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集團大王子25年興落告白

今周刊.撰文:劉俞青/研究員:楊卓翰

《今周刊》撰寫過許多台灣首富的故事,但這一次,我們要談的不僅僅是首富的故事,而是曾為首富,卻遭逢人生巨變,從雲端跌落谷底,最後從大敗局中重生的過程。

你、我都不會是首富,但人生難免面臨困境,如何從困境中爬起?

國泰集團大王子蔡辰男,闊別25年後,還清債務,走出十信風暴,首度內心的告白??

如果,人生是一張損益表,到頭來,該如何結算盈虧?

得與失之間,其實很難用具體的財富數字來衡量。是擁有千億元的首富比較快樂?還是平凡如市井小民,可以自在地到市場買菜的人生比較恬適踏實?

從台灣首富到回歸平凡,其中的況味,全台灣只有一人可以回答。

曾是第一家族接班人/學習大隱隱於市的智慧

「今天螃蟹看起來不錯喔!」一大清早的濱江市場,人聲鼎沸,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海鮮攤前,和老闆討論著魚貨的品質。

二十五年前,他根本不可能有時間親自上市場買菜。

鎮日奔波在眾多事業體之間,從銀行、壽險、建設、塑膠、百貨到飯店,事業體幾乎橫跨食衣住行各個產業,當時他一日之內調度的資金,可以高達百億元。

在台灣的富豪們,還未開啟收藏藝術品風氣時,他的藝術品收藏已經多到必須設立一家美術館,才足以收藏。

他,曾是台灣第一家族接班人。

但一個踉蹌,讓他從雲端重重摔下;從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簇擁的大公子,一夕之間,家垮了、弟弟死了,個人負債一百多億元,還成為許多人眼中的爭議人物。

但就在一年多前,從債權銀行手上買下最後一筆七十餘億元的不良債權,所有的負債全數結清,算一算,整整花了二十五年時間還債。

二十五年,是一個人的人生最精華時光,他連本帶利,總共還給銀行一九二億元,清償本金大約一百餘億元的負債。從那一刻起,過往的漫天風浪歸零,人生重回原點。這一年,他七十歲,但人生卻有了新的起點。

他,是大名鼎鼎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長子,昔日的首富之子,也是如今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的大堂哥。

他是蔡辰男。

失落的國泰集團嫡長子/「好久不見,蔡辰男!」

不高的身形、略微胖碩的體態依舊,皮膚光亮,歲月似乎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痕跡;笑口常開的開朗性格,走在市場裡與菜販打招呼的身影,就像是尋常的鄰家伯伯,難以想像,在四分之一世紀之前,他是台灣首富的長公子,幾乎執掌台灣金融鎖鑰的國泰集團。

早已沒有當年首富的身段,但更令人意外的是,這位當年國泰大王子,似乎已放下所有世俗的眼光與牽絆。他一口答應我們的請求,坦然地帶著︽今周刊︾一行人,走進他每周必到訪的台北市濱江市場。

在人聲鼎沸的市集中,蔡辰男親手提菜,彎身挑魚,對各種食材的熟稔與掌握,完全不在專業廚師之下。只有當他從口袋中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付錢時,小心地解開用錦帶以「十」字的方式牢牢繫住的鈔票,才讓人又想起他當年的樣子。

對許多「七○後」的新世代而言,多半已對「蔡辰男」感到陌生。但在二十五年前,當媒體的報導提到「國泰蔡家」,指的不是如今的國泰金控蔡宏圖,也不是富邦金控蔡明忠,而是手上握有資產高達八四二億元的「蔡辰男」。

首富人生金碧輝煌/董事長頭銜之多名片印不完

當時「蔡辰男」三個字,就如同今日媒體形容郭台銘一樣,甚至,猶有甚之。嚴格說來,他不僅是首富之子,也是台灣首富,他的父親蔡萬春,與如今國泰金控已故的掌門人蔡萬霖,還有富邦集團創辦人蔡萬才,兄弟一同建立了富可敵國的國泰王朝。而當時這個幾乎可以撼動台灣經濟半邊天的超級大集團,又以身為兄長的蔡萬春為首。

