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航海時代

西元15世紀是世界海運史上的重要時期,也是全球歷史上關鍵的一個世紀。1405到1433年的28年間,中國的鄭和、王景弘率領大明皇朝的船隊七下西洋,從江蘇太倉劉家河到亞丁灣,泛海9萬里。然而,盛大的遠航除了顯示中國富強的政治浪漫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意義——在經濟上是不合理的揮霍,在政治上同樣是不合理的揮霍。抽空了貿易實質的海上冒險,成就了帝王無知狂妄之上的虛榮與野心。【圖:七下西洋的鄭和】
當中國的航海事業戛然而止的時候,西方卻迎來了它的海上擴張階段。

「……一場西方藉以發跡的技術革命戰勝了當時所有其他文明,並強行將它們聯合成一個差不多是世界範圍的社會。革命的西方人的發明是以『海洋』代替『草原』,作為全世界交往的主要媒介。西方首先以帆船,然後通過輪船利用海洋,統一了整個有人居住以及可以居住的世界,其中包括美洲大陸。」歷史批判哲學家湯恩比這樣說。在地球的另一端,伊比利半島上的兩個國家西班牙和葡萄牙開始憑藉他們出色的航海技術以及橫徵暴斂,開始了它們差不多遍佈世界的殖民統治。「我希望看到亞當的遺囑,他在遺囑中將地球劃分給了西班牙和葡萄牙」。法王弗蘭西斯一世因不滿教皇主持西、葡瓜分海外世界曾這樣陰陽怪氣地說道。

在15世紀以前,伊比利半島南部的格拉納達仍為穆斯林的據點,此外,穆斯林還控制著附近的北非海岸,同時土耳其的海上力量又在不斷增長,這使得整個地中海不能不對它有所顧忌。在伊比利人眼裡,伊斯蘭教是一個永遠存在的敵人。當地理大發現揭示有更多的穆斯林有待消滅時,伊比利人的討伐運動速即擴展到了大洋彼岸。

此外,中古的西歐自15世紀後逐漸過渡到金本位制,金銀同是貨幣支付手段,為了攫取更多的金銀,當西歐的國王貴族和商人在《馬可•波羅行記》中發現富庶的東方有大量的黃金白銀後,他們決心遠涉重洋,到富庶的東方去。但由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先後佔領了小亞細亞和巴爾幹半島,於是,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西歐商人和貴族們迫切希望開闢一條直達中國和印度的新航路。基於這種種原因,西歐的航海事業開始了它巨大的發展歷程。

1415年,葡萄牙人佔領了摩洛哥的休達城,由王子亨利任總督。亨利大力支持航海事業,不斷組織探險隊,沿非洲西海岸南下,先後佔領馬德拉群島、亞速爾群島和佛得角一帶,掠奪黃金、象牙和奴隸。巨大的回報讓他們對航海事業如癡如醉。

1497年7月8日,葡萄牙貴族瓦斯科•達•伽馬奉葡王曼努埃爾之命,率領近200名船員從里斯本出發,前往印度。11月22日他們繞過好望角,12月初到達阿爾戈阿灣,次年4月到達肯亞的馬林迪,在富有經驗的阿拉伯水手阿哈默德•伊本•馬吉德的領航下,達•伽馬沿著中國和阿拉伯海員早已熟悉的航線橫渡印度洋,於5月20日到達印度西海岸的卡利卡特(即鄭和下西洋中的古里)。9月,達•伽馬率領滿載香料、寶石的船隊回到里斯本,這次航行所得純利為航行費用的60倍。接著在1502年初,達•伽馬第2次率船隊遠航印度,沿途攔截商船,殺人滅口,炮轟卡利卡特,強佔果阿等城市。1524年9月,達•伽馬第3次去了印度,並被葡王任命為印度總督。

達•伽馬的航行使西歐直通印度的新航路開闢成功,促進了歐亞兩洲商業和航運業的發展,同時也開始了西方殖民者對東方的血腥殖民掠奪。由於葡萄牙人口少,無力佔領許多文化悠久、土地遼闊的大國,所以主要採用建立軍事據點、壟斷商路和進行欺詐性貿易的方法進行掠奪。葡萄牙殖民者控制了紅海航路的索柯拉特島和波斯灣入口處的霍爾木茲島,並將印度的果阿作為東方殖民地的首府,設總督統治。葡萄牙人還先後佔領麻六甲、爪哇、蘇門答臘、加里曼丹、蘇拉威西和號稱「香料之國」的摩鹿加群島(今譯馬魯古群島),壟斷了歐、亞、非之間的主要貿易通道。

葡萄牙人視印度洋為自己的內海,公然攔截、追擊和搶劫其他國家的船隻,殺人越貨,甚至將婦女和兒童沉入大海。他們向被佔領地的人民徵稅、勒索香料,或用鏡子、別針、玻璃球等廉價的小商品騙取珍珠、寶石和象牙等貴重物品,運回里斯本高價出賣,獲得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驚人利潤。

From:大都會文化‧時事歷史報

發表迴響