美商奇異公司的設計施作。台電回應:「這些現場施工設計修改案,均未涉及核能安全功能之修改。所有修改均須由原設計廠商或由具有相同資格之認證公司審查確認設計修改,取得認可,再報原能會核備,絕不可能有擅改設計情事。」

災難三/台電擅自變更核四設計,並隱匿實情

但這些修改,後來又被陸續爆出包括核四廠核島區一、二號機的墊片、導線管材質,改用較便宜、卻易燃的尼奧普林(neoprene)及不耐蝕的電鍍鋅材質,更讓環保團體質疑強度較低,但核四工程督導組長林俊隆卻認為:「是奇異設計規格過高!」

對規格上的更改,台電承認確有其事,但澄清:「有關墊片部分,台電已向原能會承諾尼奧普林材料不會使用於電纜線製造,導線管配件出線盒之墊片係以金屬板鎖固,露出空氣部分極少,即使發生火災,亦不易燃燒,且墊片數量甚少,故應無燃燒釋出有毒氣體之顧慮。」

導線管部分,台電強調,原設計並未規定配件部分須使用熱浸鍍鋅,僅規定使用年限,「所以使用電鍍鋅亦可符合本案採購規範要求」。但耐人尋味的部分,修改設計此事被揭露之後,台電把某些修改設計,定義為所謂的「第一類變更」,也就是「第一類為非安全相關之設計變更」,不需要知會奇異公司與原能會。

但到了今年,台電又再度被媒體報導擅自變更七百多項安全設計,實際上,台電公司設計修改項目共計一五三六件,其中奇異公司還有六二○件的變更審查作業尚未發回同意,就連原能會核管處也質疑:「奇異公司已經指派設計人員至工地,為什麼還有這麼多項目變更設計!」

清華大學核工所教授白寶實認為:「如果需要修改設計,就代表有不周延之處,不應該是做了再來修,而是應該停工,重新設計。」台電這種「邊設計邊施工邊發包」,自己認定強度標準的作法,正是核四的第三個災難。

去年三月底,核四電廠一號機主控室發生火災,儀控設備中的不斷電系統故障失靈,這則公安事故經媒體披露之後,環保團體去追查核電廠建廠管制現況報告,才發現從三月分到五月分的報告,都沒有這樁核安事故,整件事被台電和原能會封鎖三個月,若非有內部人員向周刊爆料,全台灣恐怕沒有人知道

災難四/過度自信,不能戒慎恐懼的心態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祕書長李卓翰表示:「去年的四月三十日,台電在核能安全監督會議中,隻字不提這個意外。」他認為,核四除了既存設計規畫問題外,安全監督系統都不能讓人民信任,核四監督委員會應公正確實執行監督工作,並且讓關心核四安全的環保團體也能派專家進入監督。

不僅核四興建處處漏洞,就連精心安排的媒體參訪,也被當場抓出台電管理核電廠的問題。其中,位於石門區的核一廠,號稱可以阻擋十公尺海嘯的防海嘯閘門,被媒體當場問出閘門需要三十分鐘才能完全閉合,當時核一廠的掩飾說法是:「需要另外準備吊車才能作業,所以要三十分鐘。」但後續卻被查出真正的事實是:「門型吊車因長期遭受海水腐蝕,在二十幾年前就已損壞」。處處隱瞞,就是台電給外界的觀感,民眾不信任,是台電自己造成,也是核四的第四個危機。

日本,向來就是以施工嚴謹和要求高規格工安而著稱的國家,但面臨突如其來的天災,福島核電廠還是釀成巨大的災害,而對比台電公司,似乎還沒在日本這次天災中,學到面對自然力量所應該抱持的絕對審慎態度。

對於台電首次嘗試設計核電廠,卻不知加倍戒慎恐懼,一旦天災來臨,擊碎的不僅是傲慢的外殼,更恐怕是全台灣人民的未來… 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44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揭開核四廠潛藏的四大「人為災難」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