當年台灣的經濟體系有兩大集團,一是台塑集團,另一就是國泰集團。但相對台塑的專注本業發展,國泰集團則分枝散葉,事業體橫跨了國泰信託、十信、國信租賃、國信食品、大西洋飲料、太平洋實業、國泰建設、新來建設、國泰人壽、國泰醫院、來來飯店等各行各業。

彼時,蔡萬春名片一拿出來,各家集團公司董事長頭銜,多到一張名片擠不下,很多公司甚至印不進名片裡;而且每一家公司幾乎都是那個行業的翹楚。國泰集團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力,恐怕猶在台塑之上,稱之為台灣第一大財團,絕不為過。

但可惜的是,六十三歲的一場中風,提早結束了蔡萬春的商場生涯,也讓身為長子的蔡辰男提早接班。那一年,蔡辰男才三十九歲。

蔡辰男自嘲「我才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因為從一出生,蔡萬春的生意已經頗具規模,蔡辰男不諱言自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公子,當時,台灣第一輛黃包車是他們家的,就停放在總統府前,家裡滿滿的一屋子的「龍銀」(大清帝國銀幣),富可敵國。

從小,他過著富裕的生活,出國留學,一路順遂,一直到從生病的父親手上接下重擔,幾乎不知「挫折」為何物。四十歲不到的年紀,已經在商場上見多識廣,呼風喚雨,與許多父執輩的競爭對手平起平坐,執掌的企業體實力又如此驚人,當年媒體曾以「智慧過人,口齒伶俐,深得父親傳承的經營三昧,卻又不披任何政治色彩」來形容當時蔡辰男的八面玲瓏。

但好日子很難持續永恆,一九八五年二月八日——一個國泰蔡姓家族永難忘懷的一天,一場堪稱台灣金融史上最重大的金融風暴,完全震垮了這個全台第一家族。

二十五年之後,蔡辰男首度開口談起這場重創台灣金融體系,也讓他的家族生命就此急轉彎的颶風——「十信風暴」。但,話未說出口,卻見他眼眶一紅,一陣哽咽,說不出話來;他摘下眼鏡,拿出手帕拭淚,約莫停頓了幾分鐘,才淡然地說:「過度槓桿舉債,是崩盤的關鍵。」

十信風暴,許多人也許還記憶猶新。當時,蔡辰男的弟弟蔡辰洲主導的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大舉起用人頭進行關係人貸款,並將違法貸出的資金,全都壓在房地產;卻因為地產景氣遲遲不見好轉,最後終於撐不住了,像核彈一樣爆發開來。當時的總統蔣經國直接下令接管,第一家族就此風雲變色。

當時蔡辰男雖然已經和弟弟分家,出事的是蔡辰洲主導的十信,而非蔡辰男,但彼此資金往來,還是不免被牽累。

蔡辰洲最終鬱死獄中,蔡辰男則一手背負一百多億元的債務,另一手交出許多公司的經營權。從此,曾經在市場上喊水會結凍的蔡萬春一脈,繁華落盡,從雲端掉入地獄,並且慢慢退出眾人的記憶;現在,提起國泰,沒有人會再聯想到他們。

而蔡辰男這位大公子,從此收起雪茄、辭退所有的傭人、司機,金碧輝煌的上半段人生就此結束,一個和高額負債長相左右的下半回合,從此展開。

負債人生天崩地裂/法院、銀行封條塵封名利頭銜

「出事前,我們家在台北市仁愛路圓環、現在潤泰(潤泰敦峰現址)那裡,六百坪大,有私人的游泳池、手球、籃球場;一夜之間,全家十一口人被迫搬到岳母家九十坪大的房子,比起很多人也許還是不錯,但我永遠記得有一次,半夜起床上廁所,空間侷促到不小心踢到睡在隔壁的家人。那種心酸,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蔡辰男首次在媒體前提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前塵往事,傷痛彷彿還是昨天的事。

一夕之間,家毀了,什麼都沒有了,連出門都有調查局四組共三十六人跟監,以防他落跑,那種天堂到地獄的經歷,沒有幾人有過;即使天生血液裡有樂觀的因子,但還是整整吃了三個月的安眠藥,日子才勉強過得下去。「所以我常說啦,只有我懂阿扁的感受。」事過境遷,蔡辰男竟然能夠自嘲… 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32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