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煬帝死後,老婆的「戰俘生活」

大隋開皇二年,也就是西元582年,由雙方父母做主,13歲的「晉王」楊廣娶了12歲的蕭氏。他們共同生活到楊廣被殺。618年春天,隋煬帝被勒死,作為「戰俘」,蕭皇后落在了權臣宇文化及手裏。

《隋書》交代得非常藝術:「化及於是入據六宮,其自奉養,一如煬帝故事。」勝利者霸佔六宮,和隋煬帝生前一模一樣。蕭氏的處境可想而知,俘虜還能怎麼樣?甭耍娘娘脾氣了,休說什麼尊嚴、高貴,想活,就得逆來順受。這個儀態萬方的女人定然成了宇文化及的囊中之物。

常說,女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到這個歲數,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從「二八妙齡」起,10年就能消耗了她們一大半青春。只有非常奇特的女性例外,比如,埃及豔后——克莉奧佩特拉,她生完孩子之後,仍叫凱撒和安東尼兩位羅馬英雄神魂顛倒。蕭氏就是這種奇女子,步入中年,仍舊端莊、秀美。宇文化及從這位大美人身上,獲取了帝王的幻覺。619年,他居然跑到魏縣,關起門來當皇帝。

皇帝,永遠是天下的「頭彩」,除非足夠強大,否則誰覬覦,誰挨揍。宇文化及的狂妄行為,馬上招來滅頂之災——爭頭彩的竇建德殺上門來。竇建德是農民義軍的領袖,如今兵強馬壯,腰杆兒粗得很呢。他自稱「大夏王」,口口聲聲為死去的楊廣報仇。聊城一仗,竇建德動用拋石頭的「撞車」,四面攻城。這種原始「土炮」,殺傷力強大,聊城隨即失陷。

蕭氏再次面臨當俘虜的厄運。這回,她想死了。既不哆嗦,也不哭鬧,面無表情地等待死亡。所幸,搶救及時,而且碰上了「忠於大隋」的竇建德。蕭氏用不著投井上吊抹脖子了,戰勝者居然對她非常「禮遇」。《舊唐書》裏說:「建德入城,先謁隋蕭皇后,與語稱臣。」儘管沒上繩索,未遭關押,竇建德還畢恭畢敬地給她施君臣大禮,蕭氏依然未獲自由。與其說她被解救,還不如說被「接管」。一個徒有虛名的前朝皇后,有什麼資格在義軍營寨裏養尊處優呢?

傳聞,竇建德霸佔了蕭氏,惜乎尚未見到過硬的文獻。單憑《舊唐書》這段記載,就能猜個大概:「建德每平城破陣,所得資財,並散賞諸將,一無所取。又不啖肉,常食唯有菜蔬、脫粟之飯。其妻曹氏不衣紈綺,所使婢妾才十數人。至此,得宮人以千數,並有容色,應時放散。」有理由相信,在竇建德那兒,蕭氏似未受辱。這是義軍的政治需要,也受周圍條件的制約。其一,竇建德人品正派,還沒墮落到霸佔女俘的地步;其二,竇建德身邊蹲著一隻「母老虎」,老婆曹氏幾乎寸步不離,看得很緊;其三,蕭氏留駐時間並不長,約莫兩三個月後,就被突厥人接走了。

突厥,野蠻的「胡俗」令中原人心驚肉跳。在沒有血緣的前提下,兒子可以繼承父輩的女人,弟弟能夠再娶兄長的妻妾。胡俗當頭,女性就更像牲口了。

突厥的義成公主,從竇建德手上要走了蕭氏。20年前,楊堅把這位宗室之女,嫁給啟明可汗。後來,丈夫死了,便改嫁「兒子輩」的始畢可汗、處羅可汗和頡利可汗。從楊廣那兒論,義成公主得叫蕭氏一聲「嫂子」。姑嫂重逢,也算有了依靠。

《隋書》一筆帶過:「突厥處羅可汗遣使迎后於洺州,建德不敢留,遂入於虜庭。」不管情願不情願,蕭氏就這麼身不由己地走了。一個孤苦伶仃的落難寡婦,沒有挑揀的權利,命把你推到哪兒,就落到哪兒。誰都能猜到,可汗身邊的女人必須無條件地「從其胡俗」,蕭氏和義成公主共同納入了處羅可汗的寢帳。後來,處羅可汗死了,姑嫂兩個又順理成章地嫁給他的弟弟——頡利可汗……

蕭氏早就斷了重返長安的念頭。既已國破家亡,江南春雨、中原杏花對自己還有什麼意義呢?不如在這荒蠻的塞外,了此殘生吧。所幸,還有個小孫子楊正道做伴兒。楊門骨血,是她最後的一點安慰了。西元630年,年屆花甲的蕭氏,含淚回長安。此時,突厥大敗,義成公主死了,頡利可汗遭擒。按理說,蕭氏仍屬「戰俘」。她因特殊的身分,居然贏得大唐禮遇。長安城裏的蕭氏,深居簡出,又孤獨地生活了18年。

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庚子,隋蕭后卒。詔複其位號,諡曰湣;使三品護葬,備鹵簿儀衛,送至江都,與煬帝合葬」。《資治通鑒•唐紀》裏說,蕭皇后死後,還是回到了丈夫身邊,她當了半輩子「戰俘」,心裏想的還是楊廣。倘若隋煬帝泉下有知,也該滿足了。

From:大都會文化‧時事歷史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