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衍樑:先穩軍心 南山上市一年後再說

【文/賴筱凡、梁任瑋】

宣布購併南山人壽的隔日,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接受《今周刊》專訪,談購併過程的心情點滴、針對外界對購併的疑慮做說明,也談他屬意的南山人壽新管理團隊樣貌,與未來的經營目標。

一月十三日,就在尹衍樑宣布購併南山人壽的隔日,清晨五時五十分,寒流侵襲台北街頭室外氣溫只有八度,站在街頭,寒氣逼人,即使穿著厚重的外套,都不禁打哆嗦。此時只見幾位穿著牛仔外套、卡其褲制服的員工帶著早餐,快步走進位在八德路的潤泰集團總部。

南山將由三人搭配掌舵

這時天空仍是灰濛濛的,為何這些員工一大清早,不到六點就陸續來上班?原來是潤泰集總裁尹衍樑,習慣在早上六點就上班,使得員工們也一樣得早起上工。

不過,當天尹衍樑比平常晚一個小時抵達辦公室。那一天,尹衍樑和我們約好早上七點半訪,這個時間可以說是我們歷來採訪企業老闆最早的一次。為了趕上採訪時間,得早上六二十分就起床。若以每天上午六點上班這個時間推算,尹衍樑和幹部員工們,每天五點鐘要起床,才趕得及一早六點上班。

見面之後,我們問他,「總裁,你今天好像晚到了一點?」一貫穿著黑襯衫的他說:「剛有個同學說要找我,沒時間只好『豆漿會』嘍。」原來他一早六點就和同學約好談事情。

別於前一天記者會的嚴肅神情,這天尹衍樑的心情顯然輕鬆許多。早上六點剛與老同學喝豆漿,下一個小時就出現在辦公室,剛拿下南山的尹衍樑還有得忙。

對於外界的諸多疑問,尹衍樑選擇在買下南山的隔天,對我們一次講清楚。

買下南山人壽之後,當務之急,除了得讓南山的營運狀況穩定下來,更重要的是為南山找合適的經營團隊。一直以來,尹衍樑都將手上的事業充分授權給專業經理人,像是中國大潤發,他全權交給大潤發中國區首席執行官黃明端管理,如今的南山,他也同樣會放手給專經理人。

「三個人,一位南山老臣、兩位金融界的專業經理人。」這是尹衍樑對南山人壽未來經營隊的初步構想,就是經營團隊至少要有三位大將,其中一位是原來南山的員工、另兩位則金融界徵才。

至於董事長的口袋人選,尹衍樑已經胸有成竹,只是最近礙於購併簽約事宜,讓他還沒時去做最後確認,快的話,近兩周內就會有結果。

外界猜測尹衍樑可能會找來集團大將「3P」之一的Patrick,前太平洋安泰人壽經營管理員會主席潘燊昌;但尹衍樑有不一樣的想法,「潘燊昌是從南山離開再到安泰的人,如果他來管南山,勢必會讓南山的現有團隊心裡不舒服。」

尹衍樑對於用人,向來都有他自己的一套原則,這次挑選南山管理團隊,他格外慎重。

「要管南山的人,一定要是能統合專家、經理與每位員工意見的人,要能傾聽,也要會溝通協調。」尹衍樑形容,管理南山就像軍隊治軍一樣,一個軍隊要有好的連長在第一線衝鋒陣,中間要有營長居中斡旋,後面還得要有團長運籌帷幄。而南山下有三萬七千位員工,是好幾個師,師長不僅要承上啟下,還要能溝通團長、連長,得是個協調的長才。

馬上安排與南山工會面談

在宣布拿下南山人壽的當天,尹衍樑就與南山的一級主管見面,「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夠穩定軍心,精神講話。」

至於南山自救會大動作登廣告,力表反對立場,這些尹衍樑都看在眼裡;南山工會的主張,他也都明白。所以他馬上就安排了時間要與工會面對面談,「一層一層地談,坐下來談,只要合理的條件,都可以談。」

此外,尹衍樑對外部董事人選,也謹慎以對,「外部董事得找公正有人格的人,不是找他們來當擺設。」所以,尹衍樑找來與他有多年交情、外部信譽極佳的宏碁創辦人施振榮。「施振榮是很正派的人,他一定不會圖利個人。」尹衍樑說。

