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焊女工到Google台灣總經理

撰文者:林宏達/商業周刊 第984期

九月二十五日,台灣Google業務總經理張成秀正式上任。攤開她的履歷表,就像是一幅台灣企業菁英的完美速寫:北一女儀隊隊長、台大外文系畢業,接著拿到史丹佛MBA學位,回台加入微軟,擔任微軟在台灣第一次最重要的產品Windows 95上市計畫的負責人……一個接一個的成就,怎麼看,她都像是個上天眷顧的幸運兒。

但她的成長過程,卻是另一個極端。她小學時父親去世,開始過著被債主逼債的日子,為了還債,她甚至到電焊工廠當女工籌措學費。當她事業初成,準備到美國矽谷發展時,一場意外的車禍卻把她的母親撞成植物人,讓她只得把家從矽谷再搬回台灣,重新出發。她的成功,其實是挑戰命運的戰利品。

「Google只要最好的人。」一位熟悉Google徵人流程的傳播產業高階主管表示,Google光是發給兩岸三地獵人頭公司,說明新總經理必須符合何種資格的說明文件,就長達數頁。

今年初,Google為了徵三名工程師,收到了一千份履歷表,最後通過四層審查入選的三人,甚至包括國立大學的副教授。要在它旗下工作,難度可想而知。

張成秀今年四十三歲,從小學開始,貧窮、挑戰和意外輪流找上她,卻始終無法阻止她達成目標。

貧窮磨出高成就動機 為考進台大,幾乎不睡覺

貧窮,是她遇到的第一個逆境。她的父親原本是玩具貿易商,還當過第一屆玩具公會理事長,小學一、二年級時,她是擁有各式新奇玩具的小公主。「那時候,家裡的工廠有幾百坪大。」張成秀的大嫂、大好書屋總編輯胡芳芳說。

沒想到石油危機改變了這一切。石油價格暴漲,塑膠玩具成本三級跳,公司營運困難,最後終於宣告破產,張成秀的父親不但因此入獄,幾年之後也抑鬱而終。「我還記得在他葬禮上,我們小孩站在他旁邊,我盯著他的遺體一直看,無法相信我心目中的巨人、安全的靠山,居然就這樣倒下了!」她曾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為文回憶父親過世的打擊。

父親過世,一早開門,債主就等在門外。胡芳芳說,張成秀的媽媽為撫養三名小孩,做過清潔工、傭人,曾在台大附近一家餐廳洗碗,洗到手皮都爛了。「母親從早工作到半夜兩點,」張成秀在部落格上的文章中曾回憶,每到半夜,她總是會黏著媽媽,母女倆穿過永和的暗巷,到河邊洗衣。

看過媽媽淚流滿面的臉,她著急自己怎麼幫不上忙,但媽媽一邊洗衣服,會一邊用江蘇鄉音唱歌鼓勵她:「小嘛小兒郎,背著那書包上學堂,不怕太陽曬,也不怕風雨打,只怕老師罵我懶呀,沒有學問,無臉見爹娘!」半夜洗衣的場景,怎麼都忘不掉。

為了生存,她不但小學就開始打工,幫忙還清向雜貨店賒的帳,還做過家庭工廠的塑膠花、耶誕燈泡;為了賺註冊費,她甚至曾到代工廠當過生產線上的焊接裝配女工。

「我那時就腦海中清楚的浮現我要追求的目標:就是考上我聽過最好的學校,北一女及台大外文系!」張成秀曾在部落格貼文回憶,她案頭前貼著台大外文系幾個大字,一想睡覺就打自己或捏自己大腿。「她哥哥說,考大學時,幾乎沒看她睡過覺。」胡芳芳說。

「她很聰明,念書卻很有Discipline(紀律),不會靠小聰明走捷徑。」她在台大外文系的直屬學妹、台積電文教基金會秘書郭珊珊說。
靠著訂定計畫和苦讀,張成秀最後拿到張心洽基金會獎學金,到史丹佛念MBA學位。對一名貧家女孩來說,這幾乎是她所能追求的最高學歷頂峰,是什麼動力驅使她一直向前?

