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共和國」如何統治南韓

文/李如

台灣面板廠近年大吃三星「抓耙仔」的悶虧,令許多人不齒三星的作風。但南韓被戲稱為「三星共和國」,三星集團的營運項目與企業文化幾乎成為南韓人生活和民族情感的代表,而風光的背後,三星卻有不少弊案被民間揭發、被政府掩蓋。

因為三星電子的密告,台灣四家主力面板廠先後在美國與歐盟栽了跟頭,被歐美祭出反托拉斯條款重罰。這是南韓的民族性還是三星的文化特質?讓台灣人總覺得南韓欺人太甚。

三星是何方神聖?它的產品在南韓無所不在;南韓人打電話的手機是三星製造、看的電視是三星牌,甚至電視節目也是三星獅子棒球隊的比賽。假期中,很多南韓人會開著買三星保險的汽車到南韓最大的三星愛寶樂園遊玩;他們會使用三星信用卡買票,因為可享五折優待;傍晚回到家,打開三星牌電燈後,主婦會使用三星電器燒飯,孩子打開三星電腦上網遨遊,而在三星的保全系統下,南韓人居家生活一派穩妥安詳。

但是跟南韓人生活這樣息息相關、南韓首屈一指的大財團三星公司,是否真是南韓人民幸福的推手?一九九五年因起訴並扳倒南韓前總統全斗煥,而在南韓家喻戶曉的前檢察官金勇澈,曾經在二○○四年揭發三星的黑幕,逼得南韓政府成立特檢組調查三星的不法行為。

金勇澈最近出書痛陳三星種種貪婪相貌,在這本厚達五百頁的《思考三星》一書中,揭露董事長李健熙領導下的三星,長年以來是怎樣利用龐大的不法祕密基金行賄官員與買通執法人員,將三星形容為亞洲最腐敗的企業。《思考三星》今年二月出版後遭到南韓媒體封殺,不過在部落格與推特等耳語消息推波助瀾下,這本書已在南韓造成轟動,有的人即使不看也去買了一本,以示支持,出版社表示銷售已經打破十五萬本,是目前南韓最暢銷的非小說類書籍。

李健熙挪用巨額公款 行賄、貪汙竟免牢獄之災

一九四二年出生,擁有日本早稻田經濟學碩士、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碩士學位的李健熙,八七年自乃父李秉喆手中接棒經營當時規模僅堪稱為三流企業的三星。在南韓政府扶植與個人的銳意經營下,不但他自己成為南韓首富,三星也不斷擴大,規模超越現代與樂金,成為南韓最大的財團。目前它旗下大大小小的企業共有六十家左右,計有二十七萬名員工部署全球,產值占南韓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近兩成。集團主力企業三星電子,近年更是相繼擠下惠普與英特爾等在電子科技企業上的龍頭地位,成為全球營收最大的科技公司。

在若干南韓人的心目中,「三星」是國家形象的代言人,是成功與時尚流行的同義詞,也是南韓民族的驕傲。南韓媒體經常說南韓是「三星共和國」,也因此,三星如同南韓的聖牛,是動不得的。

然而三星固然是南韓驚人工業現代化的表徵,但在南韓人眼中,對它卻是既愛又恨。三星最令人詬病的主要原因在於,它違法的紀錄斑斑可考,負責人卻一再逍遙法外。例如李健熙就被控在八九年和九二年向前總統盧泰愚行賄,以取得政府採購合約和其他政策優惠,但被判二年緩刑後又獲赦免;九七年總統大選前,他給了當時參選的執政黨領袖李會昌高達一千萬美元政治獻金,也引起軒然大波。

曾任檢察官的金勇澈是在九七年加入三星,擔任法務長。根據他在書中所描述,進入三星後,赫然發現李健熙與若干高層主管挪用巨額公款成立祕密基金,行賄官員或中飽私囊。這些基金暗藏在私人銀行與若干高階主管的人頭股票帳戶中,包括金勇澈也是人頭之一。

金勇澈聲稱自己無法長期坐視這種腐敗行為,才於○四年率先發難,逼得檢方不得不跟進調查。但直到○八年四月十七日,南韓特偵組檢察官才起訴李健熙涉嫌逃稅與背信,但檢察官也指出,金勇澈指控李健熙涉嫌行賄的證據不足,但李與同案被起訴的九名三星高層主管,的確利用大約一千兩百個匿名帳戶,動用祕密資金十兆韓元(九十億美元)買賣集團子公司股票牟利。

李健熙兩項罪名確定後,被判三年緩刑,理由是「罪名尚未嚴重到須實際服刑地步」,其他被告也無人入獄。檢方這種為三星脫罪的作法,當時被立場保守的《朝鮮日報》形容為「一場鬧劇」。(更多精采內容請見362期《財訊雙週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