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位無國界醫生 用大愛搶救受苦的靈魂/宋睿祥 戰火下的無畏醫者

【文/燕珍宜】

懷抱理想、不到30歲就投身無國界醫生組織的宋睿祥,歷經無情炮火下的人間煉獄,在異國戰地裡缺乏設備的環境中,克服困難與恐懼,搶救了無數受苦受難的靈魂,更磨練他成為一位大愛無畏的醫者。

飛機上,一位年輕醫生忍耐著恐機症、遠渡重洋,欲前往陷於戰火中的葉門,一個多數台灣人指不出位置的國度,漫天烽火中,一位台灣醫生對人類的大愛,正在蔓延。

這位年輕醫生是宋睿祥。當台灣別的年輕醫生,正奮力著如何一路從住院醫師、總醫師、然後主治醫師快速地往上爬,宋睿祥卻選擇了一條非常不一樣的路──成為「叢林醫生」。這個念頭早在十三年前,他還是稚嫩的醫學系學生時,就開始萌芽。

在他大四的那一年,對於未來正充滿疑惑。他心裡想著,是否要按照安排,完成實習、通過國家考試拿到醫生執照,然後工作一輩子,過著順遂的人生?宋睿祥的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告訴他,這樣子去當醫生,對他並沒有意義。

毛遂自薦加入無國界醫生組織

正巧,此時一場由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MSF)舉辦的攝影展,展場中的一張照片,是在阿富汗的難民營裡,一位頭皮打著點滴、嚴重脫水的小孩,這個畫面深深撼動了他。他第一次發現,原來這些災難與疾病是那麼的真實,但卻又那麼的遙遠。他想要更進一步了解並幫助這些亟需援手的陌生人,而無國界醫生組織,則能幫助他完成這個夢想。

畢業後,他立刻跑到香港,毛遂自薦要加入專門訓練「叢林醫生」的「無國界醫生」組織,不到三十歲的他,就這樣成為台灣第一位無國界醫生。

飛機終於降落在阿拉伯半島的葉門首都沙那(Sana’a),這一趟任務出勤,即是來自於「無國界醫生」的徵召。受命時,宋睿祥完全不知道葉門的政府軍與什葉派游擊隊已經打得不可開交。而他將要去支援的醫院,就剛好位於兩軍交火的正中央。

宋睿祥才剛踏入MSF亞塔醫院簡陋的大鐵門,頭頂天空就疾速飛過一架戰鬥機,不一會兒,傳來隆隆作響的爆炸聲,還來不及卸下行李,一位年約四十歲的婦女、傷口流著大量鮮血,被送到他的面前。

傷患不斷送來,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從未經歷過戰爭的宋睿祥描述,他唯一的戰爭體會來自好萊塢電影。電影裡,每一次炮彈聲,帶來的是刺激快感,但戰爭真實場景裡,每一聲爆炸,卻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他形容,「炸彈爆炸的威力,連皮膚都感覺得到震動,神經如橡皮筋一樣愈扭愈緊。」

即使內心的害怕與恐懼不比病人少,但身為醫生,還是必須故作鎮定,宋睿祥也實在沒時間與體力害怕,不斷送進來的傷患,讓他連喝水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叢林醫生」,顧名思義就是除了叢林以外,什麼東西都沒有。在叢林醫院裡,別說沒有基本的醫療設備,有時甚至連水、電都不一定有,宋睿祥就曾經在非洲的賴比瑞亞,一邊行醫,一邊還得自己動手接水電,甚至挖井取水。

深陷在沒水沒電的叢林裡,方圓百里內能找到一位醫生,都是上天特別的眷顧,因此,根本不可能還有什麼內外科別之分…(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34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