讀研究所的那一年,她到矽谷的P&G(寶僑企業)申請實習,主考官問她:「你為什麼要這麼拚命?(What drove you to work so hard?)」張成秀當時楞了一下,接著想起媽媽的臉,竟在主考官面前哭了出來,因為她的努力,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讓媽媽過好日子。

讓Win 95在台上市一炮而紅 常半夜打電話留言給自己

從史丹佛畢業後,張成秀選擇加入台灣微軟,台灣微軟的第一次大規模產品發表——「Windows 95和Office95」的上市發表計畫,張成秀就是跨部門的計畫協調人。

當時完全沒人做過大規模的軟體上市行銷計畫,但張成秀還說服老闆,讓Office 95和Windows 95一起上市,整合兩個團隊的資源。現任Autodesk亞洲最大開發中地區行銷總監的陳國桂回憶:「她是個很有創意的人。」

他們曾經想找飛機拖著Windows 95的標誌在台北的天空上飛,也想過在當時最高的新光三越大樓掛上微軟標誌。想到的點子越多,身為計畫協調人,張成秀要解決的困難也越多,每次財務、工程、行銷等各單位遇到問題,張成秀就要分頭跟各單位開會,一人分飾多角。

「我最佩服的,認識她十幾年來,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從沒看她Burn out(透支)過。」思科市場部資深協理程文燕說,這個計畫從Windows 95上市前一年就開始,「那一年,我們幾乎每天工作十五到十八小時。」即使如此,她每天還是笑臉迎人。

因為要處理的事太多,張成秀甚至養成一個習慣:半夜打電話給自己。要是半夜醒過來,想到明天有重要待辦事項,她就會撥電話到自己在公司的語音信箱留話提醒自己。而她放鬆自己的方式,就是坐計程車上班途中讀《聖經》解壓。

那一年,Windows 95賣得非常好,當時圖形介面的作業系統,還有IBM的OS2和蘋果電腦的麥金塔系統,Windows 95推出第一年就賣出二十五萬套。

根據資策會的統計,那一年視窗作業系統的市占率,從三七%跳升到五一%。張成秀也獲得總部頒發「遠東區Windows 95最佳上市獎」,沒多久,Windows系統的市占率就上升到九成,幾乎完全消滅對手。

二○○○年時,張成秀原本計畫移民美國,因此離開微軟,在矽谷的PDA公司Handspring找到負責國際行銷的工作,沒想到,命運之手再次改變她的人生軌跡。

「二○○三年四月,我婆婆被一輛機車撞傷,成為植物人。」胡芳芳永遠忘不了那一天。聽到消息,張成秀很快辭去工作,把全家都搬了回來,看到的卻是生命垂危的媽媽全身插滿管子。「一開始,醫生都說很危險。」胡芳芳說。

自行研究看護 將植物人媽媽救回來

張成秀開始研究起照顧病人,一點一點的把媽媽從險境救回來,慢慢拔掉胃管、尿管,最後她發現,媽媽無法說話,其實是因為供應氧氣的氣切管壓抑聲帶,她上網在日本找到一種少見的氣切閥,請醫生幫忙安裝。最後原本被判定極重度障礙的植物人媽媽,不但開口叫人,經過三年努力更把所有管子都拔掉。

不過,回到台灣,打亂了張成秀原有的計畫,她在工作上遇到更難纏的挑戰。二○○三年,她進入電信業,接任台灣大哥大預付卡事業處資深處長,上任不到三個月,政府突然宣布要兩張證件才能辦一張預付卡。原本以外勞為主的預付卡市場,「馬上掉了三成到一半,」台灣大公共事務處處長阮淑祥說。

「她很快面對問題,提出解決辦法。」台灣大預付卡事業處副理林永豐觀察,張成秀重新定義需求,推出以兒童為主的放心預付卡,「其他業者都跟進推出類似的兒童用預付卡服務。」阮淑祥說。現在台灣大有一半的預付卡來自兒童市場,是最早成功避開法規對預付卡市場衝擊的電信業者。

在台灣大的日子,張成秀蠟燭三頭燒,丈夫在新竹的半導體公司上班,她必須留在台北照顧生病的媽媽,解決女兒的適應問題,還得面對電信公司複雜的技術問題、適應本土企業文化。二○○五年底,張成秀選擇留職停薪半年,專心陪伴女兒。幾個月後,Google的獵人頭公司代表找上了她。

張成秀將帶領台灣Google往何處去?在她正式面對媒體前,答案不會公開。但可以確定,網路廣告市場將是她人生另一個巨大挑戰,對早已習慣在逆境發光的張成秀來說,這個挑戰來得正是時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