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前副座逃亡不歸?彭淮南老同學梁成金,背信遭通緝

撰文者:賴寧寧/商業週刊 第1198期

九月十五日,台北地檢署發出一份通緝令,被通緝的,是中央行銀行前副總裁梁成金。十月底消息見報,金融圈震驚,這位金融大老,為何被通緝?

十二年前,台灣爆發本土金融風暴,當時禾豐集團爆發財務危機,董事長張朝翔緊急向交通銀行申請貸款七億三千萬元。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書指出,當時梁成金擔任交銀董事長,卻在明知禾豐尚有三千萬元負債的情況下,兩天內,違法提報常董會,迅速撥下鉅款。撥款後不久,禾豐果然無法繳納貸款本息,總計八億元,變成呆帳。

台北地院判決書,以「惡性不可言喻」,來形容梁成金。

台北地院在民國九十七年三月一審以背信罪,將梁成金判刑兩年。梁不服,提出上訴,今年四月八日,高等法院駁回梁成金上訴,他卻在駁回上訴當天,搭機滯美未歸,台北地檢署九月發佈通緝,通緝時效為十八年九個月,今年七十一歲的梁成金,「應該是不會回來了,」一位檢察官說。
梁成金是壞人嗎?

曾是第一名人才 進入當紅單位,陞官快

「梁成金非常優秀!」一位央行退休官員說。他是央行第一屆特考入行的「正黃旗」行員,和他同期的,還有已退休的央行前副總裁徐義雄。早年「中中交農」(指央行、中國國際商銀、交通銀行、農民銀行)因「待遇好」,所舉辦的特考競爭激烈,幾乎都是台大、政大商學系頂尖人才囊括;而梁成金是政大國貿系畢業、以第一名考進政大企研所,學業成績亮眼。

梁成金特考進入央行後,曾待過當時最熱門單位:業務局調撥科。當時銀行資金短缺,經常得向央行調撥科調資金,梁成金因緣際會進入當紅部門,陞官的速度比同期的徐義雄「快很多」。

梁成金有一位「喊水會結凍」的新竹高商同學——現任央行總裁彭淮南。梁、彭在新竹高商同窗六年(初商三年、高商三年),梁成金六年來每學期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最後他以第一名畢業,彭淮南是第六名。

新竹高商同學回憶,彭、梁並不同掛,梁成金是桃園客家人,彭淮南是新竹人(父閩南人、母客家人),當時,外省人、本省人、客家人,省籍壁壘分明,外省人數少,通常會和客家人結盟,放學後,外省、本省同學常打架,但梁、彭沒有參加過這類「課後活動」,是專心唸書的好學生。

傳和彭淮南不對盤 前後進央行,各走各的

梁成金是央行特考的「正規軍」,彭淮南是「海歸派」,早年央行留美人才稀少,因此,歸國學人透過推薦可進入央行,彭淮南即屬於此類。兩位同班同學,先後進入央行,一位熟悉利率、一位擅長外匯,但是,兩人卻是「各走各的」,梁成金愛打麻將、彭淮南愛健行,兩人公、私領域均無交集;甚至,彭淮南從中國國際商銀董事長升任央行總裁時,梁成金隨即從央行副總裁,調任交通銀行董事長,金融圈盛傳兩人「不對盤」。

已過世的金融大老、前財政部長何顯重曾是梁成金的長官,梁成金很刻意模仿何顯重,例如,喜歡將手背在後面,很有派頭的模樣;碰到事情時,習慣以「再考慮、再考慮」代替「不」,讓不熟悉官場文化的人,摸不清話中深意;早年的台灣官僚文化,梁成金學得入木三分。

然而,一輩子在金融界打滾的人,為何會知法犯法?梁成金和禾豐究竟有無特殊關係?「這點很難查,很難有證據。」檢察官說。

梁成金在未判刑前,有天以證人身份出席SOGO案,在場人士發現,梁成金的表情,看起來比被告國票金控前董事長林華德還害怕,回答問題時「惜字如金」,沒多久,他因禾豐案以背信罪被判兩年,林華德也以背信罪被判兩年。

離譜的是,梁成金在四月初高院駁回其上訴後,當天就搭機赴美,而地檢署卻遲至九月十五日前,調閱出入境資料後,才發現他已離境五個月。

選擇當通緝犯 鑽程序漏洞,離境滯美

一位檢察官說,因為判決單位是最高法院或高等法院,但執行單位是地檢署,通常判決確定,判決卷宗送抵地檢署期間,有一、兩個月的空窗期,只要熟悉審判程序的人,都能夠算準時間離境,這個漏洞,造成有辦法的通緝犯,能夠順利離台,躲避法律懲罰。

像梁成金,不只掌握到空窗期,還設下「技術障礙」。他在今年四月上訴被駁回之前,將原設在北市的戶籍,遷往花蓮縣壽豐鄉,待北檢六月初收到高院駁回上訴的判決時,才發現他的戶籍已不在台北,北檢將判決轉給花蓮地檢署,請花蓮代為執行。

但花檢傳喚、拘提梁成金未果,只好回覆北檢「執行失敗」,北檢回頭調閱出入境資料,才發現他早在四月已搭機赴美,於是,九月十五日發佈通緝

林華德、梁成金,兩位同樣因背信罪,被判兩年的金融大老,選擇完全不同,林華德入監服刑,梁成金選擇當通緝犯。「林華德能屈能伸,梁成金愛面子,」一位金融界人士說。然而,逃得了監牢,逃不了心牢,梁成金往後的日子會好過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