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退化的徵兆

當你煩惱著可能會發生什麼壞事時,就是進入了說故事時間。

我們來看看一個例子:老闆約翰正在經歷情緒退化。星期五下午,他對員工亞歷士說:「你星期一一早來我辦公室。」至於亞歷士呢?老闆說的話,可能會讓他想起以前媽媽對他說的,「等你爸回來再說」或「校長今天不在,但過幾天他會讓你好看」之類的話,以及當時所留下的情緒記憶。亞歷士會開始進入說故事時間。他會花整個週末來編故事,揣測約翰想跟他談什麼。可能是因為他把傳真紙帶回家用?不對,應該是因為他買東西時拿了公司信用卡付帳。也可能更慘,他要被炒魷魚了。他設想的情況一個比一個嚴重,火氣也愈來愈大,最後陷入了暴怒之中。少有員工面對這個狀況時,會去揣想:「嗯,老闆一定是要跟我談談加薪的事。」亞歷士想像一切可能會發生的事,等他終於走進約翰辦公室時,已經精疲力竭,而且覺得自己很卑微渺小。

我們可以將說故事時間剖析如下:

情緒退化的老闆
做出情緒退化反應的員工

拋出一句:「你星期一一早來我辦公室。」除此之外,其他什麼話也沒說。 心想:「我要被炒魷魚了!」接著整個週末都掛念著這件事,編出最悲慘的劇情。星期一上班時,心煩意亂、緊張萬分,覺得自己遜斃了。 心想:「他可能是想跟我談史密斯那份報告的事,也可能是要給我加薪。不過他什麼也沒講,所以我還是別想太多,星期一再說吧!」

做出成熟反應的員工

「你星期一一早到我辦公室來談談史密斯那份報告。」 「他一定不喜歡我的提案。星期一我會被他臭罵一頓!」整個週末焦慮不安,不斷說老闆壞話。 「嗯,我要把檔案備妥,星期一才好去跟老闆談。」週末時沒有多擔心,因為他已經準備好星期一所須的資料。

人們在情緒退化時,多半會編出最悲慘的劇情。有趣的是,我們在腦海裡編出來的故事,其實是為了消除恐懼、撫平心情,可是效果適得其反,我們不但沒放鬆,反而更焦慮。那些故事源自於大腦裡不求邏輯、不講理智的區域,情節生動,於是我們更恐懼、更生氣、更憤怒,情緒也更加退化。這些帶有被迫害妄想症的情節可能會變得過分偏激,從剛開始時認為某人打算懲罰你、操控你,到最後變成某人想要徹底把你給毀了。

雀麗是位家庭主婦。她離過兩次婚,如今很難再信任丈夫。她第一任丈夫死於車禍,第二任丈夫出軌。她說現任丈夫湯瑪斯是個好人,然而儘管她努力要克服內心的怒氣和憂慮,卻還是認為湯瑪斯總有一天會拋下她。

某次湯瑪斯得去芝加哥出差。他說他十點以前會抵達旅館、十點半前會打電話給她。雀麗像個等著初戀情人來電的少女一樣,在電話旁守著。十點半了,電話沒響;十點三十五分了,電話還是沒響。雀麗做過一大堆心理治療,所以她一直等到十點四十分才爆發了情緒退化。
「我想知道他人在哪兒。我在生氣、憤怒和恐懼之間徘徊。我開始想像他出了什麼事,搞不好出了車禍,或是飛機墜毀了。我在等他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可怕的景象也在腦海裡一個接一個閃過。我看見他孤單無助地躺在水溝裡或急診室裡,搞不好已經死了。我慌張得不得了。接下來我突然又看見他跟一同參加會議的祕書搞在一起,我心想這個臭婊子最好是死在水溝裡,因為他要是被我逮到跟祕書在一起,我會把他給宰了!」她一邊告訴我這件事,一邊又哭又笑的。

要是你從來沒碰過車禍意外、被送去急診室、另一半背著你偷吃,那麼當你處在雀麗的情況時,你心裡會想:「應該是飛機誤點了,他一定沒事的,早上就會打給我了。」你會熄燈上床,然後睡得像個寶寶一樣;我說「像個寶寶一樣」,並不是指你每個小時都會醒來哭著找媽咪。不會這樣!你會像個沒有情緒退化、沒有一直憑空揣想悲慘劇情的大人,這一覺睡得安安穩穩的。

編造如此戲劇化的災難劇情的超能力從何而來?答案是童年。世界上最會說故事的高手是誰?就是小孩子。他們是說故事高手,直到他們因為這種充滿創造力的本領而被告誡、訓斥、懲罰為止。這種與生俱來的說故事本領潛伏在每個人心底,然後在那些憂心忡忡的時刻再次展現出來。只不過已經成年的人如今明白了「這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因此編出來的故事往往沒有美好的結局。

更多的出版及活動訊息,請上商周出版部落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