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名妓賽金花的波瀾人生

賽金花(1872年至1936年),閨名趙靈飛,乳名趙彩雲(一說姓鄭),安徽黟縣人。幼年被賣到蘇州「花船」上為妓,改名傅(富)彩雲。她一生三嫁。第一次是1887年嫁給前科狀元洪鈞為妾;第二次是嫁給滬寧鐵路稽查曹瑞忠做妾;第三次是1918年與參議員、江西民政長魏斯炅正式結婚。她因此改回閨名趙靈飛,晚年自稱魏趙靈飛。庚子之後,因虐待幼妓致死而入獄,遣返蘇州原籍,後重返上海。晚年生活窮困潦倒,1936年病逝於北京。

從妓女到「狀元夫人」

自從有了照相術以後,歷史便少了幾分浪漫的想像,文字的描述也開始大幅度縮水,少了幾分詩意的張揚。當歷史更接近真實的時候,我們反而有了幾分失落和寡然。譬如說晚清名妓賽金花,她有著「公使夫人」、「東方第一美女」、「第一位出入歐洲上流社會的中國公關小姐」、「最後一位裹著小腳的具有明星氣質的交際花」等能激起我們豐富聯想的稱號。但是,當你看過現存的一些老照片後,你會發現不過爾爾。

除卻當時照相術不發達,可能部分失真外,更重要的原因也許在於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審美標準和流行偏好。當年,寫《賽金花本事》的商鴻逵先生曾在回憶賽金花像的文章裏寫道:「我見著她的時候,已是花甲之歲,望之猶如四十許人。記得劉半農先生向余上沅(戲劇家)說,看這個女子當是清末時期的標準美人。」就是這樣一個無法用現代審美眼光來衡量的美人,有著不一般的坎坷人生和傳奇經歷。

光緒十三年(1887年),前科狀元洪鈞回蘇州守孝,與賽金花初見,為其美色傾倒,隨即納為三姨太。賽金花嫁給洪鈞,於是便又有「狀元夫人」的美稱。賽金花嫁給洪狀元時大概也就十幾歲,而狀元公洪鈞已五十開外,兩人年紀相差極大。光緒十三年(1887年),清廷派洪鈞出使俄、德、澳、荷四國,可以攜帶夫人同往。由於洪鈞的大夫人年齡太大,加上思想守舊,不願意隨其出國,於是年輕貌美的賽金花便以「公使夫人」的身分隨洪出使。後在柏林居住數年,並到過聖彼德堡、日內瓦等地,見過不少世面。

光緒十八年(1892年),洪鈞任期滿,奉命回國,不久病逝。也許太過年輕,賽金花剛滿20歲,又受了西洋文化的影響,所以她不願從此獨守空房,為一個死去的男人守節;也許早已料到洪家容不下她這個當過妓女的小妾,遲早會將她掃地出門,因此就在「扶柩南歸」的時候,賽金花攜帶細軟跑到上海去了。在那裏,年輕的「狀元夫人」掛起「趙夢鸞」、「趙夢蘭」的牌子,重操妓女舊業。據說在雲屏繡箔間,特意懸掛一幀洪鈞的照片,使得走馬王孫與她相依相偎之際,可一睹狀元的豐儀,從而生出些別樣的情調來。

不久,賽金花對上海失去興趣,又於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夏天移住天津,再次亮出「狀元夫人」的招牌,一時車馬盈門,生意極其紅火,可謂紅極津沽一帶。那時,26歲的她已經升為鴇母級別,有了自己的妓院。她以自己的名氣招募了一批漂亮的女子,在江岔胡同組成了有南方韻味的「金花班」,「賽金花」的名號也就是從這時開始叫響。

「護國娘娘」和賽二爺

賽金花的人生傳奇,在八國聯軍入侵北京之後達到一個高峰。後世傳說有多種版本,大致意思是說她曾以使節夫人的身分去過柏林,懂得一些德語,還與一名年輕的陸軍尉官瓦德西發生過一段浪漫的故事。後來八國聯軍統帥便是她的老相好瓦德西,她正是利用這層特殊的關係,吹了許多枕邊風,不僅制止了聯軍的大屠殺,而且保護了皇宮,使之沒有被焚毀。甚至在議和過程中,連李鴻章都束手無策時,也是由她出面,成功勸說了克林德夫人(克林德是義和團運動時的德國駐北京公使,在運動中被殺)接受了立碑道歉的條件。

這個「妓女救國」的故事,雖然老套,但大多數人都信以為真,民間甚至把她尊稱為「護國娘娘」。對於這件事情,賽金花向來持曖昧態度,不承認也不否認。後來在老年潦倒不堪時,為了求得生計、迎合時人口味,編了不少假話、瞎話,而且前後矛盾,實在不足為信。

其實,時任聯軍統帥的瓦德西官至陸軍上將,還是德皇威廉的侍衛長,當時已年近古稀。即使假定是10年前在德國和賽金花相識,也是近60歲的年紀,以這樣的年紀判斷,不可能還是一個「年輕的陸軍尉官」。因此,以上種種說法很是靠不住。另外,以賽金花的文化素養判斷,可能她也只是粗通幾句德語罷了。

曾親歷「八國聯軍禍亂」的同文館學生齊如山回憶說,那時賽金花想和德國人做生意,還要找齊如山幫忙,而齊如山的德語「僅能對付弄懂而已」,可見賽金花的德語實在是「稀鬆得很」。齊如山也直言賽金花與德國軍人的確有點來往,但都是中下級軍官,連上尉都很難搭訕上。因為上尉已算很大的官,「言行上便需稍微慎重」。以此推斷,結交聯軍最高統帥瓦德西更是不可能的事。而另一位親歷禍亂的丁士源在所著《梅楞章京筆記》中說賽金花只是在遠處望見過瓦德西一眼。

From:大都會文化‧時事歷史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