找到經營團隊,第二關,潤成還得通過金管會審查。

自從潤成成立以來,外界攻擊的聲浪就沒有少過,不僅左打尹衍樑是「紅色資本家」,還右踢潤成找立法院長王金平為其關說,恐踩美國《反海外貪汙法》(FCPA)底線。在記者會現場,尹衍樑都是耐住性子面對這些質疑,但專訪時,他還是少見地板起臉來回應這些問題。

「市場上講政治力介入,藍營怎麼可能有勢力介入,我又不是政治人物,講這件事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你說紅色資本,我們的錢都是來自台灣啊!」尹衍樑激動地解釋,媒體拍到他帶著美國國際集團(AIG)高層,到王金平官邸拜會,渲染成關說,但事實是他與AIG高層是先後去王金平家拜會,「我是參加六點半生技產業的座談會,許照惠(生技創投The Frost Group創辦人之一)也都在,我們剛到的時候,AIG的人正好下來。」

在尹衍樑的話裡,他確實與AIG的人打了照面,「但真的不像外界講的,我帶著AIG的人去見王金平??,AIG去見王金平,有可能我在旁邊聽嗎?」面對這些衍生而來的流言蜚語,尹衍樑顯得無奈;在他的了解,AIG拜會王金平,是為了弄清楚立法院的態度。因為第一輪買家宣布時,立委反對聲浪大,這次AIG須記取教訓,希望讓購併案能順利進行。

至於外界還攻擊潤成出價僅二十一.六億美元,完全比不上高價陪榜中信金的二十七億美元,「不是我不想出錢,是再多我也拿不出來,後面的錢還要用來增資,可不能一次把力氣用盡。」尹衍樑說,二十一.六億美元這個價錢,是他與蔡其瑞一起討論出來的。前次博智以二十一.五億美元得標,這次多一千萬美元也好,才訂下這個數字。

台大政大教書 自認「合格」

其實在整個購併過程中,尹衍樑都不是那麼有信心,「我不是對潤成沒信心,而是沒信心一定能拿到,直到公布前,我都沒信心。」但面對接下來金管會的審查,尹衍樑倒是拍著胸脯,「我有信心會『準備好』,人家說我『不合格』(沒有金融專業背景),我在政大會計所教兩年,又在台大財金所教了五年,你說我不合格?應該不會吧!」

這次尹衍樑與寶成總裁蔡其瑞連手出擊,一拍即合,從去年九月開始密集開會,最後順利拿下南山,他說:「群雄逐鹿中原,現在鹿逐到手,當然高興。」

「壽險一直是很不錯的東西,但第一個問題要注意到利息高,現在央行開始升息了,台幣也開始升值,這是一個轉折點。」儘管身邊多位友人都力勸他不要招惹南山這個麻煩,認為他已經年紀大了,可以過很好的生活,尹衍樑卻有不同見解,「保險是看一輩子的事,我才六十一歲,還能再看六十一年啊!(大笑)更何況大環境是好的,正是壽險業要全力衝刺的關鍵。」

南山之於國泰人壽、新光人壽的優勢就在於,國泰、新光這些老壽險公司早年賣的高利率保單,遠比南山多很多;所以南山必須增資的關鍵點就在於利率四.五%,「我算過,在風險係數與IFRS(國際會計準則)評估後,厲害的話,每一、兩年就要增資百億元,利息升到四.五%以上,才能打平。」

只是,尹衍樑並不擔心,因為買南山人壽的資金都來自當年他在太平洋安泰人壽的投資獲利,還沒動用到金雞母大潤發的根本。下半年中國大潤發新股發行掛牌後,能到位的資金之龐大,自然不在話下。

何時上市?還要觀察一陣子

過去一年沉睡中的南山一.八兆元資產,尹衍樑怎麼活化大筆資產?「活化很容易,要把資產做好,不是要去操縱他,而是要先做完深入的基礎研究,了解整個行業的缺失、經濟景氣的升降,才能活化,關鍵還是在要有對的人,沒有人就不能做。」

至於南山何時能掛牌上市,目前尹衍樑心裡還沒譜,「至少得要進去了解半年、一年,才會知道。」

買下南山的第一天,台北難得好天氣,尹衍樑望著窗外的陽光,有感而發地說,他應該趁著好天氣趕快去騎腳踏車,想想接下來要怎麼做,也讓緊繃好一陣子的心情能放鬆一下,才能繼續迎接紛至沓來的挑戰。

From:《今周刊》735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