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 要為台灣撐一把生態保護傘

【文/賴筱凡、燕珍宜】

最近,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多了一個身分,她成了「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的財務長。因為感動,她替素昧平生的「老樹媽媽」謝粉玉還清兩千萬元債務,還說服丈夫出任基金會執行長,積極投入保護老樹的行動,要在老樹媽媽的號召下,圓一個她未曾實現的夢想。

下午兩點,趁著二二八連假的好天氣,三個身影穿梭在苗栗三灣一座山坡上的林場裡,「不要看這棵七里香瘦小,要長到這個高度,它至少已經活了一百年。」說話的人是何麗梅,一身休閒裝扮的她,名片上面印著「財團法人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財務長」,這是她在台積電財務長之外的新身分。

外界對何麗梅的印象,不外乎是台積電法說會上一板一眼的財務長形象,她曾被國外票選為最佳財務長,掌管一年上兆元資金流動的台積電財務部,更是台積電近二十位副總裡唯二的女性。但鮮少人知道,她熱愛戶外活動,假日一定會拉著丈夫劉淙漢往外跑。

鎂光燈下的她,嚴肅、低調,深怕說錯一句話,幾乎不接受專訪;但下了舞台,她活潑、樂觀,對於「巷子內」的美食津津樂道,還是朋友間揪團出遊的召集人。她說起笑話來也很有一套,最近她還說得一口「老樹經」,對台灣原生樹種如數家珍。

甚至,更少人知道的是,兩年前何麗梅號召親朋好友幫忙,替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媽媽,償還兩千多萬元的債務,還鼓動朋友出錢出力,替老媽媽籌設基金會,劉淙漢更出任基金會執行長,只因她為老媽媽的作為所感動。

這位老媽媽,就是人稱「老樹媽媽」的十呆基金會董事長——謝粉玉。

受護樹行為感動,幫忙還債兩千萬元

走在林場裡,謝粉玉隨手摘下幾片葉子在手上揉了揉,「你聞聞看,這個很香。」何麗梅不假思索就將鼻子湊了上去,那是一股老樹獨特的清香,兩個人一會兒說到林場裡頭又來了幾位新「成員」,一會兒又聊著謝粉玉最近研究樟樹的心得,兩人並肩走著,一旁,劉淙漢則捧著手上的單眼相機,忙碌地為老樹留影。

「小時候常聽人家說,家門前有棵樹,像Roger(劉淙漢的英文名)常講他小時候爬樹的事給我聽,但我是眷村長大的孩子,都沒這些經歷。」出身軍眷家庭,何麗梅雖沒有與樹共同成長的經驗,對樹卻有一份特殊的親切感,連走在英國倫敦的海德公園裡,別人享受公園美景,她倒忙著細細研究每棵樹的不同與品種。

望著遠方的謝粉玉在林場裡頭埋首照顧老樹,何麗梅說,「我認識老樹媽媽的時候,是她人生最困頓的時刻。」二○○九年,金融海嘯衝擊全球經濟,也差一點毀了謝粉玉的家。

四分之一世紀的青春拯救一萬多棵老樹

當時,謝粉玉為了拯救台灣各地的老樹,積欠兩千多萬元的債務,因銀行緊縮銀根,一時讓謝粉玉備感壓力,就連謝粉玉的兒子、女兒,都因媽媽債台高築而不敢結婚,深怕誤了另一半。

但謝粉玉始終堅持她所做的,「我好像中了樹神的蠱,這輩子注定要當樹的奴隸。」當年台三線為了拓寬,差點把苗栗一處綠色隧道的行道樹都砍光,這就是謝粉玉開始保育老樹的起點,「我那時候想,不然絕食抗議好了。」因為,道路拓寬的公聽會裡,只有她一個反對砍樹,沒人聽得進她的聲音。

場景拉到台中科學園區,前幾天,在一家生技公司大門前,謝粉玉包覆著客家花布頭巾,頂著強風,忙著指揮工人掘土、挖洞,因為她剛替這兩棵高達三、四層樓的金剛櫟大樹,找到一個新家。

二十九年過去,從抗議台三線拓寬砍樹,到現在幫流浪樹找新家,這件事,謝粉玉做了近三十年,她為了毫無反抗之力、任人類宰割的流浪樹,四處奔走請命,出錢出力,直至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對她而言,這些樹就像是她的兒女一樣。」何麗梅深深地為謝粉玉的護樹行動所感動,她用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青春拯救老樹,至今獲救的樹木超過一萬多棵,甚至為了買地種樹,連自己的透天厝、土地統統都拿去銀行貸款,前後借出五千多萬元,月息一度高達四十萬元,後來因繳不出利息,而面臨土地、房屋遭法院查封,即將被拍賣的困境。

何麗梅望著眼前聳立的老樹,感慨地說,「搬一棵樹,光是找挖土機、工人、吊車,就要好幾十萬元……。唉,她就是『大憨』(很傻)啦!」對於何麗梅這樣每日經手上千萬元的財務長而言,她實在難以想像,謝粉玉居然能夠為了救老樹,負債上千萬元,「我聽到她向銀行借了這麼多錢,都快嚇死了!」

台積電那套行不通,何麗梅調整步伐

所以,謝粉玉的三個小孩曾經非常不諒解,縱使他們每人每個月給媽媽三萬元,加起來近十萬元,「但她全部拿去救老樹,就算有人認養老樹,給了她一點移植費,也是必須立刻拿去償還積欠的工錢、挖土機費用。」所以當何麗梅聽過謝粉玉的故事,當下就決定要出手幫忙。

於是,一群跟在謝粉玉身邊的人開始動了起來。

在他們之中,有的人是SPA館老闆,有的是電視節目製作人,有的是建築師,還有像何麗梅與劉淙漢這樣的專業經理人…(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42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