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審查 延長加賽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2010.01.28】

國光石化27日召開第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正反雙方被隔離在不同房間仍隔空交火。國光石化縮小規模以求過關,但許多問題仍沒解答,減少開發後的影響如何估算也缺乏說明。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指出,國光石化一旦開發,每年致癌死亡人數高達4,260人,且不少委員直言健康風險估算有問題。審查會議從上午9點半持續到下傍晚5點半,最後主席決議「修正後再審,擇期召開第5次專案小組會議」。

環評委員 胸有定論

審查討論9個議題,但卻沒提供縮小面積前後的對照表,立委田秋堇認為如此無法聚焦討論,強烈建議暫緩審查。支持國光石化的群眾隔空大喊,要她滾出會議室。

會議開始,主席蔣本基失言表示這是最後一次審查會議,守在外頭的學生群情激憤,認為環評委員未審先判,心中早有答案。代表反方的13名代表在會議室也相當憤怒,環保署未準備資料給旁聽民眾,讓旁聽民眾跳腳。

縮小面積求過關

縮小規模後開發面積1,989公頃,較原方案減少784公頃,工業區東界往西移,隔離水道增加寬度至1.5公里。根據國光石化報告,縮小規模後空氣污染可減少37%至49%、用水則減少45%、廢水量減少39%,而潮間帶的損失可減少24.8%。健康風險上每年懸浮為例數量將減少排放42%、致癌風險也減少44.6%。

委員凌永建質疑國光石化開發加上中下游產業,大概只剩下原本的90%,用水量和空污排放卻減少4成,比例不太相稱。即使縮小面積,溫室氣體排放量會影響政府2020年的減碳目標,整體開發是否與政策扞格。

台大國發所教授周桂田認為,應在石化政策環評以及真正的聽證會結束後,再來審查,全面討論問題。

另一位委員劉益昌強調,如此大規模且不可逆的開發,影響物質不應單獨計算,需考慮彼此的加乘效果。國光石化中期用水規劃打算使用農業用水,以及濁水溪剩餘水量,劉益昌痛批,濁水溪的水被集集攔河堰截取後供給六輕,搞到無法恢復,不應該再繼續用濁水溪的水。

國光空污 威脅糧倉

全台兩大空污地區就是「雲嘉」和「高屏」,再加上國光石化,將對雲嘉南的農產造成嚴重衝擊,開發單位報告中僅寫影響減產多少比例,沒有評估減產對農民的影響。劉益昌表示,當全球都在討論糧食危機時,台灣還破壞自己的糧倉,這個後果不是在比例數字能展現的,他認為應該撤案。

開發團隊反駁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的研究,認為報告高估健康風險,根據開發單位計算,即使納入中科四期的風險後,大城鄉的致癌風險僅8.48*10-5(10的負五次方),而芳苑鄉則是1.35*10-5(10的負五次方)。

莊秉潔教授提出研究報告反擊,表示開發單位使用的模擬模式風速模擬過高,忽略台灣不同高度的地區風向不同。他強調開發單位低估健康風險,因為他們引用的研究多以白老鼠做實驗,沒有拿六輕做模擬,根據許多學者的預估,健康風險都大於10-3(10的負三次方)。

民眾背健康風險

莊秉潔指出,雖然所得增加可降低致癌風險,但以六輕為例,收益經換算後,每年可減少癌症死亡人數35人,但風險卻增加一年死亡人數1,651人;國光石化開發後,污染將造成全國每年癌症死亡人數高達4,295,收益可減少35人死亡,每年淨死亡人數仍高達4,265。

「國光石化與六輕污染將會產生加乘效果,一旦國光石化開發,致癌死亡人數將是六輕的150%!」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指出,開發單位估計的健康風險數值偏高,如果加上低估的風險,非致癌風險將大於1;而致癌風險則會大於10-4(10的負四次方)。

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認為,開發案已考量降低影響,「國光石化不是台塑,拿台塑和國光比較,認為台塑的缺點我們也有,對國光石化不公平」。

激烈的會議持續了8小時,問題仍無法釐清,主席蔣本基跳過「閉門會議」,決議補件再審,擇期召開第五次審查會議。彰化環盟理事長蔡嘉陽直言,即使健康風險問題一堆,主席結論時仍幫開發單位下指導棋,要他們別在健康風險報告中出現「10-4」(10的負四次方)這樣的字眼。「還好我們這邊也有專業的老師與我們站在一起,才能擋過這一次。」


學生歌頌大城 高聲保鄉衛土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2010.01.28】

國光石化27日召開環評審查,前一晚,大批青年學子在環保署前守夜,表達反對國光開發案。會議前,學生召開記者會重申「國光石化、立即撤案」訴求。

詩歌樂曲 譜出期盼

審查前夕,學生舉辦音樂會發聲,控訴對國光石化的憤怒,不少樂團創作歌曲強調彰化大城濕地的重要性,及對瀕危物種──白海豚的愛。

許多學生也上台表達自己的想法。政大研究生張家維曾在中科三期的二次審查會議中,語帶哽咽地呼籲委員讓中科三期進入二階審查;這次在反對國光石化議題,她激動質問,總統說要給人民幸福生活,「難道他不知道國光石化讓許多孕婦與小孩很擔心嗎?」

北藝大學生文君創作一首詩,帶領大家想像大城這塊生機蓬勃的濕地:「棲息在漂流木,還有魚塭外的沙洲上,招潮蟹正在你的腳邊,深呼吸。夕陽西下前,你看,我們擁有國際級的大城濕地!」

社會議題意外地成為文藝創作泉源,許多年輕人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想法。知名文化評論家張鐵志也在晚會上表示,許多人問他,是否一代不如一代,過去野百合學運不再有可能發生。「我覺得每一代都有自己表達的方式,相較於20年前,資本家的力量更大,這或許是台灣民主的悲哀,連政府都可以買媒體!」

不同於野百合學運的敵人那般明確,反抗標地如此清晰,在政商合體的情況下,反抗對象以不同面貌出現,敵人變得更多,更難以辨認。張鐵志看到這麼多年輕人坐在這裡,感到這個社會還很有希望。

結束整晚的守夜,一大早學生收拾好帳篷,準備長期奮戰,等待國光石化審查結論。彰化鄉親也包3台遊覽車北上,與學生共同監督環評審查。

面對即將進行的審查,來自雲林的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表示,許多化學物質在環評中並沒有討論,以台塑六輕為例,當初沒將PM2.5列入考慮,即使發生幾次工安問題後,也不了解意外後大量排放的PM2.5對環境與人體的影響。

芳苑鄉反汙染自救會會長林濟民強調,彰化準備發展觀光產業,地方居民希望保存濕地成為觀光產業的條件。

他說:「內政部營建署說地方反對將大城濕地公告為國際級濕地,根本是胡說!我們都支持,希望營建署能趕快公告!」
任意開發 下一代承受

一直陪著學生的本土重要詩人吳晟進入環評發言之前,向參與活動的學生喊話:「我真的既沉重又羞愧,在這個寒風冷雨的夜晚,我們還讓學生來這裡夜宿、表達反對國光石化的決心。」

吳晟感嘆,人們總說要為下一代努力,但是捫心自問,這個高污染的開發案到底是禍延子孫,還是造福後代?「這已經不是學理上的爭議,而是良心的問題。」

最後,代表各界準備進場發言的專家學者,在學生的歡呼聲中步入環保署,在外的學生繼續高喊:「反國光、救環境!」就地等待審查結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