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龍-出身彰化 年收入五億的牙醫

撰文者:胡釗維、吳怡萱╱商業周刊 第1076期

醫師的收入能有多高?來自台灣,在美國執業的牙醫師陳俊龍,去年總收入一千七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五億元),是一般台灣牙醫師的逾百倍;在美國當地,則約同業平均水準的二.五倍。

主持八家牙醫診所 賭城市長也是他的病人

陳俊龍在美國擁有八間連鎖牙醫診所,其中,位於拉斯維加斯、洛杉磯比佛利大道上的兩家,由他親自看診,國際巨星麥可傑克森家族、芭芭拉史翠珊,與拉斯維加斯市長奧斯卡.高德曼(Oscar Goodman),都是他的座上賓。

今年四月,陳俊龍在台大福華會館開課,講授植牙手術,單場收費高達新台幣六萬元,竟湧進超過一百位的牙醫師前來聽課。當中,包括有前彰化基督教醫院牙科部主任廖述祐、門諾醫院牙科主任林賜聰等人,連走道都擺滿了小板凳。

陳俊龍的專長是植牙,在美經營連鎖植牙醫學中心。雖然他每顆植牙的平均收費僅為美國同業的六成(七千美元),但他的手術時間,只需要同業的六分之一,因此,他能夠以診量衝高營收。以去年來說,他進行植牙手術超過兩千人次,是同業的二.五倍。連為顏寧、孫芸芸等人看牙的芝加哥牙醫診所醫師裴紹企都羨慕的說,「他做一年,我要做一輩子。」

植牙,因為過程繁複,被視為牙科中的藝術品。當中的上顎植牙,比一般的植牙術程更繁複,從第一次診療到手術完成,必須經歷五道手術,得花至少兩年的時間。但陳俊龍全球首創的五合一手術,將五道手術簡化在一次完成,得以將診療時間縮短為四個月,為傳統的六分之一。

這項獨門技術不僅為陳俊龍帶來可觀收入,由於取得超過三十件專利,還讓他於二○○二年登上「世界名醫錄」(編按:世界名人錄每年在各領域挑選代表性人物)。國內最大的區域型聯合牙醫診所、ABC牙醫聯盟亞太植牙中心院長謝尚廷指出,「大多數專利都是由植牙工具廠商申請的,很少有牙醫師能自己研發並成功獲得專利。」陳俊龍也因此獲哈佛大學牙醫系聘為客座教授。

脫下白袍的陳俊龍,透露出一股精明的商人氣息,「我們這行,手停了就沒income(收入),」他打開筆記型電腦,點出各種病例,仔細分析自己如何用比傳統更有效率的方式,換掉病人的一口爛牙。

出身醫生世家 遭逢騙局,被寄養封閉小鎮

陳俊龍出身台灣彰化的醫生世家,家族中超過三十人是醫師。他自小聰穎,是台灣實施第一屆資優教育的小學生,加上是家中么子,「當我懂得算術時,父親都已經快六十歲了,」因此備受父母期待。

為了送他出國當小留學生,父親向親友借錢,拿出十五萬美元頂下洛杉磯當地華人的一間魚貨鋪,以取得公民資格。沒料到,這間魚貨鋪是場騙局,不到半年,魚貨鋪遭檢舉違法,父親畢生積蓄化為烏有,陳俊龍在美國也沒了落腳處。

親戚為免事端,對他們避之唯恐不及,半年後,父親才為他找到一戶位在密西根州賽吉諾縣(Saginaw)的寄養家庭。這個美國中部的小鎮,人口不到一百五十人,居民全是務農,從一間房子走到下一間房子,大約是五公里的距離,而且沒什麼車子。從台灣要到賽吉諾縣,必須轉機五次,再搭兩個半小時的長途巴士才能抵達。

小鎮只有一所學校,不到三十名學生,小學一年級到九年級所有學生,全在一起上課,所學則全是陳俊龍在台灣就已經會的。這個在台灣資優兒童移民美國,原是為取得更好的教育,沒想到不進反退。

限制陳俊龍發展的還不只大環境,由於寄養家庭的父母是虔誠的安息日會教徒,作風保守,隔絕他與外界聯繫,在此生活六年,陳俊龍猶如井底之蛙。他被迫離開洛杉磯時,被親戚冷眼對待,曾立志要當個好醫生,這個夢想卻在這個小鎮逐漸退去。高中時,老師問他將來要做什麼?「娶個漂亮的美國女人,擁有一個能每天騎馬的牧場。」他如此回答。

這個小鎮,沒有人讀過大學,在十七歲之前,陳俊龍也沒聽過哈佛大學,他以為,全世界最好的大學,就是安息日教會大學。

破格入學哈佛牙醫系 全美十年牙科鑑定考最高分

陳俊龍人生的轉變,就在他升高三的那一年。他的一位小學同學,移民美國後,透過陳家父母聯絡上他,這是他六年來第一次離開這個封閉的小鎮。那次見面,陳俊龍第一次聽到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等大學的名字。在那次會面後,陳俊龍第一次踏進學校圖書館,翻閱大學資料。他形容走出圖書館那一刻的感覺,「我才發現我像個原始人,與別人的距離好遠好遠。」

於是,陳俊龍發憤讀書,高三整年,他每天花十六個小時念書,終於考上密西根大學。大一時,他放棄暑假,只花一年時間就修畢大學四年應有的一百二十八個學分,並且參加美國牙科鑑定考試,以十年來全美最高的成績,破格進入哈佛大學牙醫系。(編按:美國規定,必須先讀完四年大學普通科目,才能申請大學牙醫系)

像是塊乾涸許久的大海綿,陳俊龍拚命吸取水分,不斷膨脹,只想補足在小鎮裡六年的空白歲月。他拚命念書,只為用最快的速度畢業,然後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賺錢。

他清楚身為華人,要進入美國白人圈並不容易,因此,畢業後,他屈就自己,以哈佛大學博士生的身分,去當牙科診所中最不起眼的洗牙師,為的是培養潛在客戶。這段時間,陳俊龍不斷趁工作之餘參加研討會,就為能多結識美國牙醫界人士,並藉此習得更新的技術。

三十歲時,陳俊龍自行開業,主攻牙周手術。那時,植牙手術還未成熟,特別是上顎植牙手術,風險高、手術複雜。

跨耳鼻喉科取經 發表水沖植牙術,震撼醫界

當時,病人要想做上顎植牙,必須進行另一項手術——鼻竇切開手術,在靠近眼睛下方的牙齦上,以特殊鑽頭開「洞」,再透過這個「洞」,放進病人自己身體其他部位取出來的骨頭(如腰骨、下巴骨)等,以增加上顎骨的硬度,才能固定植牙體。陳俊龍解釋,上顎植牙就像在蓋高樓,地基打得夠深才行,若地基不牢固,必須先灌注水泥以增加地底硬度,而灌注水泥的動作,就如同進行鼻竇手術。

由於鼻竇與口腔相通,手術若失敗,病人喝水可能會灌到鼻子。當時的鼻竇手術失敗率超過三○%,而且常有醫療糾紛。因此,「當時是就算有錢賺也不會想做,」陳俊龍指出,很少有醫生敢做這樣的手術,一年開兩個鼻竇手術,就號稱自己是植牙專家的大有人在。

少做少錯,是當時多數牙醫的態度,卻給了陳俊龍後來居上的機會。他試圖從其他醫學專科上突破,向身為耳鼻喉科醫師的兄長取經,實驗將近兩年,在耳鼻喉科領域找出新方法。他發現,由於鼻子與口腔是相連接的,因此,他改以直接在病人口腔內,以水沖開植牙洞,再放進植牙體的手術

此方式有兩大好處:第一,以水沖開連接鼻、口間薄膜,不需動刀開洞。第二,牙醫師得以用人造骨粉,不需動刀取出病人其他身體部位的骨頭。

對比一般牙醫師,只熟悉自己的專科,陳俊龍從牙科以外的專科找出新的手術方式,讓上顎植牙必經的鼻竇手術,成功率提高到逾九五%,也奠定日後「五合一手術」的基礎。

三十二歲時,陳俊龍在美國植牙大會發表水沖式鼻竇手術,引起牙醫界極大震撼,成為美國牙周學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講師。然而,即使已將植牙手術風險降到最低,願意植牙的病人仍未見大幅成長,原因卡在手術過程太花時間。

追求效率 提出五合一手術,縮短療程

這項手術總共要五次,每次手術後,病人都須等待三個半月至半年的傷口癒合時間,才能進行下一次手術,前後得花上兩年時間。而且每次手術都是分開計費,當時植一顆牙至少得花費一萬二千美元。

陳俊龍想,「就像建房子,別人是先鋪水泥,等水泥乾了,再放鋼筋,然後再補水泥。為什麼不是一次放上去?當水泥乾了,鋼筋自然就固定住。」

於是,在改良鼻竇手術後,他嘗試將原先的五道手術,簡化在一次手術中完成。因此,他的療程縮短為四個月,費用也僅同業六成。

這項後來申請為專利的「五合一植牙手術」,是讓陳俊龍得以成為五億收入牙醫的關鍵。

一開始,陳俊龍挑戰主流,提出「五合一手術」概念時,遭植牙界的既得利益者圍剿,黑函、網路攻擊不斷,甚至,有同業鼓動病人控告他。不過,當陳俊龍於二○○二年完成第一千個成功病例,並因此躋身「世界名醫錄」後,負面消息不攻自破。

裴紹企說,上顎植牙市場一直存在,卻因為技術困難,病人、醫生都不願冒風險。傳統的植牙方式耗費時日,知名的植牙醫師,一年完成十多個病例,已相當了不起。而陳俊龍將技術簡化後,求診的病例暴增,目前累計超過七千個病例,平均一年植牙病例達一千個,是過去病例量的近百倍。

為求手術效率的極大化,陳俊龍還自行研發植牙工具。過去拔牙時,牙醫師得準備六種不同尺寸的鑽頭,陳俊龍則設計出一種能將六種不同尺寸的鑽頭,放在同一把鑽子的新工具。也就是只要用同一把鑽子,就可以鑽出六種尺寸的洞。

陳俊龍對效率的追求,也讓北京新光天地董事長吉小安慕名而來,邀他到北京新光天地設立診所。

六年的空白歲月,逼迫陳俊龍與時間賽跑,「能簡單做,就不需要複雜化,」接下來,他繼續將目標放在改良植牙工具上,繼續申請專利,陳俊龍追趕時間的腳步,恐怕永遠也停不下來。

陳俊龍
出生:民國55年
學歷:哈佛大學牙醫學系博士
經歷:哈佛大學客座教授、內華達州牙周學會第一任會長、美國人工植牙學會講師、國際植牙學會講師
現職:DII國際植牙醫學中心董事長暨院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